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七届和君学子张淑兰的“轰趴”感言,读完此文,你就会发现究竟什么才是最走心、最终极的激励方式?


因为比班上的同学们年纪略长一些,同学们都亲切地称她为“兰姐”。兰姐是全职妈妈,也是公司的业务骨干,按说时间最不自由,但她却是班里参加活动最多的同学之一。

在公司,因为艰苦的科研环境、外部的高薪诱惑、事业伙伴的离开等,她承受过种种挑战……但她依旧选择心无旁骛地投入科研工作,带领团队完成一个个攻关项目,也实现了职业生涯过程的一次次成长。

2014年11月15日,初冬,北京。

16:45 不得不和团队同事交接工作,合上笔记本电脑,必须得出发了;
16:50 出公司大门,去幼儿园接孩子;
17:00 顺便去买聚餐用的筷子小菜等;
17:15 接了孩子送回家;
17:25 将孩子委托给朋友,因为晚上有金石班轰趴;
18:10 到达颐和山庄聚会地点;
18:30 班级轰趴开始,徐彬老师带来的酒让大家距离更近了,我们自然而然地就进入到和君学子聚会的经典节目——“心灵裸奔”环节。经过半年的相处,酒劲上来得好像特别快,在举杯的刹那,感到大家的心灵仿佛一下子就联结在了一起!也就在那一刹那,我的压力也忽然卸下,面对这么一群可信可爱的XDJM们,可以直接说说掏心窝子的话:

我是我们公司唯一一个在车间干一年半还没有走的女生。其他女生一去,捂着鼻子就跑了,因为是做化学合成,味儿特别大,而且特别苦,冬冷夏热。记得做国家十二五重大专项带队的时候,我有6个月天天就在车间里,扛着大桶,一会倒到离心机里,一会倒到萃取罐里,那时正给孩子喂奶,有一阵,奶水都快没有了。老公周六去看我,一个200斤的桶,我和同事‘咔’一下就拎上去了,他看完都傻了,说,你在这到底是干啥的啊?这是女人干的活吗?

当时我也想过,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吃苦受累,赚得还少。可是,一想到干完出成果时候的那种快乐劲,却又觉得什么都值了。你们做过实验没?做实验,先是做不出来,到后来,突然间做出结果来了,那种喜出望外的感觉你能体会么?!可以说,我们失败100次换来1次成功,就觉得特别开心,就觉得值了!做医药研发的,我们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经验是从失败中萃取出来的”。

我特别记得,在这个专项中,为了保证药品质量,需要做到单杂小于1‰,但一直达不到,大概有两三个月,一直徘徊在1。8‰,1。9‰,低的时候1。4‰,就是突破不了1‰。但我坚持泡在现场,不是有个说法叫“现场有神灵”么?果然有一天,真的有如神助般地就想到了一个思路,我们从手性杂质和其他杂质的细微区别入手,巧妙地用了不同极性的双相溶剂去做,竟然一下子就降到了0。5‰!产品合格后,整个团队的那种开心劲!这感觉我怎么说估计你也没法体会!还有一次,一天早上我刚去实验室,忽然听到同事大叫一声,原来是出晶体了,实验的结晶!咱们班人估计只有我师弟王渊能体会我说的这感觉是什么!因为他做过,他知道东西意味着什么!

但坦率地讲,现在的社会确实挺浮躁,我大多数同学都去做医药代表了,赚得多嘛。上学那会,我是班里最优秀的一批,但现在沦落成赚得最少的一批。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推杯换盏,说实话我倒是挺能喝的,但关键我不好意思跟人家喝啊,人家都在谈高大上和流行的事情,我们几个做技术的只能坐在角落里听大家滔滔不绝地讲。说老实话,有时我也挺难受。

2012年年底,集团战略部内部招聘产品规划线高级经理,我同学有在集团的,就说,你过来吧,还有几个愿意搞研发的啊,累不累啊你。我就参加了竞聘,竞聘完后,我们研发老总找我谈话,直接对我说,你还年轻,技术上有了一定积累,但根基还不牢,转去做其他的东西,担心你像沙漠里建楼阁。当时我都做了8年研发了,是啊,想想就这么离开,也真心不情愿,特别是想起做研发的那种激动,确实舍不得。

结果公布后,我同学又来电话说,名单怎么没你啊?他们都以为我没有面试上,实际上我已经被录取了,我选择放弃,不去了。我同学直接用东北话说,你彪啊!咋想地!那里待遇好又体面!我说,我就是不想去了。我想明白了,我是我自己人生的主角,听了个说法,人要活在自己的定见里,而不要活在和别人的比较中。我也不知道我的感觉是不是对的,但我决定还是跟着心走,这东西说好听点,也许就是所谓的理想吧,或者叫天命?

的确,研发人很多都守不住了,也许是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使然。其实我身处其中,最清楚我们国家科研人员的能力一点不比国外同行差!我们完全可以做出国际一流、质量过硬的药品!咱们抛开“国家的差距就是我们的使命”这种豪言壮语先不说,用最平实的感受,我觉得只要能给我们这群真喜欢研发的人好的平台和机制,让我们抱团取暖,相互切磋就行!剩下您就擎好儿吧!我们真不觉得这工作就一定如外人看到的那么枯燥,那么苦,这里面真的有智慧、有美感、有意义、有乐趣!

最近压力大,是因为前段时间跟我配合最好的一位同事离职了,当然,我也特别理解她的选择。我俩当时一起承担了一个项目,但由于与集团其他BU的项目冲突了,尽管项目做得很好,还是一下子被停掉,我俩当时都非常难过。尽管我竭力挽留她,还是没留住。同事的离职让我的工作一下子陷入了混乱,当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也就在那段日子,国内两个大制药公司的老总都直接来挖我,薪酬高出至少四五倍,说实话我也动心,谁不想挣钱呢。但回头细想,总觉得收入高低是重要,但又确实没有重要到那份上,钱是手段不是目的,收入毕竟不能全面代表我的理想。反正最后,我还是没走。一是觉得,饮水得思源吧,你来了这儿,本领是从这儿学的,不能一下就跑到别处任职。这个公司是有不足,但是终究培养了我,二来,好歹也带着一个团队,大家在过去的两年一直合作得很好,我搭档已经走了,我再走,也许这个20多人的团队就彻底解散了。我原来不愿意扯什么责任感使命感之类的大词,但到了这个时候,我一下觉得,至少对手下的这群同事们,我已经有份责任上身了!

所以,还请XDJM们理解,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可能我不能像以前那样按时阅读学院指定的书,估计只能利用早上孩子醒来之前的那一小时了,也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参加金石班的活动,请大家体谅,因为我要投入到立项工作中去,为我们这个团队争取新的项目。

说起咱和君商学院,我算是在挫折期偶遇和君,真称得上“缘分”二字了。以前我从未听说过和君商学院,一个校友真心推荐,因为信任他,选择了申请,又因为申请,被和君的文化震到了,于是决定将今年的一切计划重新调整,为和君让路!

过去的半年,开启了很多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穿正装,为的是参加和君的面试;第一次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长跑,为的是兑现与一群素不相识的同志共跑5公里的承诺;第一次竭尽真诚、无私无我地为一个完全没有利益瓜葛的群体而奔波服务;第一次独自一人、有惊无险地坐末班地铁回家;第一次大半夜彪车回京,因为不想错过先生精彩的讲座;第一次买了一大堆专业之外的书狂啃;第一次试着将自己眼中的医药领域作成课件讲给大家……

可以说,每一次与和君同志相聚都是一场精神洗礼和心灵交汇,用我们专业的术语比喻一下,和君商学院好像一剂催化剂,真的改变了我的工作与生活。于是我又进一步暗下决心,排除万难也要尽力参加每一次活动,感受咱和君商学院的点点滴滴!

当然,每次参加活动之前,也不是没有小纠结:在家出发,看着熟睡中的孩子,想到自己是个母亲;在单位出发,合上笔记本电脑时,想到还有很多业务上的工作需要我来分配,团队指望着我呢……但想到以往先生和老师们毫无保留的分享,总是能打开我的思维空间;想到班级同学们的真诚拥抱,在我心情抑郁时的善意开导,正应了那句“磨刀不误砍柴功”,所以每次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参加活动。回来的路上,又每每由衷的觉得“幸好今天来了,来对了,来值了!”。反正我现在是越来越能体会商学院所强调的“相信”与“拥抱”这两个词的意思了!

可以说,和君商学院对我的震撼是由外及内的,和君一年,把我过去9年学的东西串起来了,我最大的感受是自己的思维雷达打开了,虽然工作外花了时间精力,但在职场中反而觉得更加游刃有余。但是我总感觉,自己在商学院,什么忙都没帮上,因为我在一线研发,对经管法也不太懂,我就感觉自己老是在从和君猎取东西,不断猎取,用到我自己的工作上,可是我一点都回馈不了和君,除了在我们班里偶尔“倚老卖老”指点一下,还老担心指导错了。真的没做什么,也做不了什么,真不好意思……

谢谢先生!谢谢老师和辅导员们!谢谢XDJM们!咱再干了这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