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丛龙峰

如果非要给领导力下一个定义,可将其称为,引领众人去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的能力。在这方面,企业中没有任何一项管理职能,能替代领导者的这一关键作用。“管理”是为了实现有限资源的有效利用,而“领导”则是面向未来。

在商学研究的历史上,“领导”和“管理”是经常被拿来比较的一对儿概念。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曾以通用汽车为蓝本写就《公司的概念》,这本书被视为现代管理学的奠基之作。但通用汽车的CEO斯隆先生却认为,德鲁克的这本书会对人造成误导,让人们误以为企业只需要管理就够了,但这是不对的,企业更需要领导,需要领导者做出表率。

实际上,自古以来在人类的组织生活中,一直有两种人为力量在发挥着作用,一种是遵循立宪主义,确立组织规则,一种是倚赖君主教育,强调领导人垂范。通用汽车的CEO斯隆更相信后者,也就是说,领导比管理对现实中的企业更重要。

互联网时代的中国,更需重塑领导力。我们现在的营商环境已从工业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从稳态经济切换到动态经济,从线性的、连续的环境变为突变的、非连续的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更需要领导者像灯塔般的为众人指明航向。

所有的地图,都只能在已知世界里发挥作用,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指南针,告诉我们路在何方。互联网时代,或可“去中心化”,但不能“去领导化”,我们也很难设想一种没有领导的组织生活。越是在复杂不确定的环境下,越需要领导者为人们点燃愿景,注入希望。

西点军校在打造领导力方面有很多经验,我们就不需要重复造轮子了,正所谓“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西点军校重视在理论、体能、军事、性格等四个方面培养领导力,也很像《孙子兵法》中对将领的要求:“将者,智、信、仁、勇、严也”。

所谓“商场如战场”,军事与商业总有类似之处,我们的红色管理、领军之道,也为中国式领导理论的发展提供了鲜活例证,具有指导意义。

除了培养领导者的素质,领导力的发挥既是技法,也是心法。小企业的领导者,往往成就动机比较强,凡事勇于争先、长于较量,但企业的规模越大,越需要领导者的“悬挂能力”要强,在心态上“退居二线”,即在幕后发挥影响力,把冲锋陷阵的成就感留给其他人。就像任正非所说的,“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我放弃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如果不能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

也就是说,在企业由小到大的过程中,要想成就企业,勒紧你的成就动机。领导者的心态与角色要学着从“企业家的企业”转变为“企业的企业家”。

这是惊险的一跃,却也是通向伟大企业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