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侯瑞琦,和君咨询业务合伙人


投资热潮证明这里有着巨大的市场机会

记者: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这让“互联网+”概念再一次成为热点。“互联网+”的概念被运用到教育上后,引发了人们对“互联网+教育”的热议。您对“互联网+教育”有何理解?请您对互联网+概念下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发展作个分析。

侯瑞琦:中国经济正面临着从制造业大国向服务业大国的转型。转型的过程当中,核心就是人。而教育是未来中国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的一个最主要的途径。但是,我国的现状是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适应市场变化的速度还比较缓慢,整个课程体系、人才培养体系、管理制度等还不能满足社会快速发展产生的需求。职业教育尤为明显,大多数企业一致反映,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还远远达不到行业企业的要求。很明显,学校与市场之间存在一个鸿沟。谁能够填上或缩小这个鸿沟,谁就掌握了一个巨大的机会。

而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提供优质的教育,肯定是教育尽快适应社会对人才需求的所有方式中最有效的方式。我认为互联网+教育是整个中国经济从低端制造业向高科技制造业和服务业转型的必由之路,谁能把握住这个路口,谁就能够成为未来的赢家。我想在这个转型中,互联网教育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记者:从2014年至今,在线教育领域出现了高额融资案例不断爆发的局面。其表现可以用“狂热”来形容,您如何看待资本对在线教育行业的这股投资热潮?

侯瑞琦:资本市场是在为未来买单,比较典型的是前几年的团购大战,当时的情况可谓是盛况空前,一千个团购网站,可以说应该有一百个都拿到了融资,融资金额动辄几千万美元,上亿美元的都有。但是,现在再来看,最后能活下来的也就是三个,包括美团网、大众点评网、糯米网,其他的团购网站基本上消亡了。我们不能说这个投资是错误的,因为它代表未来的一个方向,在未来的方向当中,是有着巨大的产业机会的,不过这个巨大的产业机会需要足够多的钱来烧。也可以说,这么多钱进入到这个行业中来,其实作用也是在加速这个行业的发展。

回到教育培训产业,我们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未来整个社会发展的速度会越来越快,相应的,对于个人能力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但是,我国的教育体系适应外部变化的速度比较缓慢,不单单是中国的学校,全球高校都面临这个问题。越是在适应市场方面落后的行业,互联网对它的冲击就越大,比如说出租车行业、医疗行业、教育行业,因为市场对这些行业有很大的潜在需求,也就意味着其中蕴涵着一个很大的市场空间,投资者看好这个空间的发展前景,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钱愿意砸进去,这是我认为一个比较突出的原因。再者,互联网一个很大的优势是能够有效提高行业的效率,而且它的边际成本又很低,这也是互联网教育的一个很大的机会。

有泡沫才能推动发展
 
记者:有人质疑,在线教育的泡沫已经到了濒临破灭的边缘。对此,您有何想法?您认为现在的在线教育领域有泡沫吗?

侯瑞琦:就像美国纳斯达克的泡沫一样,如果说没有90年代末2000年初的那一波互联网泡沫,怎么会烧出美国这么多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呢?我们再看看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德国,以及中国的这帮互联网公司,都是借着美国那波泡沫上去的,诞生了包括新浪、搜狐等互联网领头公司。如果没有那一波泡沫,这些公司也就不复存在,也不可能有现在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实际上,泡沫这个东西并不是坏事,市场没有泡沫怎么能够发展起来?当然,并不是说谁现在拿到几千万美元或者上亿美元的融资,谁就一定是这个行业未来的王者,最后能够存活下来的企业往往就那么几家。但是通过这个泡沫,能够吸引社会上大量的天使基金VC、大量的钱进入,从而加速这个产业的发展,所以说这对于整个行业是一件利好的事情。

在线教育也是,没有这么多的钱砸进来,整个行业怎么发展呢?泡沫肯定是有的,恰恰也是这个泡沫才能促进行业的发展,才有可能烧出一些伟大的奇迹来,如京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我觉得大家对泡沫这个问题,不要抱着凡是泡沫就一定是坏事情的偏见,泡沫并不是什么坏事。至于说最后如果投资失败了,投资人认赔,万一成功了呢,不就有很高的回报吗?所以说这个过程是一个理性的市场投资行为。

记者:每个行业进入到比较成熟的阶段后,通常只会留下几家比较大的公司,如PC行业有联想,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也会是这个路径吗?

侯瑞琦:这是肯定的,这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比如搜索领域的超级赢家是百度,电商领域的超级赢家是阿里巴巴……我认为未来一定是这样的趋势,互联网教育领域也是,最后会出现一个超级大的赢家。不过,互联网教育还存在一些独特性,最明显的是产品的复杂程度比较大。可能不会出现像PC、搜索、电商这么高度集约的寡头、高度垄断的超级赢家,可能每一个细分领域如K12、职业教育等细分领域都会有那么一两家做得比较好的,它们的出现会在行业当中构筑起比较高的门槛,实际上这个高门槛相当于一个领域的护城河,当护城河足够深时,其他人就跨不过来了。

互联网教育行业目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
 
记者:据您分析,现在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发展到一个什么阶段?

侯瑞琦:这个我不好说,我觉得总体来说还处于一个比较初始的阶段,或者说是早期阶段,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竞争方式比较原始,竞争力相对较差,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要进入到这个行业做投资。如果说这个行业已经很成熟了,比如PC,留给资本的机会就寥寥无几。就是因为这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存在足够的市场空白,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钱要进入到这个行业。

记者:对于在线教育市场未来的走势,您有哪些看法?之后还会出现这样的高额融资热潮吗?

侯瑞琦:未来发展就是要适应市场的需求,从政府层面做的事情就是放松管制。这一届政府做了一个很重要的举措就是简政放权,比如去年颁布的“取消和下放利用网络实施远程高等学历教育的网校审批”政策,无疑是一个释放市场活力的强大信号。当市场发展起来,又有资本进入,整个行业就会得到快速的发展。

至于以后还会不会出现高额融资事件,我不会做预测,但是这些得到融资的在线教育企业,我认为绝大多数可能都有未来。当然,大部分企业在竞争过程当中,不是被淘汰就是被兼并,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产业发展规律。因为互联网这个行业强调的只有第一,没有第二,所以说活下来的一定是超级牛逼的企业,也会非常的值钱。另外,我们不要把它单纯地理解为在线教育,如此定义使范围稍显狭窄,我们应该把它理解成互联网教育,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领域里面的机会是很大的。


本文发表在《在线学习》杂志,记者: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