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郭宏智

经济的基本前提假设是资源约束。现在很多普通民众的吃穿住行都成了难题。人民不得不象蚂蚁一样辛勤的劳作,去挣,去争,去抢。通俗的说是狼多肉少,社会的分配规则就不得不是丛林法则,生存竞争,什么道德良序,什么四书五经,都丢到一边去了,权力分配需要抢、工作职位需要抢,钱需要抢,上个幼儿园需要抢,上个地铁也需要抢,潜规则,坑蒙拐骗,贪官、暴民,群魔乱舞,什么都出来了,结果是儿童为了抢个起跑线失去了童年,不幸福,白领们为了抢个业绩过劳死,不幸福,咨询师们为了拿业务低价中标然加班加点,不幸福,官员们为了升迁权力理想良心丧尽,各怀鬼胎,也不幸福,翘脚效应,中国社会进入集体不幸福的时代。

这一切概源于资源约束,资源困境是中国社会和中国经济的基本问题,左右社会走向,左右世界格局,中国跟美国、日本的问题本质上是资源问题。中国将始终面临能源资源问题、土地资源问题、粮食资源问题、水资源问题,下一步还会有空气资源问题,这就是中国的基本图景,一片天下熙熙的景象,在结构主义角度看来一切都是自然、必然的。假如真有一个上帝存在,此情此景,上帝一定也会厌倦的,普天之下,俯视众生,虫豸一样的生存,多么没有意义,没有高贵,没有尊严,没有价值,没有美,存在,虚无、无用的一堆热情、内分泌。所以尼采说上帝死了,一切价值都需要重估;所以荷尔德林说上帝隐了,一切意义皆被遮蔽。 

中国经济顺风顺水30年,没有大的波折,我认为这是违反直觉和常识的。目前,推动经济快速发展的各种能量(我们叫它生命原力)已经基本释放完毕。因为经济体年轻、因为体量动能大,遇到的小沟小坎也硬闯过来了,但是到了今天,这种原始势能正在耗尽,国家治理结构也就是政治体制的问题、腐败的问题、中观上的产业升级问题、微观上的第一代企业家逐步开始退出江湖,中国经济的发动机正在哑火。我们总是迷信的认为,中国经济不会步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陷井,我们不会遇到泡沫经济、滞涨经济、中等收入陷阱。我想说,我们今后碰到的问题可能会更严重,如果不能很好的解决,中国经济和社会将越来越多的出现摩擦、冲突甚至灾难。

依靠着成本低、产业转移而诞生的大量中国企业将面临考验,成批的倒闭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没有竞争力,没有存在价值。中国经济经历痛苦是必然的,恐怕要经历一次泡沫破裂的清洗,新经济才能浴火重生。不过中国有战略纵深,这是中国企业的最大优势,可以缓冲,可以疗伤,使自己真正强大起来。

如何能真正强大?现在的中国人开始有点富有了,如何在世俗生活中建构起意义来就成为一个迫切的问题,意义何来?如何从价值的废墟中重建价值?如果中国和中国的企业不能够建构起自己的价值,中国的崛起就是瘸腿的,短暂的。今天,中国的企业家需要回归,重建中国式的商业文明,从儒家、从孟子、从阳明的内圣外王、从晋商、从张之洞,找出我们的精神传承。只有这样,中国的企业,才能找到真正的自信。

所以我认为,咨询行业今后的一个核心主题是:如何帮助企业成为真正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真正强大的企业。咨询需要真功夫了,玩花活玩俗套子没用。

这是一个商业时代,美国曾经黄金过,日本也曾经黄金过,中国80年代黄金过,那是理想照耀的年代,随后社会转入商业大潮,征战杀伐,巧取豪夺,英雄辈出,光宗耀祖,出人头地,群星闪耀,真脏真乱真精彩。商业就是娱乐业。和君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也是观察者,没有人比我们具有更好的角度了,所以和君可以把中国的商业故事变成电影、电视剧,来描绘这个商业时代,《中国合伙人》开了先河,但是只有故事没有悟识,必须要有理解的深度,有自己的理念,有和君哲学,有多重变奏。现在是跨界竞争的时代了,咨询公司也可以是一家文化传媒公司。

郭宏智,和君集团事业部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