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王昱

一、大觉醒时代的到来我认为这个时代太好了,我们碰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代——大觉醒时代。

为什么称为大觉醒时代呢?

首先是政治的觉醒。我们看到这几年在政治上面有个议题,叫做大革命,像王岐山推荐的《旧制度与大改革》这本书,里面很多东西我们都能看到、能感受到。中纪委公开一个网站,可以通过这个网站举报,所以说技术对世界、对政治结构的影响很少有像这个时代这么透明,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会那么短。

虽然我们感受到有压抑、有不舒服的地方,但是过十年二十年,再倒回来看,很多东西都是在往乐观方向在走。所以在政治觉醒方面上,不管是高居庙堂之上的官府,还是身处基层的普通民众,都能有所感受。

第二是社会的觉醒。前段时间,有一部电影叫《小时代》,投资两千万却收获了6亿左右的票房。《小时代》的观众平均年龄是20。5岁,而它之前的电影《致青春》的观众平均年龄是22岁,一部片子平均年龄降了两岁,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意味着20-25岁的人,基本上是92、93年出生的人,这群人已经在我们的消费领域占据话语权。他们给票房投的票,影响着未来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东西。

这个世界并不客观,是被设计出来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我们这个时代会有大量的东西让你越来越不舒服,因为你不喜欢。但无论喜欢不喜欢,郭敬明们已经占据了话语权,这个话语权的占据就代表着社会潮流的变化。比如媒体这块,60、70左右在做领导,80做记者、中层,90后做记者,媒体选择着这个世界的议题,虽然60、70还主宰着这个主题,但我们必须要接受80、90后已经粉墨登场的现实。我们就身处这么个时代,社会的潮流随时都在变化。

再者《小时代》这部片子,不论喜欢不喜欢,却无疑是个有效的调查样本。光看票房就能感知时代潮流的变化,所以做生意的话还是要去看看电影,市场上已经有人给你做免费的调查,这个市场调查很准确,是大数据,主要看我们能不能好好分析。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此前票房好的影片都占领了北上广深这些消费能力强的地方,但小时代在北上广深的票房却不高,从中可以推测,可能80、90在二线城市生意潜力非常大。

此外,据调查《小时代》和iphone的用户重叠大约60%,也就是说看《小时代》的人里面六成的人有iphone手机,同时《小时代》里所出现的品牌以及它的契合度都帮我们做了一个市场调查。郭敬明把它定义为小时代,用意很深。以前是宏大叙事时代,一说就是英雄,现在整个社会环境已经慢慢脱离了这个主题,进入了一个以个人为中心,同时各种个性、多种主张并存的时代。比如读书会,我们就是自己组织,我们并不是大众读书会。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换另外一群人可能不喜欢,说明我们个性分化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让我们张扬个性的成本降低很多。以前你要找一个跟你有个性相同的人,可能还在全国范围内找笔友,成本很高。而如今,找个论坛吼一声就很多人跟帖,想旅游想暴走马上就有人顶了。

我作为一个60后,觉得自己越活越年轻。上大学的时候,思想观念和现在相比简直是个老头。我认识的很多老人,已经60、70了,自己搞一辆金杯车改造成房车,从东北开车到海南。这个时代,就有这样的个性可以张扬,这在20年前可能不敢想象。网上有个非常着名的视频,叫做“有些事你今天不做,可能就再也不会做了”,就是有两个人拦车从北京去柏林,真的就成功了,很有意思。所以整个社会逐步在觉醒,每个人自己的爱好、偏好,不再为别人活着,很多遗憾的有假期就找共同爱好的朋友去做,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层出不穷,这个社会在进步。

第三是我们整个社会物质都在觉醒。现在整个地球,有人计算每天有万亿吨级的物理世界被逐步感知。我们以前用GPS,现在通过移动地图,就很容易感知自己的物理世界。物联网带来了极大的力量,我们的定位系统会产生革命性的变化。以前一道桥梁,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塌,现在感应器装上去之后我们就知道它的身体状况是怎么样。我们以前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未来可能通过很低的成本就能获知,变得非常便利。不要以为只有人和人之间有联通,实际上我们存在的整个物理世界也不断地被唤醒,所以说技术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还有一个技术层面的转变。7月份的时候,软银孙正义有个演讲,说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2013年全球的电脑联网,手机、全球互联节点数相当于一个个人脑,这些都是联系起来的。孙正义判断在未来30年,我们会出现人工智能,因为全球的处理器的数量达到一定量级之后,会产生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

从《阿凡达》到《盗梦空间》到《环太平洋》,全部都是全脑,美国人的想象绝不是空穴来风的。2013年美国两大计划,一是3D打印,一个是全脑革命。全脑革命相当于美国第三次类似于曼哈顿计划的大工程(第一是曼哈顿计划,第二是基因组计划,第三是全脑革命),要彻底研究清楚全脑是怎么工作的。未来这样的电影会越来越多,美国已经进去了一个我称之为“脑联”的时代,阿凡达讲的就是一个落后的文明,因为联系在一起而打败了高级文明。

我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失控》,凯文.凯利写的。他在1994年左右已经对现在的社会组织形态已经有一个预测和认识。另外也推荐大家看一个视频,马化腾和凯文.凯利的对话。马化腾被我们称之为产品皇帝,他邀请到凯文.凯利的时候,评论他为未来皇帝。如果做企业的话,原有的对控制的理念在未来要放弃掉,要让企业处于控制与失控之间,这是一个新的理念。

我们再看雷军的小米,3年时间创造了100亿美元、相当于600亿人民币的市值,成为仅次于联想的设备制造商。雷军是怎么做到的?他打破了原有铺渠道的做法,他属于失控状态,把米粉组织了起来。微信也是马化腾控制不了的,微信和微博上的内容是用户自主制造出来的,同时互相娱乐,所以在这点上,我们可以看到失控与控制之间有一个辩证的关系。

回归到太极,如果说控制与失控是黑白的关系,我们做企业也是控制与失控之间的关系。

整个技术革命对人类带来一个失控与控制的逻辑关系,这个世界不是人能控制的了的,因为控制者不知道人们在做什么。在这点上,我们的技术也进入了一个不可逆转的状态,如孙正义说,我们人类已经被人工智能所控制,不可逆转。也许几百年之后会看到电影里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的斗争。

我们这个时代能观察到的,是一个处于觉醒的状态,一定要意识到这点,非常重要。不要迷信原有的组织,有这样一句话:柯达、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很多公司已经奔着火葬场去了,即使它很强大又能怎样?雷军做的小米很小,但累积了巨大的影响,这个时代给了人张扬个性,发挥才华的机会,只要我们想就有可能。所以我认为这个时代的背景是这样的。

二、大觉醒时代下的企业战略选择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现实有很多纠结的问题。

刚才讲的大觉醒时代下有那么多的机会,为什么到我的业务下就没有这么多机会呢?这就是个很痛苦的问题,也是我们下面要讲的企业战略选择的主题。

大觉醒时代下的企业战略是什么?这个问题啊,每个人都值得深思。这个时代变化太快,有哪些东西能够做对的我们可能看不清,但不应该做的我们是清楚的。

第一,如果你现在在做,你竞争对手也在做,这就不是大觉醒时代最好的选择;同样,竞争对手在做的,行业告诉你要做的,也不是大觉醒时代的好选择。

第二,在这个时代下,我们要抓住一点就是跨界。在这个时代,要学会跨界。比如,微信打垮运营商,谁能拯救运营商?前几天有个现象,很有意思,招行马蔚华在下来之前说了一段话,他认为以脸谱网(facebook)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形态,将影响到未来银行的生存。没几天后就出现了余额宝,余额宝就相当于清朝武昌起义的那一枪,对传统银行业造成了巨大的震撼和颠覆。我们每个人都有信用卡,有一个惯用账户,每个家庭都有一些活期存款,全中国全部活期存款加起来是不得了的数字,但放在银行基本是零利息状态。而银行给我们每一个企业家,且不说能不能贷到歀,如果能贷到,要付的利息是不止6%,利差7-8%就是银行的丰厚利润。

另一方面,余额宝给的活期利息相当银行的十几二十倍,现在支付宝和我们以及所有的银行都有关联,为什么我们要把钱放在银行而不放在支付宝呢?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银行为什么不能做呢?余额宝和天宏基金合作,为什么能够做呢?这背后就是技术的力量在起作用。这力量对余额宝来说,他资金的投出并不决定于他资金最大量的时候是多少,而是最少量的时候是多少,他能拿出来进行委托基金管理的资金量。假设余额宝的账户里头最大量有5个亿,最少2个亿的话,理论上他最少拿出2个亿以内来进行委托基金管理。如果拿出多于2个亿就支付不出来了,这个头寸管理有问题,是有支付危机的。我们要知道,11月11日以前有这个节日吗?没有。我怎么知道11月11日这天我的余额宝账户有多少呢?这就是大数据,我们经常听说大数据,这就是大数据最好的应用。

余额宝被淘宝掌握了,淘宝非常清楚它一天的金额,可以做头寸的管理和预估,这是银行所不具备的。所以在投资的管理上,我们几个门户网站具有巨大的优势。淘宝在做阿里金融的牌照时,银监会批准后,银行业的人都很恐怖,以为淘宝开始开银行了,阿里金融根本不开银行,直接开仓抢粮,所以这个才是我们这个时代商业模式的变化。所以我们称之为OTT模式(Over The Top),直接越顶,这是新时代的新玩法。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要直接越顶,就要研究一个问题,就是跨界。跨界者从来不专业,专业在转换的年代就是包袱,越专业包袱越大。这就如马车时代和汽车工业时代的转变一样,汽车从来不是原来的马车厂制造的。

第三,我们这个时代一定要研究自组织。谁掌握了自组织,谁就掌握了B2C的未来。未来的B2C根本就不是渠道的王权,不是资源主导,而是自组织。现有的人群,我们能够靠这种组织进行聚拢,不像原来那么难了。比如中国好声音就是自组织,导师制,选手选导师就是自选择、自组织,粉丝和粉丝在一起很欢乐,这就创造了幸福,就是自组织的力量。消费者用脚投票,不同的气质就决定了大家分类而聚,所以谁掌握了自组织,谁就掌握了未来的商业的未来。

如果不做B2C,做B2B,就要服务某个厂商,这时候你就要关注,你是跟着诺基亚还是苹果。作为一个设备生产商,跟着诺基亚和跟着苹果是不一样的,你要看看你的下游厂商是否已经具备看清未来的素质,具有自组织的能力。如果他看不清,就看行业内有没有人进行自组织,哪怕再小也要去巴结他,你要成为他的供应商,因为有一天他会变得大得不得了。

自组织的力量是非常大的,美国从建国到现在就是各种自组织,各种爱好,各种群体。这个自组织在中国目前按社会阶层的划分,未来,占据自组织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占据自组织的成本还很低,像现在搞一个读书会,大家会很感兴趣,但如果南宁有100个自组织读书会,我们就会厌烦,每天参加各种读书会后,都大同小异,那么我们会选择一个高水平的读书会。现在的读书会可能有几期做的不错,有几期内容一般,但我们都能忍受,如果南宁有100个读书会后再这样,我们就不能忍受就会散了。所以首先我们要迅速组织,其次在自组织里面,我们要研究,要持续改进,今天有的不代表明天有,今天没有的不代表明天没有。我们既然占有了这块品牌,大家就要珍惜这块品牌,读书会的品牌只要运作得好,会远远超乎想象。

我们的人际关系发生很大的变化,从互联网时代开始,让大家受到非常大的刺激,以前看新闻主要就是新闻联播,后来有了QQ,微博,微信……这些东西都在改变我们的世界。现在陈坤的微信公众账号面向粉丝服务收费了,最高168元/人的年费,还有另外几档收费标准。粗算一下,他一年下来可以获得上千万的收入。

第四,商业模式要盈利,现在羊毛出在狗身上。比如腾讯QQ,我们没有付费,但是腾讯这家公司收入非常好。淘宝也是,淘宝没有向淘宝店主收钱,但又有收益。为什么呢?羊毛出在狗身上。在研究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要是能做到羊毛出在狗身上,至少有一个点,你竞争手法比你的竞争对手水平要高。

国美当年风光无限时,也没有通过家电连锁赚多少钱,但是通过这个连锁的现金流做地产,收益颇多,就是这个道理,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

再如中国好声音,大家都在看,有几个人买过汪峰、阿妹、那英等的唱片? 没有,但是他们所有的活动都是以唱歌带来盈利,这就是羊毛出在狗身上的特点。

我们这个大觉醒时代转折点,产生了很多好机会,这个机会我们要占领。普遍的特点,我们要研究。这是斗智的时代,不是斗体力的时代。孙子兵法里说上兵伐谋,真正会打仗的人在谋略上,这是未来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

三、面向企业未来转型的问与答

Q:书友   A:王昱

Q1 :书友来自商务印书馆,提问书业被互联网的冲击,我们如何借助现代的技术和商业模式,让百年企业能重新焕发青春,书业更进一步?

A1:图书实际上是个深媒体,图书有自己的特点,图书的产品能够沉淀出我们这个时代文明的很多东西,或者文化、技术在以图书作为载体呈现。

平面媒体最先受到互联和移动互联的冲击。微博和微信是断句,会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致使人们的注意力在不断地转移,碎片化。现在人们阅读的碎片化程度高于过去任何年代,已经很少有人会一天两天把书看完。加上我们的屏幕太多了,媒介接触的渠道和信息接收的路径都变得多元化,所以图书市场受冲击是很正常。

这个产业未来会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但它不会消失,那就是因为深媒体的“深”。人类对于知识的渴求是分层次的。看书少不代表信息量少,信息量增加了,到一定程度后就会沉淀出更精华和智慧的东西,就会成书。那还是得沉下心来。一定程度上,我认为很多出版社会有问题,商务印书馆,如果能把原有的精神秉承下来,那问题应该不大。包括中华书局和三联都是很受人尊敬的。

再说羊毛出在狗身上,商业模式要重构。我认为教材应该免费,在战略上,教材就是一个平台,如果变成免费平台就相当于免费QQ,衍生出很多东西。赚教材的钱没多大意义,要做周边的产品,做成商业生态,盈利性很好。穷孩子也许不买周边产品,但富孩子会去消费。群体大了就有可能。

商务印书馆要研究自己的战略,像刚才说的,羊毛出在狗身上。在书籍这个媒体上,这些年没出现太多好东西。KK的《失控》这本书专业人士5年都没翻译出来,后来通过众包,自组织以互联网的方式发动民间专业翻译,两个月就翻译完了,还高于专家水平。美剧的字幕组就是自组织,我们没有为此掏钱,他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还是羊毛出在狗身上。

Q2:互联网时代,对金融行业的冲击,传统机构改如何应对?

A2:互联网对金融行业的冲击,我认为机遇大于挑战。原有的银行的整个商业模式面临很大的挑战。前几天易方达基金的老总还跟我聊天,说起余额宝事件之后对基金的影响。原来卖基金主要通过银行,但银行要了一半的利润,因为渠道单一。但现在发生变化了,大家都在争取四大互联网的运营商,腾讯、淘宝、百度、阿里。为什么要争取?因为渠道在变化。天弘基金原来的开户数量是20万的量级,现在是400万的量级。

现在银行利率市场化,存贷业务会发生变化。中间业务,表外业务也会有麻烦,所以基金业的看法是,被银行欺负了这么多年,现在可以看他们的笑话。银行有问题,我们可以去分一杯羹。一头大象死了,肉会被分掉,这属于变化中的平衡。

不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我们是否率先使用,这是最现实的,可以使我们抢占先机,商业模式更突出,更具传播性。

还有是自组织,把客户资源真正抓在手里。在此我要提出问题,如果是B2C,你跟客户走得近吗?知道你的客户在哪里?真正抓住他们了吗?

也许有一天,别人就会利用你的大数据实现“羊毛出在狗身上”。客户还有大量的服务还未被满足,你就会成为业务的接口。QQ为什么要争取接口?马化腾为什么说微信为他未来赢得了一张入场券?这就是接口问题。淘宝和小米也是接口问题。你现在的业务未来会不会成为接口是值得思考的。

金融最后就是一个时空转化器,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银行掌握了接口,保险掌握了接口,但未来是谁,现在还不知道。一次营销的难度成本高,但是可惜你没有二次营销跟进,但二次营销成本低,所以浪费了很多资源。

Q3:作为一家自有品牌的涂料生产商该怎么对接互联网?

A3:建材和涂料是个大行业,中国整个建筑工程数量非常多,这取决于你想做什么,在哪个环节做?你的诉求是什么?我建议从“大诉求小市场”来做,大诉求是环保。大觉醒时代下有很多个性化的需求,在中国十多亿人口的城市化进程中,能找到一个垂直化的方向和市场就能挖掘巨大的市场空间。可以小范围更精准的人群市场,利润高低是其次,但要把人群做到位,从利润率角度来说,不是最好,但人群抓住了,细分,垂直,未来的空间会更大。

做涂料的,大部分都是在品牌和功能上下工夫。你不可能自己再去做一个功能,倒是可以从情感上入手。所有的品牌最后都不是功能,LV是功能吗?不是,人类有虚荣心,所以在这里头,人类底层的情感需求,再加上垂直,和自组织……我并不建议把旧渠道丢掉,如果加入新渠道的开拓,你就掌握了未来。

Q4:作为一名潜水爱好者、准潜水教练,打算打造广西第一个潜水中心。这是一个新兴的服务行业,有明显的优劣势。对于这种新型行业如何更好地规避风险和不可预见性?如何实现运营服务的差异化?

A4:首先我觉得这个市场应该很大,但是确实如你所说,这个市场没有开发出来之前不像传统产业可以做判断。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判断是,第一,可能有一些点上,我们可以按照咨询的做法,分析人均收入达到多少、休闲多样化的时候,潜水会成为其中一项,其中的比例是可以计算的。这个是可以判断的,从而可以研究市场份额,估算市场容量,进行策略性的投资运作。如果有了体量就有了市场节奏。第二个是策略的安排,要培育市场。第三个是资源禀赋的问题,像我们这个地方,有没有这样的市场资源?

杜莎夫人蜡像馆大家都知道吧,它就做得非常好。我觉得一个有品位的人能把事情做得很有品,恶俗的人就会把事情做得很恶俗。

这些问题的答案最终都关乎精神层面,像奥林匹克玩的就是体育精神。如果利益要高,还是需要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做根本支撑。

Q5:在新闻传媒方面,我们要做微营销,纸媒有什么出路?

A5: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纸媒都会有一个大的影响力,会更立体,有更深层次的分工。像王菲和李亚鹏离婚的事件,纸媒是不可能第一时间发布的,但是纸媒可以做深度解读,要具备这样的能力。可惜我们现在的意识形态和管理水平跟不上,这才是问题。

凯撒的归凯撒,人民的归人民。快媒体的肯定不是纸媒的,深媒体这块,纸媒是有作为空间的,可惜我们内容作得不够好,如果足够好,怎么会没市场?人类终归会有更深层次的需求,有文化受教育越多需求越大。这个快媒体是难以决定的,而是深媒体要做的。深度解读如果能做得到,一个时代沉淀下来,就变成出版了。纸媒跟快媒体抢速度,是缘木求鱼,但如果把深度做好,只要有足够的受众,你就是接口。

电影业也一样。互联网的冲击一度让人们觉得电影(院线)将死。但现在看来,结合互联网宣传工具和手段,未来电影会更加蓬勃发展,这就是业务模式的变革。我们看大片,在家庭影院享受跟影院IMAX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是体验问题,但在各个行业都做得很模糊。如果体验够好,体验够深,只要稍微好一点都能脱颖而出,因为世界是平的。

纸媒的未来一定能找出空间,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这个问题会自上而下或者自下而上倒逼出来一条出路。

王昱,和君集团副总裁,高级合伙人,本文根据作者在南宁读书会上的演讲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