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绍凯

在边际成本为零的社会,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利润被压缩殆尽的时代,以盈利为核心目的的企业组织(尤其是大型企业组织)还会继续存在下去吗?他们会彻底消失吗?抑或进化成为一幅新的模样?

一、先从“盖娅假说”说起

很多看过影片《阿凡达》的读者可能都会对导演卡梅隆所描绘的潘多拉星球记忆犹新。《阿凡达》中对于潘多拉星球生物间奇妙的精神共通给出了技术解释:“人兽合一”事实上是二者外露神经末梢的联接;星球整体的沟通则是通过植物树根间类似神经元的构造进行的;纳美人(Na'vi)死者的记忆可以通过圣树的神经系统“上传”并得以永久保存,其他纳美人以发辫联接圣树的垂须即可“下载”或在线调阅历史资料。有鉴于此,将潘多拉星球视为一个结构复杂的巨型生物也并非无稽之谈;伊娃即潘多拉,潘多拉即伊娃。因此纳美人才会说:“伊娃是一切。”

卡梅隆的潘多拉星球与科幻大师阿西莫夫在其小说《基地边缘》(1982年)中提到的“盖娅模式”(盖娅为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她是众神之母,是混沌中诞生的第一位原始神,也是能创造生命的原始自然力之一)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基地”三部曲的续集《基地边缘》中,阿西莫夫构建了一个名为“盖娅”的星球。在这颗行星上,所有生物与矿石分享同一个整体意识,他们构成一个超级智慧,一切行为都合力指向“大我”,即星球本身的维系与发展。而事实上,盖娅模式更早可追溯到1961年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提出的盖娅假说,即地球生命体和非生命体形成了一个可互相作用的复杂系统。洛夫洛克将地球本身想象成女神的身体,森林是毛发,河流是血脉,肌肉则为土地,地球上的芸芸众生则转化成依靠女神身体的更微小的生物,顿时传统上生命与无生命的界线开始模糊了起来,原本科学家关于生命的定义逐渐受到质疑。洛夫洛克的“盖娅假说”相当程度挑战了古典科学观的认知方式,也提出了对“自然”的不同看法。

笔者之所以提到“盖娅假说”并非仅仅倡导人类需要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更重要的是,如何将我们对自然“盖娅”系统的认知用于人造“盖娅”系统的构建上。

我们可以共同展望一番图景:在未来30年里,随着一些核心关键科技(尤其是脑科学、人工智能、IOE等)的突破乃至普及化,人与自然的全面融合将成为可能,人类的进化将被推向一个新的“奇点”。

上述的情景或许已经不能算是“科幻小说”了,因为种种迹象正在发生。互联网、物联网、智慧地球等理念和技术的日新月异正在加速那个“奇点”的临近。

二、“零边际成本社会”下的经济范式演变

纽约畅销书作家杰里米·里夫金无疑是深刻洞察上述进化趋势的人,在其著作《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中预言“资本主义时代正在淡出世界舞台”。他认为,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构建,人类将迈向一个边际成本趋于零的时代,这让许多商品和服务近乎免费,种类也更加多样化,并能够在协同共享媒介上分享。而这种协同共享有大规模破坏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的潜力,其速度比很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要快得多。

乌玛尔·哈克(Umair Haque)认为,在买入门槛更低的情况下,协同经济具有“致命的破坏性”,因为它能够在许多经济领域削弱本已严重不足的利润空间。例如,在过去10年里,亿万消费者转变为互联网产消者,开始在网上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制作和分享音乐、视频、新闻和知识,这就削减了音乐产业、报业、杂志业和图书出版业的收入。

看到这里,相信读者朋友在脑洞大开的同时还会出现一个和笔者一样的疑惑:在边际成本为零的社会,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利润被压缩殆尽的时代,以盈利为核心目的的企业组织(尤其是大型企业组织)还会继续存在下去吗?他们会彻底消失吗?抑或进化成为一幅新的模样?

三、企业组织会消失吗

目前的确有越来越多的“证据”在昭示着企业组织的悲观命运,越来越多信奉着“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的U盘式个体公司、个人工作室、自媒体等各种形式的自组织通过互联网与整个世界极速连结,自由灵活地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由此打响了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让传统企业组织(尤其是大型企业组织)惊呼:世上无难事,只怕有“新”人!

沿着里夫金的思维脉络展望下去,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全面到来,人类的生产力将获得极大程度的提升,既绿色环保又可以几乎零成本地满足人类需求。到那会儿,用以维持人类生存的物质财富生产将蜕变成一项公共事业,或只由少数企业组织愿意以极低的利润率状态下进行维持——笔者斗胆推测了一个时限:恐怕未来30年就能部分实现。

那么,每个人将不用再依照马斯洛需求理论描绘的需要从生理需求的底层逐级向上攀登,而会直接从“自我价值实现”起步。越来越多的人将不会为所谓的经济收益而被动劳动,相反,会更多在天性和兴趣的驱动下,做爱做的事了,而在做这些爱做的事的同时,客观上会创造价值,这些价值将通过“万物互联”(IOE:Internet of Everything)网络“自动”地、零成本地共享到需要这种价值的地方。同样,这个人亦可以零成本地获得自己需要的、由他人兴趣所创造的价值。

在这个“完美世界”里,似乎确实找不到企业组织应该存在的空间和价值了……

不过,可是,似乎,这个完美世界里还缺少了一个角色,可是究竟缺少了什么呢?

让我们再来梳理一下这个逻辑:

第三次工业革命,极大的社会生产能力彻底让人类衣食无忧,每个个体人都能完全依照各自的天性和兴趣进行主动价值创造,并在“万物互联”的媒介上充分协同共享——好了,关键点正在这儿:虽然届时IOE的基础设施已经覆盖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依然需要一类组织去扮演个性化动态协调服务的功能。因为IOE的基础设施仅仅提供了标准化的公共互联媒介,但每个人的兴趣、智力、行为习惯都是不同的,当拥有某种共同诉求的人(临时)凑在一起去完成某项共同事业的时候,依然需要有一个组织嵌在他们与IOE公共媒介之间,并发挥某些协调服务、提供个性化“大脑联网”的功能(甚至这些人为了能够长期稳定地享受这些功能,而愿意与这个组织签订契约,成为这个组织的“员工”),同时,这个组织将通过提供高价值的动态互联服务而获得使用它的人所提供的报酬。或者,这类以盈利为核心目的的新经济型组织我们依然可以称其为“企业”。

那么问题又来了,30年后的企业和今天的企业相比,会有哪些新特征呢?让我们再脑洞大开一次吧:

首先,30年后将不是企业雇佣员工,而是员工雇用企业;

第二,30年后企业的市场将从外部转移到内部,内部员工成为其取得收入赚取利润的客户,前提是它能够为其员工提供某些特殊的增值服务;

第三,30年后的企业将不再需要管控部门,而是基本上由服务型部门所组成;

第四,30年后的企业早已不用操心如何管控人财物产供销去为消费者提供产品了,因为这些事情已经由“员工”所组成的自组织自发完成了,而企业需要伤脑筋的是如何研究“员工”的个性化需求,并为其提供增值的互联协同服务;

第五,30年后的企业组织将是极度柔性的,成立或取消一个部门完全视需求而定。或许,“部门”的概念会完全消失,转而由动态立废的“XX功能群组”所替代。

第六,……(欢迎读者朋友们接力)

到那时,整个人类社会将演化成为“耦合态下自组织”的基本特征,自组织体就是“点”,耦合是“线”,共同结成了一张“网”。自组织体现了“混(沌)”的一面,而耦合态则是实现“(有)序”的新规则,二者就像太极中的阳和阴,平等共生,不但无法分割,而且既对立又统一。

 

王绍凯

和君集团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