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赵长城

王明夫董事长在解读中国经济形势的演讲中提到,中国经济仍处在转型和转轨阶段,在宏观上的国家命题是重组,中观上的产业命题是整合,而微观上的企业命题是并购。宏中微观三层面的摩擦与交响,共同演绎成一幅狂沙漫卷乱云飞渡逐鹿中原的商业乱世景象。我们看到很多产业的现状是小散乱弱,产业结构严重失效,产业升级路途漫漫。因此,从提高效率的角度上说,无论是经济增长、产业发展还是企业成长,首先面临的的结构效率优化问题,其次才是提升运营层面的效率问题。如果企业所处的产业结构以及自身的业务结构、商业模式和资源配置出了问题,致力于运营效率的改进,往往是徒劳的。这就是和君提出的“结构效率大于运营效率”的思想。
 
企业结构效率的优化,最通常的方式就是并购。通过并购,打造该企业所在产业价值链和行业结构上的优势地位,这也是长期以来企业突破性的的成长战略。并购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整合问题,是运营效率的提升问题,必须让并购得来的资产进入有效率运营的状态,否则并购不仅不会给企业带来资源和能力,还会给企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并购越是活跃,企业在运营层面的管理改进就越来越重要。对于那些逐步进入稳态发展的行业和企业而言,结构效率的重要性开始下降,在某些层面,运营效率甚至开始优于结构效率。企业家团队开始致力于不辞辛苦、永不懈怠的管理雕琢。因此,企业的组织能力发育、流程管理、精益生产、文化融合等这些大量的工作就会越来越紧迫。这也是企业和企业家成长的必经阶段。
 
在结构效率和运营效率之外,创新效率作为企业的另一大效率来源也变得异常重要。移动互联网几乎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创新……这些创新活动所能释放的效率是非常非常大的,其带给我们的挑战也同样如此。倘若在创新的问题上慢了,等待我们的结果必然是出局。
 
本期《和君视野》就从企业的结构效率、运营效率和创新效率说开去,和大家一起探讨并购整合的问题、管理效率提升的问题以及移动互联时代创新发展的问题,希望在企业成长的这三大效率来源上带给大家一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