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蒋同

农业企业家对目前经营现状的感悟,摘录:

“管理他们,处理事情不能象对待写字楼的白领,和制造企业也完全两样 。”

“在中国投资做农业,首先要学会怎么样管理中国的农民。”

“素质高点儿的农民都跑到工厂去了,我这里只要按规定来做,别人教十遍,我教三十遍。”

“中国农民种了几千年地,但真正会施肥的没几个。”

“农民遇到什么问题可以让政府出面给我施加压力,我的目标不能兑现,也可以通过政府。政府是重要的第三方,公正方、协调方。”

“正式创业后,他开始尝试“公司+农户”,这种方式曾在北方广泛使用,但通常并不持久,因为必须保证农民永远是赢家,公司要承担几乎全部风险。”

“穿着皮鞋下乡是搞不好农业的。”

 

我国农业生产模式经历了几次大变革:

中国农民组织模式历经几次大变革。第一次是1949年土地革命,中共依靠此释放农民活力,夺取执政权。1958年发动人民公社化运动,将土地又收回。1978年又由集中到分散,包产到户,农民活力再次释放,温饱问题解决,但是不能解决致富。80年代诞生“公司+合作社+基地”模式,农业开始大生产,涌现了一批农业产业化企业,比如山东的养殖业,种植业。

中国的农业生产模式已经陷入瓶颈:

这些年,中国的农产品接二连三的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冠生园”的陈年馅料二次使用,“三鹿” “蒙牛”的三氯氰胺,“金浩茶油”致癌物超标,茶行业的农残重金属超标,六合农业的速生鸡等等,一件又一件,此起彼伏。

根子上是“公司+合作社+基地”的组织模式问题多多,主要有以下两点:

1、产业链畸形,产业价值朝流通环节倾斜,比如种茶不如卖,养鸡不如卖鸡,农民收入很低,并不能根本解决致富问题,农民还是要依靠其他手段弥补家庭收入,致富。所以农民最求利益最大化而偷工减料,不会按照企业的标准生产产品,才会出现一桩又一桩的食品安全问题。

2、农村传统的宗亲文化被毁坏,传统的氏族宗亲摧毁,伦理道德缺失,价值观混乱,朴实的情感越来越淡只能靠血缘维系关系,血缘意外的情感和信任很难建立,拜金主义现实主义盛行,哪家收入高,哪家汽车好,哪家房子大,哪家在村里就有地位,受人尊敬。

与此同时,大量的农民因为农产品不能致富,要到城里打工, 价值观受到城市冲击,夫妻两地长期分居,父母与子女长期分居,诞生很多的社会问题,像临时夫妻,淳朴的农村离婚率高居不下,还有子女教育问题等等农民不能致富,不能幸福,产品质量一定不能保证,产业一定做不大,不仅会给地方经济拖后腿,还会成为造成社会问题。 “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模式瓶颈日渐凸显。以茶产业为例:整个产业约2000亿,8000万茶农和上游生产者分得600亿,下游分享1400亿,种茶不如卖茶,畸形的产业链,产业价值朝流通环节倾斜(如图1)。

\

政府、企业、农户三者的和谐关系是区域农产业发展的基本: 区域农产业发展,包括三层,层层递进。第一层是产品战略,具体为农产品品牌塑造、营销突破,实现产品的市场溢价和繁荣;第二层为产业战略:构建合理的产业链条,整合产业链上优质资源,通过龙头企业,引领产业发展。第三层面是区域经济战略,通过主导农产业,带动关联性产业发展,实现相关产业配套,实现产业链各环节参与者共同富裕。

以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的茶产业打造为例:

\

产品战略:湄潭县几届政府班子在政策执行上保持连续性,持续推动,成功在全国打响“湄潭翠芽”公共品牌的知名度。

产业战略:湄潭县制定科学的政策,培育了三家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茶企,企业按照市场的规律,可以高效的嫁接政策支持,推动优化湄潭县茶产业链条的各环节资源的合理布局,实现产业迅速发展,使“湄潭翠芽”更具有全国影响力,市场份额更大,用市场业绩反哺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的参与者,实现“湄潭翠芽”产业链条上全体农民共同致富,实践“藏富于民”、“让农民有尊严的生活”的国家理想。

区域经济战略:以茶为资源平台,打造中国茶海之心,休闲度假,茶旅结合,成为周边重庆、遵义、贵阳休闲度假的目的地,通过第一产业的茶带动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

和君的“幸福茶农”农民组织的实践摸索:

和君蒋同团队在大别山区、蒙顶山区、武陵山区、云南红河州等区域,与企业、政府一起探索农民组织模式的创新,从“价值分配、生产管理、文化建设”三个层面展开工作:

1、价值分配,就是跟着我干的,收入比跟别人高。农民收入不高,追求利益最大化,一定偷工减料,投机取巧。企业通过品牌建设和营销拓展,获得产品溢价,将溢价的一部分合理的反哺农民,提交农民积极性。像云南红河州千山生物,灯盏花农民一亩可达上万元,远远高于烟草和粮食。蒙顶山的跃华茶业的茶农,亩产达5000多,也高于同地区其他茶农。

2、生产管理,先小范围的实践有效果的管理办法,然后通过培训辅导,扩大范围,让更多的农民学习掌握,好的经验和办法再宣传推广,这些年,积累了“高产户,高效户,诚信户”;“订点供应,订品种,订几量,补贴一半”;“两高一低”等不错的经验,还有农业物联网的建设、农产品电子商务建设等等…3、文化建设,以村为单位,推进乡村文化建设,端正价值观,这项工作刚开始,方法尚处在摸索中。比如,在某村捐资设立“好媳妇奖”“好儿子奖”。

我们的理想是:通过我们的思想和方法论,若干年后,能在全国数个名优产茶区建设成多个特色农产品村、镇、县,与当地农头企业一起组织分散的农民,农民按照企业的标准生产出优质的产品,企业通过市场将优质产品卖出溢价反哺农民。企业不仅扮演经济角色,还要成为农民的文化导师,这个组织里的农民,拥有传统端正的价值观,邻里友好、婆媳和睦、诚信戒欺。在这个组织中,农民不仅致富,还能幸福的生活。企业与农民既是经济关系,也是家庭关系,这样的茶农叫幸福茶农。

\

雅安蒙顶山的跃华茶业,在蒋同团队的辅导下,动员和组织农民的墙壁广告

\

蒋同团队在做农民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