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君管理研究院院长丛龙峰博士致函各位同仁、和君学子和社会各界的管理学同好

我知道中国管理学界是有一批知识隐士存在的。

他们未必有多大的名气,但是有真知灼见,他们不大是那些擅于发表国际A刊的学究,但却是理论联系实际的高手,而最让我钦佩的,是他们对企业当下管理难题怀抱的热情,对管理学在中国的发展方向持有的关切。

因为他们心中有历史方向感。

这样的人,我在西安见过,在南京见过,在广州见过,在青海见过……

两年前在武汉,我见过一位老先生叫蔡玉麟,是做编辑工作的,70多岁了。他说他退休前只做过一件事,把一本《湖北机械》做成了《中国机械工程》,日常来往的皆为院士。他60多岁又创办了《管理学报》,这本学刊尤为关注一个话题:管理学在中国。

很多人熟悉的郭重庆郭老写的《中国管理学界的社会责任与历史使命》一文,就发表在《管理学报》。郭老不是学管理出身,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但是他和蔡老一样,认为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是一个管理问题,而中国管理学发展正处于一个历史转折,应从对外来管理文化“照着讲”的阶段,走向“接着讲”的阶段。

蔡老在一篇综述中写到,“我国管理学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首先是深入我国的社会实践,面对实践中的新问题,运用科学的方法,不断发掘、充实已有的管理学知识体系”。

后来,我见到深圳大学副教授韩巍,他持有类似的观点——“应该承认,我们正在形成一个越来越学术的管理研究队伍,习惯于以科学研究的样式,包装自己的研究成果,却并不太尊重科学研究的一般常识——对管理真相的深入观察;它们习惯于用现成的理论,量表、貌似复杂的统计技术,分析数据,验证或偶尔扩展那些理论,却不太考虑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组织管理的‘历史性、情境性’。”

中国管理学的发展路数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不是我们在“学科合法性”的路上走了太远,而忘记了为何出发?

管理学研究更应重视的是“实践相关性”,否则就变成了自娱自乐、自话自说。研究方法的“严谨性”固然可贵,但如果没有了来源于现实的“问题意识”,再先进的工具方法都没有意义了,被一齐放倒了,因为这种研究从根本上是没有意义的。

事实上,20世纪前半期,当管理学最初兴起的时候,管理实践者就是管理研究者,研究课题源自实践,研究成果指导实践。但在此之后,美国管理学界也愈发重视管理学的学科合法性,大力提倡采用自然科学的实证研究方法,进行科学化、学术化的研究,反而忽视了管理学科本身的特征和属性。

这场运动的结果是大量产出“小型理论”,理论碎片化、边边角角,对管理学发展的贡献远没有发起时的想象那样令人兴奋。20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管理学界开始反思,这种研究路数出了问题,进到21世纪逐渐明确:管理研究终归是要有用。

但遗憾的是,我们的管理学研究在很大程度上还在走错误的路,而且是被西人证明过错误的老路上,即“大概90%的模型和假设都在庄严地检验和证明常识”。

这对经济后发的我国更加麻烦。美国在1960年代还能由孔茨总结出管理丛林理论,而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丛林,连面对丛林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从一开始就接受西方理论、实证研究方法,然后在中国情境下验证西方理论,做些修修补补的工作。我们甚至没有直面过中国管理实践中的问题,更何谈提出理论?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可能会错过整个时代,错过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错过管理研究的历史性和情境性。中国经济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了,“中国模式”已成为全球研究的显学,而中国这一代的管理学者们,还要集体交出白卷吗?

我在写和君管理研究院发展目标的时候,无法不想起蔡玉麟、郭重庆、刘源张、刘文瑞、徐淑英、陈晓萍、陈春花、杨斌、韩巍等学者,他们都致力于探索“管理的中国理论”。所以我写下和君管理研究院的三大发展目标:

1、做大时代的研究者,洞察趋势,共创新知

– 以厚重前沿理论回应重大现实问题。理论联系实际,而非理论联系国际
– 做平台化研究,建立学术共同体,推动管理科学的“中国学派”的最终实现

2、正本清源,做管理新思想的创建者、传播者和践行者

– 以独到的问题意识、自洽的理论体系和本土实践经验,形成管理新思想
– 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以正知正念,引领趋势,推动中国企业管理效率的系统性提升

3、探索行之有效的研究与教学方式,做方法论的输出者

– 管理者而非MBA,在充分借鉴哈佛案例研究与教学、明茨伯格IMPM等方法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研究&教学理念和方法,创建标准



图:丛龙峰博士在和君集团年会上演讲“管理学的第三次春天”

我们始终相信的是:管理学是要研究“现场”的。管理学是一门实践学科,实践研究就要到实践中去,由此提出的管理理论一定是基于实践而得出的规律性的认识。

我们认为,“现场”就发生在互联网时代,就发生在中国情境下的管理实践,越来越无法从既有理论中获得解释。实践再次走在了理论的前面。管理学的前两次大发展是在战争期间的美国、石油危机后的日本;极有可能,管理学的第三次春天已经悄然而至,就发生在互联网时代的中国,我们每个人都身处其中。

我们相信,中国管理理论的发展会有三种理论来源:1.中国当代经济成就和管理实践;2.西方工业革命以来的经济成就和管理理论;3.中国5000年历史与文化。

我们不想错过这个时代。为此,和君管理研究院已与国内主流管理期刊、学刊建立合作关系,发起研究课题,支持符合时代精神、接地气的管理研究。

以终为始,我们共赴理想——和君的最终理想是造就一个足以代表中华民族智慧深度和文化魅力的、能够征服全球商学院的中国商学派。

是中国管理学者登场的时候了!

If not now, when? If not us, who?

丛龙峰/博士
和君商学院首席管理学家、和君管理研究院院长
2015/7/15


 
和君管理研究院向社会各界思想者发出诚挚邀请,诚邀你参与和君管理研究院的研究计划

有关事宜如下:

一、招募“中国好案例”研究人员10人

1、工作任务:搜寻、发现、调研、分析、写作“中国好案例”和最佳实践。

2、指导老师:丛龙峰、李书玲、解浩然、郝继涛、颜进、王丰、王明夫等和君博士组成的导师组。

3、工作成果和报酬形式:(1)写作成文;(2)署名发表在管理学期刊上(谁写作,署谁的名,谁得稿费);(3)署名出版为“和君商学书系”(谁写作,署谁的名,谁得稿费);(4)制作为课件并讲授,争取成为和君名师,推向全球各大商学讲坛(谁讲课,谁得课酬);(5)和君后台工作小组制作成为微信订阅号、微课等各种互联网传播产品,署名作者,传播作者知名度和影响力。

4、报名条件:(1)有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行为学、心理学等某一学科的知识基础和写作能力;(2)本人对管理学研究和实践调研有浓厚兴趣和持久热情;(3)一年内,每周有完整1-2天的业余时间投入到该项研究工作(讨论、调研、写作等);(4)重诺守信,答应的任务一定能完成;(5)兼职和业余参与本研究计划,不必专职;(6)工作地点不限。

5、其他说明:(1)第一年(2015年8月-2016年7月),参与该项研究计划的人,无薪酬,无津贴。第一年结束后,双向选择愿意专职加入和君研究院工作的,按和君商学的薪酬制度定级定薪酬。(2)第一年,出差、出版、成果制作和转化等费用,由和君商学统一支付。

6、选拔:在报名者中,择优录用。

7、报名程序:发送1份个人简历和1份申请书(写明你参与该研究计划的理由)至和君商学院首席管理学家、和君管理研究院院长丛龙峰信箱conglongfeng@uuldesign.com。

二、申报研究课题

1、你或你推荐的人,对商学领域的任何课题有研究兴趣,可以申报纳入和君管理研究院的研究计划。

2、经审核批准而纳入和君管理研究院之研究计划的课题组,和君将提供下列支持和服务:

(1)为课题组牵头人招募研究人员或配备研究助理。
(2)邀请和君内外部专家为课题组提供讨论、交流和指导。
(3)提供发表、出版、授课、成果传播等服务。
(4)为课题组提供调研出差、出版、成果制作和转化等费用。
(5)为课题组的发起、招人、外部调研、成果发表、图书销售、成果传播等背书“和君”品牌信誉和公信力。
(6)优秀研究成果,和君管理研究院给予颁发证书和奖金。
(7)优秀研究人员,将纳入和君管理研究院重点培养和服务的人才计划,为其研究工作进一步创造条件,甚至为其建立专门的研究基金。

3、申报程序:

把课题牵头人(和课题组骨干成员,如果有)个人简历和1份课题说明书(写明课题名称、课题背景、研究目的、成果预期等),发送至丛龙峰信箱conglongfeng@hejun。com。

三、发现和推荐“中国好老师”和“中国思想者”

请你自荐或推荐“中国好老师”:思想有真知、讲课有效果、深受学生和听众赞许和喜爱的无名氏、教授、学者、管理者、企业家、投资者、公知、隐士、公务员、讲师、培训师、各界业者、自由职业者。不限专业领域,经管法、文史哲、儒释道、艺医武、政治、社会等领域皆可。

请你自荐或推荐“中国思想者”:有真知灼见、有思想洞识的无名氏、教授、学者、管理者、企业家、投资者、公知、隐士、公务员、各界业者、自由职业者。

对于“中国好老师”和“中国思想者”,我们不论其名、不论其职、不论其权、不论其学历与来路,惟慕其思想、求其真知,唯才是举、唯才是拜,不拘一格、求贤若渴。万望广大和君同仁、和君学子和各界友人,举荐人才,写邮件至丛龙峰信箱conglongfeng@hejun。com。

根据大家的推荐,我们将进行分析、识别、联络、拜访,经确认符合条件者,和君商学将延为上宾,提供各种支持和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