文章 | 丛龙峰
来源 |《赋能式投资》,日前由和君商学出版发行
 
这是中文世界关于3G资本的第一本书。此前,我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的存在,但它所投资经营的事业,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3G资本是百威英博、汉堡王、亨氏、卡夫等世界级公司背后的大股东。仅百威英博,就是世界第四大食品饮料公司,仅次于雀巢、百事、可口可乐,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啤酒生产商。
 
毫无疑问,3G资本是世界食品行业的执权杖者。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背后的操盘手是三个巴西人。这是发生在遥远的南美洲的故事。
 
原以为本书将充斥着金融术语、算式、报表,看完反倒释然了。它更关注的不是投资,而是投后管理,其重点不在交易,而是如何管理好一家企业。不过3G资本最吸引我的还是关于人的故事:巴西三雄的人生、他们的用人观,以及如何通过“赋能于人”管理好各项事业,最终共同造就了3G资本自身的伟大。
 
一、人造就事业,事业造就人
 
什么样的人就做成什么样的事。3G资本的灵魂人物是豪尔赫•保罗•雷曼,和他长期并肩作战的合伙人是特列斯和斯库彼拉,他们被誉为“巴西三雄”。
 
雷曼生于1939年,人生经历堪称传奇,似乎在每件事上,都始终是位追求卓越之人。青年雷曼曾是巴西顶尖网球选手,先后五次拿过巴西冠军。不打网球时,雷曼热衷冲浪,他曾自豪地表示,自己是“里约热内卢最优秀的冲浪手之一”。
 
尽管网球成绩突出,但雷曼还是早早退出了职业赛场。他的理由是:“我发现自己很难跻身世界排名前十的一流好手之列。”不过这段早期生涯让他养成了运动员式的生活方式:他多年不吃红肉,到今日依然避免饮酒。而在网球场上学到的一课,让雷曼受益终身。
 
教练告诉他,对着群众打球是不可能赢得比赛的。换言之,与其对看台上的观众炫技,不如专心比赛,让自己的表现更臻完美。雷曼的个性本就谨慎低调,这种务实作风也延续到他后来整个的投资生涯,终生不事声张,不喜社交。
 
学业方面,雷曼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系,且在三年内就完成了学业。这段哈佛经历永久改变了雷曼的人生走向,他日后秉持的许多管理理念的形成都可追溯于此。例如雷曼谈道:“我在哈佛学到了知人善任的重要性,而这也成为我的一项能力。哈佛是世界精英荟萃之地,我身边围绕着顶尖人才。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开始培养选才的眼光,而这是我日后创业的一大特点……”
 
在辗转了几份工作后,1971年,雷曼开始了第一次创业,买下了加兰蒂亚经纪公司,正是在那里,雷曼遇见了一生的合作伙伴特列斯和斯库彼拉。
 
特列斯生于1950年,22岁加入公司,最初只是一个办公室的勤杂员,但聪明绝顶,对目标的专注执着和公开市场交易天赋让他很快崭露头角,24岁便晋升为合伙人,后来成为3G资本啤酒霸业的主将。1989年,加兰蒂亚收购布哈马,当时外界以为这只是一项普通投资,但特列斯却宣称终有一天要买下百威。他受命率领一个四人小组空降接管布哈马,担任CEO。2008年,3G资本主导英博收购百威。特列斯兑现诺言,他们真的这么干了。而现任百威英博CEO的布里托,正是当年和特列斯一起空降到布哈马的四人小组成员之一。
 
斯库彼拉生于1948年,在水下猎鱼活动中与雷曼相识,1973年加入加兰蒂亚,比特列斯晚了一年。加兰蒂亚1982年收购美洲商店连锁集团后,斯库彼拉出任董事长兼CEO,真正成长为一名企业家。在现在三人的合作关系中,雷曼是战略家,特列斯掌管基金运用,而斯库彼拉负责进行事业经营管理。
 
斯库彼拉同样少有大志。加入加兰蒂亚时,他连职务是什么、收入多少这些关切自身利益的问题都没问过,而是基于对雷曼的信任和对公司前景的看好。“我所见过的人当中,只会计较蝇头小利的人,绝对成不了大事业”,斯库彼拉如此说道。
 
顶尖好手通常自负,擅长单打独斗,合作起来并不容易。此三人的长期合伙堪称佳话。他们的好友巴菲特曾对此总结:“主要是他们不与彼此争强好胜。许多企业家会掉入这个陷阱。你不能对自己的合伙人产生竞争心态,不能因为某人功绩卓越就心生不满。争强好胜,在任何合作关系中都行不通,无论是在商场还是在婚姻中。”
 
作为灵魂人物,雷曼有着极强的合作精神,他经常重复这句话:“集合优秀人才,然后共同努力,就是让公司成长的不二法门。”“群策群力”是其口头禅,在雷曼的职业生涯中,只有一次自己独自发展新的事业,其他皆为合作。3G资本名称中的“3”指的就是巴西三雄,而G代表他们梦想出发的地方——加兰蒂亚,3G就是三位加兰蒂亚的好兄弟。
 
按照心理学的说法,雷曼是一位社会化权力动机很强的领导,这类人更喜欢使用“我们”而不是“我”。个人化权力动机很强的领导,容易将公司发展成个人崇拜的场所,声势浩大,但成效寥寥。而雷曼等人致力于发展组织,培养人,造就人。
 
二、赋能于人

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许多卓越企业都有自己的黄埔军校和黄埔系学生,就像柯林斯在《基业长青》中谈到的,高瞻远瞩的公司倡导“先人后事”的逻辑,重视自家长成的经理人。3G资本也是如此。
 
早在1991年,雷曼就和特列斯、斯库彼拉一起成立了Estudar基金(即“助学基金会”),通过向就读于世界最知名大学的年轻新秀们提供奖学金从而创建一个巴西领导人网络,将他们与许多良师益友和世界一流人才联系在一起。用“桃李满天下”形容雷曼非常合适,目前巴西政、商、学界诸多重量级领袖人物都是他的弟子,而随着 3G 资本不断扩张,最得意的门生也被派遣到遍布全球的各分支机构和控股企业之中担任要职。所以在 3G 资本系统内部,很多员工都亲切地称雷曼为“先生”。
 
现任百威英博CEO布里托就是雷曼等人的得意门生。在2016年美国著名财经杂志《巴伦周刊》评选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30名CEO中,布里托排名第三。居首位的是LVMH集团的伯纳德•阿诺特,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次席,巴菲特第四名。布里托已经连续六年入选榜单,且是唯一一位上榜的巴西人。
 
布里托生于1960年,家境普通但天资聪颖,大学毕业后进入奔驰,很快崭露头角,之后在壳牌做工程师。26岁那年,布里托分别收到斯坦福商学院和沃顿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他选择了前者,成为班上唯一的巴西人,但他没有足够的钱负担学费。壳牌曾有资助员工留学的机制,但因受资助的员工学成后大多没有返回壳牌工作,政策已被取消,于是布里托就想到找雷曼帮忙,虽素未谋面,但久闻雷曼热衷于教育,也专为优秀雇员提供资金用于赴美深造,于是辗转通过朋友关系获得了与雷曼面谈一小时的机会。
 
面试当天,布里托带了一份长长的简历,但雷曼说他不必看,更希望与这位年轻工程师面谈,询问了他的学术专业及未来的事业目标。之后,雷曼通过壳牌的朋友对布里托进行了更为深入全面的了解,遂决定资助他。
 
作为资助条件,雷曼要求布里托做到三件事:“第一,你要和我保持联系,我想知道你在商学院的课上得如何;如果你读到任何有趣的财经文章,也一并寄给我看看。第二,如果你未来有机会帮助别人,也要像我现在帮助你一样,向人伸出援手。第三,等你完成学业后,请在接受任何工作机会之前,先和我们谈谈。”后来布里托也履约践诺,他回忆说,雷曼从来不会回信给他,但在收到信后总会打个电话作更深入的交谈。
 
去斯坦福读书前,布里托在加兰蒂亚待了两周,被其开放、精英、高效的企业文化震撼。毕业后,布里托收到麦肯锡咨询的offer,第一年薪水高达9万美元,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加兰蒂亚,且年薪仅2万美元。雷曼告诉布里托,加兰蒂亚正在进行一个尚未公告的大项目(即收购布哈马啤酒),希望他能够一同进驻项目。
面对光鲜与低调、高薪与低薪、经理人与创业者的不同状态,布里托都选择了后者。这一选择与雷曼对其长期的栽培紧密相关,与对加兰蒂亚的经营管理和文化认同度紧密相关。更重要的是,雷曼和加兰蒂亚为布里托搭建了一个实现企业家梦想的舞台,对于一个渴望成就事业的人才而言,这比短期薪水显然重要得多。
 
使人成熟的不是岁月,而是经历。巨大的事业挑战是最好的成长良机。布里托在当上百威英博 CEO 前,也经历过长时间多岗位的轮岗锻炼,先后经历了安贝夫 CEO、英博集团北美区 CEO、英博集团 CEO等职务,对全球啤酒业的情况有深入透彻的理解。
 
布里托只是巴西三雄重视人才、擅于投资人才的典型一例。据不完全统计,雷曼一生中培养了至少 200 位合伙人,覆盖了巴西几乎所有金融机构、铁路、啤酒等行业的 CEO,但最优秀的都长期留在了 3G资本系统。
 
三、热衷管理,更能做好投资

通常意义上,投资人士擅长的是交易、买进卖出,而非长期持有,更非撸起袖子自己亲自操刀上阵。但雷曼等人却对管理展现出非同寻常的热情。在买下布哈马啤酒超过20年后,巴西三雄从未将此视为一笔金融交易,而是打造其企业版图的一大步。
 
雷曼谈道:“当其他人忙着管理资金时,我们投入时间致力打造自己的企业。只要我们成功建立自己的企业,长期而言,就是创造财富的最佳做法。如果仅是管理资金本身,无法成就非凡而永续的事业,但打造一家优质企业,却可带来惊人收益。”
 
早在职业生涯初期,雷曼便积极寻求他能学习的人物,并不远千里探访这些师法的对象,包括被誉为“日本经营四圣”之一的松下幸之助、富有远见的零售巨子山姆•沃尔顿、股神巴菲特,以及定期与管理学者吉姆•柯林斯沟通探讨基业长青之道。而且,他不但积极向这些人学习,也促进各界杰出人士交流,为所有人营造学习契机。现在雷曼寻求的导师大都比他本人年轻,已经七十多岁的他仍然像学生一般虚心求教。
 
很少见到投行家对管理本身有如此强烈的痴迷,热衷于提炼管理规律,并将其应用于提升一个行业的经营水准。但巴西三雄就是这么做的。从收购布哈马开始,特列斯等人就在管理学教授法尔科尼的帮助下发展出一套管理体系,这在对南极洲啤酒的并购后整合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接下来的十年里,法尔科尼和安贝夫管理层一起为公司开发了许多以目标为导向的管理体系和制造工艺,这套方法后来也被巴西许多大型企业所借鉴。
 
2008年7月,英博集团收购安海斯–布希,并购完成后,3G资本再次运用铁血手段,对安海斯–布希进行了一系列运营改善,行事逻辑与对布哈马、南极洲等公司的投后管理如出一辙,极大改善了公司质地,这也是3G资本一贯擅长之事。
 
如果要说3G资本在管理上做对了什么,最重要的就是坚守原则:将组织建立在不同人的不同专长上,围绕于一定价值观,根据能够得到的资源进行部署,聚焦于真正擅长的领域,警惕不要轻易涉足不能真正做出成就和贡献的领域,而除此之外,其他一切都要保持开放、随时进化。
 
坦诚地说,这些都是管理的常识,但常识并不简单,在真实的企业生境中,最难贯彻的往往就是这些常识,即能否充分尊重常识,坚守底线。
 
时至今日,在全球,每喝三瓶啤酒就有一瓶是百威英博的,在中国喝五瓶啤酒就有两瓶和百威英博有关。雪花、青啤、燕京都有百威英博的股份,其中由百威英博控股的SAB Miller对雪花啤酒持股49%。
 
从投行家到企业家,从企业经营到产业经营,从南美到全球,终成世界范围内的巨型企业帝国,而又如此低调,这是巴西三雄和3G资本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四、每个企业的成功都是有命数的
 
如果从更长的历史视角、更旁观者的立场上看待企业生命周期,我们发现,每个企业的成功都往往是有命数的,最主要的是与三点原因有关:
 
第一,企业成长与产业属性、产业的生命周期密不可分。产业兴,则企业兴;产业亡,则企业亡。商业世界中总是大的道理管住小的道理。
 
3G资本和巴西三雄的成就与他们所选择的产业赛道高度相关。在决定进军啤酒业时,收购布哈马时,雷曼展现了一种惊人的化繁为简的思考能力,他的理由是:“热带国家、气候炎热、品牌优良、人口年轻、管理松散……不就正好具备一切条件,让我们将这家公司打造为优良企业?”雷曼说,自己做过一项非正式的“市场调查”,调查的结果相当正面:
 
“我查了一下拉丁美洲的资料,谁是委内瑞拉最有钱的人?答案是啤酒公司老板。哥伦比亚最有钱的人也是啤酒公司老板。阿根廷最有钱的人仍然是啤酒公司老板。这些人不可能全是商业天才,一定是啤酒业获利好的缘故。”
 
可以说,雷曼不追求简单的答案,但能把许多东西看得简单。这是一种企业家的核心能力。
 
第二,企业成长总是在奔跑中调整姿态,凡事不可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关键是从错误和失败中学到经验教训,付诸于新的实践。
 
巴西三雄对何谓投资、何谓事业的理解也有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进化过程。他们所掌管的投资机构也从最初的加兰蒂亚,到GP公司,最终创建3G资本时,原则得以确立:
 
1。 3G 资本的资金中,合伙人的资金占比更高,可以保证投资周期;
2. 投资战线大大收缩,投资数量大大减少,真正可以通过关键的控股性投资导入管理,做深做重做长远;
3. 投资的上市公司不再仅限于巴西本土,而是延伸到全球欧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
4. 投资的企业从新兴企业和传统企业并举聚焦到没有技术革命风险的食品饮料领域,而且多为上市公司,股权分散,治理规范。
 
巴西三雄的三个事业阶段及特点:
 
 
 
 
 
 

正是在此基础上,巴西三雄精准发力,取得持续的成功,打造起了最大的全球食品饮料产业集群,成为全球范围内控股性、赋能式 PIPE 投资的标杆。
 
第三,企业的成长路线、经营风格,某种程度上是企业家人格的一种本能投射。许多其他企业的成功经验不可复制,归其根本,是因为企业家DNA不可复制。
 
巴西三雄的共同爱好是理解3G资本行事逻辑的一扇窗户。他们都喜欢水下猎鱼这一极限运动。这项运动需要无比的耐心与控制力。运动员身手矫健地潜入深海之中,无法预知会找到什么样的猎物。他必须精准计算自己潜水的时间,以及潜到多深时必须上升浮出水面,以免氧气不足发生危机。猎物会游开他身边,躲在礁石底下或洞穴之中,甚至是沉在船里。
 
这一切都发生在安静无声的海面下,猎鱼人必须化身隐形人,才能接近捕猎的目标。他必须放慢动作,而且经过算计。他得全神贯注,但又不能过于紧绷,而且要一路冷静地保持呼吸。他的心跳缓慢,一旦发现未警觉的鱼,立刻发射鱼叉。然而即使叉鱼技术再好,也无法保证成功。体型较大或游动快速的鱼,都会经历一番挣扎才投降。猎鱼人必须冷酷而精准,并掌握好时间,方能与他的战利品一起凯旋,最终浮上水面。
 
以上所有的过程,像极了一位投资高手在市场风云中应有的表现。或者说某种程度上,猎鱼人和投资高手对心理底层素质的要求,可谓是一致的。
 
斯库彼拉和雷曼就是通过这项高危运动相识的,后来特列斯也深深喜欢上了深海猎鱼。斯库彼拉是深海猎鱼的超级行家,甚至是六项世界记录的保持者,最大的战利品是一条重达301公斤的蓝色马林鱼,于2006年在里约海岸线捕获,斯库彼拉时年已经58岁。
 
雷曼说,面对危机,他们的一贯做法是:“先厘清自己有多少时间做出决定,然后利用这段时间,做出当下最好的决策,并维持冷静理性的态度,时机一旦成熟,便果断地行动。”
 
正是这样的人,成就了这样的事业。巴西三雄梦想远大,目标清晰,行事坚定。而这一切,又源于核心人物雷曼于哈佛读书时在心底埋下的一颗种子。
 
他原本只梦想夺下网球赛冠军,或冲上更高的浪头,但哈佛经历改变了他的世界观,使其理想远大。“理想远大和理想微小所需付出的努力,其实是一样多的。”雷曼如是说。
 
那为什么不做一个更大的梦呢?Think Big,Think Long!
 
巴西三雄是自己的梦想家,活出了自己的风采与追求。从人的角度,他们终其一生做出的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了自己的一生。
 
 
丛龙峰 管理学博士
和君商学首席管理学家
2017年元旦于南开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