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天气,最美不过的是这江南缠缠绵绵的雨季。漫山遍野的新绿在微风的轻拂下,泛着跌宕起伏的波涛,仿佛是一弯洁净的海水,来回拍打着承载它的大地。七彩的花儿,装点成一只只形色各样的小船,在这绿色的海洋里泛舟航行,徜徉着的快乐美丽。

天空中常常飘着蒙蒙的雨滴,而却听不见任何一丝雨落的声音,只看见那轻盈的一滴落在新发的绿叶红花上,便使得这天然的绿和红显得那么的娇嫩欲泣。细雨缠缠绵绵的不肯离去,整个大地都被润湿,而被湿润的水气滞留在山间,遇着了清冷的空气,便蒸腾起薄如蝉翼的雨雾来。这萦绕着翠绿山色的雨雾,像是一层轻薄的灰白色面纱,遮盖了山色的谲奇,却也给这原本的美丽风景增添了几分神秘。远远望去,白色的雨雾飘荡起伏着,墨绿的山峦若隐若现,倒也像是神话中的蓬莱仙境。

天开神秀的无双胜景里,不知埋藏着多少才子佳人的纠葛缠绵。千百年来,也不知这块神秘的土地创造了多少惊世传奇。

徽州人便世世代代生活在这样的人间仙境中。

用今天人的眼光来看,能够居住在这样天造的美景中,是羡慕也得不来的福气。可是上溯到千百年前,这里的人们却无暇眷恋这里的美丽。农业文明高度发达的中国古代社会,似乎从来看重的都只有那些能够养育自己的良田耕地。但是看似广袤的徽州大地,拥有的却只是在崇山峻岭中可怜的一点点盆地,而美丽的山色里却难以种植金灿灿的稻米。

勤劳的古徽州人在河湖经过的狭小平地细心开垦着每一寸田地,但每年的收获却也只能勉强糊口而已,“衣食无忧”都成了一种奢求。

假如世世代代的徽州人真的就只是过着这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那便永远也不会创造出惊艳后世、纷繁锦绣的地方文明。古徽州人从来都没有向命运屈服,因为他们骨子里拥有的不仅仅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还流淌着锐利进取的沸腾血液。人们不甘于一辈子埋没在深山老林中去开垦贫瘠的立锥土地,他们要追求富裕,追求幸福的生活。于是纷纷立志外出闯荡,或是读书、或是营商、或是其他行当,总之是要走出大山。而最终的事实是,不服输的徽州人在他们从事的各个行业里都创造辉煌。

熟知历史的人都知道,徽商曾经在明清两代称雄全国长达四百年,这已然是不朽的传奇。直到如今,那段辉煌的往事也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沉淀而化作历史的过眼烟云。当你来到徽州大地,来到徽商巨贾们留下的豪宅华府里,你便依旧能够感受到这里的深厚气息。

徽州的古建筑透露出的是一种秀外慧中的美。也许是因为徽州商人们从来不喜欢显露自己的财富,于是我们看见的豪宅也大抵都是“青砖黛瓦马头墙”这样的整齐划一的外表。而这朴素中透露出来的却是一种别样的威严和华丽。各不相同的室内的布局与装饰,却又直接彰显着主人的富足和品味。雕栏画栋的巧夺天工,玉石金器的陈设,亭台楼阁的雅致,花鸟鱼虫的点缀,无不投射出富商们娴雅的生活情趣。而富丽堂皇的室内,却怎么也不会让你感觉一丝充满金银气息浓妆艳抹的俗气。这不仅仅是因为徽州商人喜欢风雅之物,而最重要的是徽商们骨子里流露出的文化气息。

中国古代的重农抑商和崇尚读书的观念在古徽州也留下很深的烙印。可偏偏是天运不祚,耕地在徽州太少也太珍贵了,以至于“早耕晚读”的生活逐渐变成了一种幸福的理想。

徽州有句流传久远的歌谣这样唱到:“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不屈不挠的徽州人没有选择怨天尤人,他们懂得如果一味的守旧便意味着一辈子的贫困潦倒。于是他们笃信“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这样的格言,不顾当时社会舆论的鄙夷,走出大山,开拓商路,默默的耕耘这条发家致富摆脱贫困的唯一出路。

徽州古人们在崇山峻岭、断崖峭壁间披霜露斩荆棘,不畏死伤之艰险,以开尺寸之路。而此羊肠小道,上通苏杭,下抵闽粤,在祖祖辈辈的苦心经营下,最终达到往来商贾逐渐络绎不绝,贸易遂日趋发达空前局面,成为徽商发迹的黄金商路。后世人赞誉说,这是徽州人独有的一种“徽骆驼”精神创造的成功。“不服输、不怕苦”是这种精神里面最重要的部分。徽商成功的背后,蕴含着的血泪心酸也许只有真正了解这块土地的人才能够知道。

从某种意义上说,徽州人是被迫经商的,而他们骨子里始终向往着的却是读书人的生活。从古至今,这块神奇古老的土地可谓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皖省历史上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都出自这块风水宝地,其中不乏朱熹、戴震、胡适之类的学者大儒。

自宋代以来,历朝徽州府的状元及第比比皆是,以致世人称颂道“东南邹鲁”,“状元故里”,总总美誉,名噪一时。想比与富甲天下的豪迈财气,徽商们跟看重的却是“天子门生”的光宗耀祖。即便是在徽商显赫的明清两代,读书人取得的成功让纵使是家财万贯的巨商大股们也艳羡不已。

在封建社会里,“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社会风气,是无论用多少钱也转换不来的深刻印记。徽州商人们崇尚文化书理,他们不会仅仅满足于在商界的驰骋逍遥,“读书”也是他们一直长期坚持的东西。徽商们常常是手不释卷,亦商亦儒,工于书画,俨然文人人雅士。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富起来的商人们在故里兴资办学,崇文重道,推己及人,使得徽州大地文风盛行。这也就是徽州商人和文人一直都是翘楚华夏的重要原因。

靠着勤奋和天资,徽州古人们在崇山峻岭里创造出了光辉灿烂的文明印记。时光荏苒,物是人非。今时不同往日,任何的显赫辉煌的过去也可能化作尘埃被历史的长河冲刷掩埋。走在这里,踏着青石板铺成的古路,寻访曲径通幽的小巷和历经沧桑的石桥和依旧矗立的溪边码头,这些古老的遗迹都在述说着这里厚重的历史沉积。也许每一块石头,每一条小巷,每一座石桥和码头,背后都会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千百年过去了,祖先们留下的这些东西却从来没有改变,人们依旧居住在祖先创造的环境里,只是增加了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村落伴着河流井然有序的排列着,村子里的每一样建筑依旧还是鳞栉次比。虽然现在已经不可能像古人那样生活,但是传统却从来没有被抛弃过。现在的徽州人依旧跟过去一样,尊师重道,勤奋坚韧。

崇山峻岭的阻隔,也使得徽州保留了完整的古代气息。没有繁华都市的热闹喧嚣,只留下淡雅恬静的自然风韵。在这里,天人合一的哲学态度长久流传着,保证了人和自然的琴瑟和谐。

生活在其中,我们宛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身处在中国国画里的乡村中,就和那笔尖留下的写意墨水一样,徜徉自由,无拘无束。我们逐渐明白,为什么会有无数的文人墨客不惜笔墨,赞美徽州的美丽,这份美丽也不仅仅是天造地设的风景,还有住在这美景里的人。于是我们也不难理解,明代大戏剧家汤显祖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