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书玲

当我们能够正心诚意地投入工作,真正爱上工作,我们一定会在工作中得到真正的、珍贵的价值。不仅获得成就感、别人发自内心的敬重,更重要的是珍贵的情意、自我疑惑的解答、自身生命的救赎和人格的升华,从这个意义上讲,劳动是对劳动者最大的滋养。

前几天跟几个商学院的学生聊天,说起职业选择的事儿。想来我之于工作,不像外人看来那样简单,是我一直专注坚持到现在。事实上,多年的经历和喜怒哀乐蕴含其中,太多鲜活的内容远远超出了简单二字的定义。我和咨询这个工作一直在真切地、深度地互动,直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们在过程中都不曾放弃,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总归最终并没有切断,或许,这就是我跟这个职业之间的缘。

大学的时候,因为偶然的一次暑期打工,开始接触咨询工作,因为过程中相对而言更认真、更负责,于是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毕业的时候,因为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因为没有时间和资源让自己再去学一样或许更感兴趣的工作技能,也因为没有更多的选择,于是继续从事了咨询工作。很长一段时间里,咨询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工作,一个我完全谈不上喜欢、却误打误撞开始的一个职业。工作中尽量做好,只是为了工作之余不用加班,为了对得起给与我工作的人的信任。除此之外,似乎再无其他牵连。不带任何情感的认真,从外人客户看来,我是职业的;但在我心里,这种职业化的同时也是分离的、界限明显的。那段时间,我与工作之间,似乎就是这样“相敬如宾、互不干扰”的关系。

慢慢地,有段时间,心里甚至开始出现些许的怨念,就像很多年轻的生命一样,总想要去尝试对自己而言新奇的东西,似乎在那个时候,打破一起的束缚,尝试所有的不同,才是勇敢的,生命才是丰富的。唯独不会留意到身边已有的存在,甚至这样已有的、熟悉的存在会让人感觉到一种束缚。因为生活的现实导致不得不做熟悉的工作,与此同时让自己没有机会去做更多的尝试。遗憾、不甘心和被迫感交织在一起,自然少不了矛盾和纠结。

再后来,因为时不时地听到做其他职业同学朋友的描述,也因为自己开始有了更多的选择,自己心里的矛盾和纠结也变得更加强烈。要不要换一个不用出差的工作?要不要进入实业?要不要去外企?要不要去个快速成长的民营企业?要不要做研究当老师?要不要干脆换个跟管理完全不相关的职业?……。

为什么一直在纠结却最终并没有放弃呢?一开始是因为导师的一句话:你希望工作几年后,别人因为你的能力而认可你呢?还是因为你所在的公司品牌而承认你呢?于是,我放弃了因为公司品牌、因为短期的收入而改变我的职业。再后来,应该是因为模模糊糊中不断出现的成就感。虽然我并不确定什么职业更适合自己,虽然总有去尝试其他工作的冲动,虽然偶尔也会迁怒咨询工作对自己尝试其他职业的束缚,但似乎咨询这个工作,对自己而言并没有那么的可恶。一方面,尽管经常出差、经常面临客户复杂问题的挑战,自己始终并没有觉得那么辛苦和困难,反而因为帮到了客户而受到了尊重和感激。另一方面,工作了几年,虽然从没有刻意,却也积累了不少机缘,结交了不少让自己深受启发和温暖的朋友。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机缘,让我慢慢对这个职业的认识发生着根本性的改变。我才发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原来一直亲身经历的,恰恰也是最适合的。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出差,客户公司在哪里,我们大多时间的工作地点往往就在哪里。南北东西,有大城市,也有二三线的小城市,有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很可能一辈子都很难谋面。而我们对一个城市的认识,对一个城市里人群生存轨迹和文化氛围的感知,如果没有一段时间深度的相处,而只是旅游式的走马观花,往往很难建立真正的感觉。想起许知远的《祖国的陌生人》,作为知识分子,我们习惯了主动或是被动吸收周围的信息,习惯了对国家、对社会、对政治、对经济、对中国人这样的话题做出评论,发表点评,而当我们不经意间脱口而出地去评论我们的祖国时,我们对她究竟又有多深的了解呢?也许只有当我们深度地了解、深度地融入之后,才有可能真正发出有建设性的声音,而不仅仅只是片面认知的过度张扬和负面情绪的随意宣泄。

咨询的魅力,除去工作本身以外,也许恰恰就在于此。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有机会到不同的地方,或者繁华的、或者偏远的,我们一年之中会跟上百人沟通,不同职位级别的、不同年龄段的、不同职业方向的……,我们会感受到每个人不同的人生轨迹和生命状态,了解到不同的人群相处的模式和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冲突、矛盾、无奈、纠缠……。当我们带着一种悲悯的心态试图去化解这些问题,试图去成就一个人群的努力和成就时,又仿佛看到了一面面的镜子,照回到我们自己的生活里,开始想明白我们在自己生活中的困扰,开始解开我们自己心里的许多结,开始对我们作为一个平凡的人的个体建立觉察。开始惊喜地发现,帮助别人的过程原来是在帮助自己。

“学术并非都是绷着脸讲大道理,研究也不限于泡图书馆。有这样一种学术研究,研究者对一个地方、一群人感兴趣,怀着浪漫的想象跑到那里生活,在与人亲密接触的过程中获得他们生活的故事,最后又回到自己原先的日常生活,开始有条有理地叙述那里的所见所闻--很遗憾,人类学的这种研究路径在中国还是很冷清。”这是高丙中教授的一段话,也是对社会学科“学术写生”式研究方法的描述。总觉得这样的研究很浪漫、很让人着迷。当我们的工作与人相关,那就不可避免地需要深陷到人群中,才有可能获得真正的洞见,才有可能捕捉到智慧在刹那间的灵光一现。那一刻,一定是惊喜的,那样的惊喜足以慰藉所有长久的疑惑和平凡的等待。

研究的目的有时候也许并不在于结果的获得,而在于研究过程和路径的探索,就像咨询工作,更大的意义也许不在于结果那一刻的成就感,也在于过程中,我们和人群在互动和磨合中的努力、坚持、拥抱与温暖。回想这么些年的工作,具体项目细节因为时间原因,很少记得清楚,过程中交的朋友、沉淀的情谊却鲜活地、长久地留在了生命里。

原来,当初我阴差阳错的选择了咨询这份工作,过程中虽然有过疏离、有过犹豫却并没有放弃。也许正因为如此,工作给了我更多,不仅仅是生活的经济基础,更重要的是研究兴趣的满足、成长的机缘、终生的友谊、被发自内心感谢和尊重时的成就感,以及情意的温暖。

2005年有幸参与三环化工企业文化项目组,总结三环文化价值观是“天道酬勤和天道酬请”,关于天道酬情的解释,我是过了几年后听到吕董讲起时才恍然大悟,才真正理解。无论我们从事什么工作,当我们能够正心诚意地投入工作,对工作不是“不劳而获”的投机心理,不是对抗、不是利用,而是真正爱上工作,在工作中随时有一种忘我的投入,我们一定会在工作中得到真正的、珍贵的价值。不仅获得成就感、别人发自内心的敬重,更重要的是珍贵的情意、自我疑惑的解答、自身生命的救赎和人格的升华,从这个意义上讲,劳动是对劳动者最大的滋养。

这个道理看似平凡却很容易被许多人忽略。自从学校毕业进入社会后,我们每天有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工作的情境中,其实我们生命中最多的时间是在跟工作相处。如果我们把这样一个终日与我们相伴的存在,仅仅看作是一个工具或是手段,又或者是对抗的、厌恶的、忽略的态度,那么,其实我们会很可惜地浪费了大部分原本应该幸福的光阴。

把工作当做生活的重要组成,而不是为了实现生活某个外在目标的手段,放弃对抗,试着去热爱。带着负责任的心态,投入到工作中,感受那种忘我的融入,也许就会发现,工作的过程就是生活寻求意义的过程,它会带来许多的机缘,让我们不断地被启明和被温暖。

情义无价慰平生,对待工作,或许我们也需要,懂得用情,懂得感恩。

李书玲,和君集团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