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夫按】这篇文章里写的深泉大学,是美国最难进的大学,因为它的规模很小、录取名额有限,进这所大学比进哈佛大学要难很多。这所学校的理念和追求,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让人感觉是荒漠中的一眼深泉,赋予我们一种特殊的力量和希望,昭示一种触动灵魂的思寻和价值。
 


 

“在荒野深处存在着振聋发聩的声音,那是在熙熙攘攘、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所缺乏的,只有最卓然不群的、真正的领袖人物才会试着去亲近孤独,寻找并倾听到这个声音。我们来到最狂野的西部沙漠深处,不仅仅为了传统的书本知识学习,不仅仅为了体验牛仔生活,也不是仅仅为了个人未来的物质享受与职业追求,更重要的,是学会为一个更好的社会而贡献、效力。你们要明白,在这里,你们将获得的不仅是最顶尖的能力,也承载了最宏伟的志向——无私地运用你的能力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


 

——深泉学院创始人L.L. Nunn


 


 

图:荒漠中唯一绿色的地方即深泉学院


 

沙漠里的精英学校


 

在美国加州和内华达州交界处的荒漠里,有这样一所特殊的学校——深泉学院(Deep Springs College)。这个学院非常之小,四面无人,被沙漠、牧场和荒野环绕,离最近的城镇也有几十公里之远。每到冬季经常会因为积雪导致好几天与外界的道路联系中断。


 

和一般意义上的学校非常不同的是,它基本上是一个大牧场,拥有120平方英里的放牧用地。这里没有别处都有的健身房、游泳池、咖啡店,只有牛栏、菜地、苜蓿田和学生们住宿上课的小屋,灌丛、沙石一直延伸到天边被冰雪覆盖的山峰。没有人类的光源污染,入夜之后山谷里星辰闪烁,冷月流辉,风声便是这荒原里的唯一。


 

这里每年只招收13名学生,所有学生都是男性,同时在校学习的只有26名学生。学制两年,学院不收学费和生活费,每个学员每年能获得5万美元的奖学金。在与世隔绝的沙漠深处,学生一边放牧,一边进行超强度的劳动和学术训练。学生平均每周要在学校的农场上劳动20个小时,放牛、种菜、养草……


 

这里绝大部分学生来自美国东部和西部的富裕家庭,父母普遍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从这里毕业以后绝大多数到名牌大学继续大三学业,进入哈佛、耶鲁、牛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世界著名高等学府。半数以上的毕业生最终会拿到博士学位。说这里是培养精英的摇篮毫不为过。


 

就是这么一所特立独行的牛仔式大学,成为了美国最顶尖学生的乌托邦,同时也成为了美国高等教育实验的成功典范。根据美国权威的《普林斯顿评论》的数据显示,这所学校的学术质量得分与哈佛大学并列第一。


 

图:深泉学院的大门有可能是世界上最破旧的大学校门


 

 

图:除了主屋,宿舍,食堂几栋房子,出来就是菜地。


 

三大思想支柱


 

深泉学院的成功很大程度归因于它的独特理念,它的校训朴素得惊人:学习(academics)、劳动(labor)、自我管理(self governance),这被看作是深泉学院的三大思想支柱。


 

学习(academics)


 

深泉的教学不是单纯的老师教学生读的方式。深泉学院两年学制里的必修课包括英文写作和公共演讲(每名学生每年需要独立完成至少8次十分钟以上的公共演讲,并由学生评审团与教授们给出评分与具体反馈),其余课程都由学生组成的委员会决定。由学生选定科目,聘请任课老师,然后和老师一起研究决定课业学习的内容和进度。


 

深泉学院一学年共有6个学期,每学期约7-8周,中间各有1-2周假期间隔,全年无休,每学期需要完成2门甚至3门课程,课程强度与行课时间远超过正常的大学,整年行课时间超过300天。常年紧张的课程学习,长时间的体力劳动,还有在沙漠里培养出来的自律与自我管理能力,坚韧的性格与合作精神,所有这些学生的品质无疑都是哈佛、耶鲁这类以培养领导者为己任的一流大学所看重的。


 

学生们的学习热情相当高。下课时间虽然到了,可总会有些学生请老师到草地上继续讨论。一些名校教授不惜降低年薪到这里来执教。曾任耶鲁人文学教授的戴夫·阿恩特在幽泉每学期布置的阅读作业包括4000多页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著作和几百页文学评论,“我看美国不会有哪所大学会布置这么多作业、上课还有学生像他们这样积极回应的。”从深泉毕业的学生回忆那里的学习生活时说:“在深泉,永远不可能出现上课时一半的学生根本没有读过预读材料的情况。课程是我们和老师一起定的,我们必须一起把课业完成。”


 

Deep Spring College的学术能力几乎是无可匹敌的。在最近的一次官方排名中(2011),深泉学院的学术能力排在了美国大学的第三位,仅次于普林斯顿和耶鲁。但是事实上深泉学院的学生,大都是拒绝了美国其他排名前五的名校(如哈佛,耶鲁等等)的大一录取通知书而来到深泉学院,原因之一是深泉学院实在太诱人,并且,在那里你将体会到在别的学校永远难以体验的辛苦与收获。


 

图:深泉的课堂


 

劳动(labor)


 

这里的学生每个星期要从事平均30个小时的苦力劳动。学校有约200头牛,以及马、羊、猪、鸡的动物,并在一小片绿洲上种有蔬菜。学生们必须和校工一起在牧场放牛、耕种。除了正常课堂学业之外,每名学生都必须担任一项职务,包括每天清早四点钟起床去牛棚挤奶、为牲畜喂食添加饲料、驾驶拖拉机播种、搬运木材、挖掘水渠、放牧牛羊、宰杀牲畜、食堂做饭等等。


 

每一个人都是这个自给自足的小社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深泉的理念是:理解每人应有自己的职责。不论是厨师、挤牛奶的、技工,还是饲料工和图书管理员,都对整个团体的利益至关重要。如果你修不好拖拉机,可能谁都吃不上饭;如果你早上睡过头忘记了挤牛奶,那么全校人一整天都没有牛奶喝。劳动是学校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学校的理念就是,劳动和政治是教育的一部分。整个学校位于山谷中的一个私人农场,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社区,好像传说中的桃花源,而整个农场的运作,就靠这些学生和老师的劳动。


 

大部分工作是常规的,风雨无阻必须完成;有些工作是突发性的,比如修理苜蓿田里的灌溉管道。突发性的工作可能发生在任何时候,而任何时候有工作等待完成,学生们都必须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做完。牛栏坏掉牛群走散,学生必须连夜走遍山谷沙漠,把牛找回来。危及学校的财产,等于危及学生们自己的教育。所以深泉的学生尽管还在年轻贪玩渴睡的年纪,课业负担重工作负担也重,但需要连夜工作的时候也几乎没人逃避自己的责任。


 

图:挤牛奶


 

自我管理(self governance)


 

在深泉学院,学生才是学校的主人,在校学生组成委员会,筛选、面试、录取下一届新生;表决学校的运营事宜;分配学校的资金用途等等。同时学校每年会接到约200份来自全球各地的教授的申请,并由在校学生表决聘请哪些教授来校开设课程。教授大多来自于牛津、哈佛、耶鲁等最顶尖名校,轮流来这里进行数月乃至数年的讲学,并且也像学生们一样,体验这里牛仔的生活。由于1:3左右的师生比例,深泉学院的每一名学生可以得到这个星球上最顶尖的教授近乎一对一的面传身授。学校有一条规定:教授夜间房屋走廊的灯不能关,以便学生们可以随时敲门进去一对一地讨论问题。每门课程均为一名教授对数名学生,甚至是一对一的教授课程,学生要想偷懒,几乎门都没有。


 

每周五晚上,所有在校学生举行“全体学生议事会”(Student Body Meeting),采用民主会议的方式通过各项提案,自治学校。在这里学生能够学习到的不仅仅是超强的学术知识和体力劳动,更是各种生活技巧、领袖气质,以及与身边25位同样高智商的优秀同龄人共同生活、劳动、互相磨合、协作的宝贵经历。

图:某天午饭,教职员工,和学生们一起


 

典型的“深泉”一天


 

早上:约6点起床,负责挤牛奶和喂马的学生需要4点起床,负责做早餐的同学也会更早一些,早餐后上课直到中午。


 

午饭:由专门的厨师带领一部分学生负责,2011年的主厨是曾经的深泉毕业生,刚在芝加哥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下午:种地、喂牛、清扫、捡鸡蛋、喂羊、喂马、骑马驱赶牛群、修理机械、驾驶拖拉机播种、农场劳动、盖房子(目前正在建造谷仓)、修剪树木、劈柴、挖掘水渠等等。


 

晚饭:晚上6点开始吃晚饭。


 

晚饭后:有人负责打扫食堂,有人去照看奶牛,其他人学习、进行讨论、或者各个学生委员会(学术规划委员会、新生录取委员会、对外通讯交流委员会等)开会讨论学校运营事宜。


 

睡觉:晚上12点左右,时间不限制,但由于工作劳动压力之外繁重的学业压力,大部分人睡得很晚,通宵工作在这里相当常见。一天24小时里的任何时刻,你几乎都能在学校图书馆里见到埋头工作的学生。因此,要成为深泉学生,除了出众的学习能力和智力,充沛旺盛的精力也必不可少。


 

图:制作午餐


 

图:周日的午后

图:教授和家人们在一起放松


 

荒漠深泉


 

深泉学院的创始人L.L. Nunn对沙漠有独特深情和对信仰和责任感的追求。他创立了声誉卓著特鲁莱德电力公司,并培训大量的年轻能干的电力工程技术人员,把他们训练成最适合特鲁莱德需要的人才。1905年,特鲁莱德学院成立(相当于深泉学院的前身)。Nunn把特鲁莱德学院办得越来越成功,后来索性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办学中去。他开始思考国家和社会需要什么样的领袖这样极具前瞻性的问题。他把自己的答案变成办学的宗旨,并在弗吉尼亚州开始办实验学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迫使办学项目停顿,他重新寻找新的地点。这一次,他选中了位于美国西部的深泉。1917年,深泉学院诞生了,此后他一直努力建设学校直到1926年去世。


 

Nunn认为世俗的物质诱惑令人堕落,感官剌激和幼稚的快乐让年轻人分心乱性,因此学校必须建在远离红尘的地方,通过勤学苦练培养领袖才能和为社会服务的素质。他很推举“心灵的铁匠”这种说法,因此奠定了深泉学院勤工俭学这种生活方式。


 

努恩说:“与世隔绝的独立让我们远离物质世界的浮躁和喧嚣,我们当下的教育体制将最有才华的学生驱赶着去为贪婪的老板们碌碌工作,只为了一点可悲的工资......在深泉,我们并非完全摈弃商业世俗化,但鉴于这个社会已经太过浮躁,我们更希望培养人们对目标专注的态度、以及独立的品质,培育他们追逐更崇高理想的能力,并使之为人类服务。”


 

很多深泉学院的学生在功成名就,尤其是在学术上取得成就以后,自愿回到学院教书,领一份微薄的薪水。因为他们对这片荒野山谷有着特殊的感情,愿意看到更多热血聪明勤劳能干的年轻人踏着他们几十年前的足迹成长,就像是看着自己的昨天。


 

学员L.杰克森.内维尔回忆自己当年在深泉学院求学的经历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深泉是一种理念、乃至理想,而非单纯的一座校园。它旨在培养聪明而自由的年轻的灵魂们,而他们也愿意投身去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深泉学院在教学上采用真正的民主自治,接受各种挑战,以及忍受其他普通学校所不能忍受的困境,最终赋予它的学生最非凡的人格与智性上的成长。


 

深泉学院,就是那荒野上的一眼深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