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产业代表的身份,开展“产+某”结合在全社会范围内调动资源向你靠拢

产融结合:银行、信托、产业基金、政策性银行(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政府贴息贷款、银团合作、世行亚行IMF贷款、债券、股票、篮子贷款等。

产政结合:与国家和地方政策、区域发展计划、行业协会等互动。比如参与制定行业标准,在国家和地方的政策和发展计划推行的过程中扮演积极的、主动的角色。

产学结合:利用大学的品牌、人才与专业力量,委托课题、技术攻关、设奖学金、招聘整班培养人才、建博士后流动站、开展基础理论研究等。例如华为跟北邮的合作。华为到北邮、中科大,招聘了整个通信专业班级的学生。招聘这么多是为什么?华为把所有通信专业的人才招过去,那么竞争对手就招不到人了。然后让招来的人做科研、培训,培养两三年,不符合的人就淘汰掉。以后这些人再去其他公司的时候,肯定会多花30%的工资把他们招进去。这样华为的人才永远比竞争对手的好,而且薪酬成本比他们的低。

产地结合:以产业园、创业孵化园、产业集群、工业园、科技园等计划圈地、上项目、聚人才、拉动资源靠拢。

产信结合:推动行业管理信息化、业务信息化和自动化,加深行业认识、提升行业影响力。

产媒结合:办行业媒体,积极参与行业权威媒体、峰会和排名,广结行业人脉、提升业界地位。

产研结合:与本行业的全球权威研究机构合作,如引进技术、转化技术、委托技术攻关、专利交易等。

产智结合:利用优秀咨询公司、专业机构、智囊机构的视野、知识和信息,持续学习、保持思想活力。

产社结合:社会责任、企业文化、公益营销、NGO互动、公关、公众形象、品牌提升等。

产产结合:纵向的产产结合为行业一体化或供应链联盟,横向的产产结合为产业生态化或产业联盟。

这些“产某结合”在中国有很大的空间,一个能干的企业家可以做到左右逢源,但很多企业家没有这种观念,结果是他的整个经营局面非常局促,打不开。

各个产业、各个企业的处境不同,所以“产某”结合的对象和方式也不同,需要因产制宜、因企制宜、因地制宜、因政制宜、因人制宜。

在此过程中,你最有力量、最有份量的身份是“代表产业”,你的卖点是“产业”,而不是“企业”。离开了产业,万事免谈。

抓住了“产业”这个阿基米德支点,你就可能撬动地球的资源。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和资源,都开始为你而转动。倘若驾驭得当,则企业有望走向高举高打、大开大合、呼风唤雨、左右逢源的发展局面。

福田汽车,在其成长历史上,曾有段时间提出一个口号,实际上也就是福田公司的战略 “百家企业造福田”。福田汽车原来是山东的一个县里面做农用器材、做犁耙的农机厂。后来转型做农用车,再转型做轻卡,再到现在做汽车。在它的发展历史上有一个五年计划一直信奉的一句话就是 “百家企业造福田”。所以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你的布局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想要企业走向高举高打、大开大合、呼风唤雨、左右逢源的发展局面,你就要抓住产业这个阿基米德支点,利用全社会的资源来撬动地球围绕着你转,否则你的公司就会做得很小气。如果资源基础不够的话,你的企业就经不起风雨,一旦行业不景气、市场打不开的时候,企业就有可能陷入困境,就有可能打不开局面。所以在这整个过程里面,什么是灵魂?什么是关键?是产业思维、产业理想、产业使命、产业逻辑、产业号召力。当然这有个前提,驾驭要得当。如果驾驭不当呢?那么很可能你会自食其果。众所周知,托普软件就是败在这个上面。南京雨润,曾经也是个很好的企业,现在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状况,他们出的问题也是出在产某结合上。因此同样的一把剑,就看你怎么舞。不会舞的人就会自伤,会舞的人就可以伤人,然后更厉害的人连剑都不需要就可以让人信服。所以这里有个很重要的前提:倘若驾驭得当。

想一想:你企业的经营局面很局促、很小气(所谓的“打不开局面”),是否在“产某结合”上没做好?假如你的竞争对手先这样发力了,你的竞争处境将会怎样恶化?中国这个时代,就是个逐鹿中原的时代。中国现在这个时代就是美国当年的镀金时代,就是当年洛克菲德追寻摩根的时代。这个时代空间也就剩下20年时间,20年之后谁想这样做,都不再有空间。
 

下期预告:

以历史性远见看到中外产业竞争态势的大趋势沿着人口结构的变迁轨迹寻找产业机会、规避行业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