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的郊外多小山。其中最有名的有九座,这九山,或奇或险,或陡或缓,高低不一,大小各异,远远望去,云蒸霞蔚,烟笼雾罩,若隐若现,如梦如幻。由于气候,环境,建筑等诸多要素的时过境迁,现今于千佛山北望,可以直接看到的山峰只有三座。“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的雄奇佳境,已和流光一起步入历史,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千古绝唱。
 
老兔寒蟾泣天色, 去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 鸾佩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 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 一泓海水杯中泻。

这是李贺二十岁时作的一首游仙诗,内容写的是诗人梦中看到的天宫奇景。放眼整个唐代来说,这首诗的总体水平只能说是一般。可尾联中的一句“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却让全诗的意境陡然提升。诗人从天宫遥望巍巍齐州,就像是缥缈不定得九点烟尘;而浩浩东海,也不过是杯中倾泄的一泓海水。这种雄浑苍茫的浪漫气魄,早已随着唐王朝的灰飞烟灭,成了千年绝响。但也正是因了这声惊动古今的千年绝响,在登临齐烟九点坊时,我们才有了一腔俯视洪荒的豪迈!

齐烟九点坊位于千佛山的半腰处,是座古朴轩昂的二柱一楼式建筑。之所以名之为齐烟九点坊,是因为从此处向北遥望,可以看到错落其间的九座山峰。这九山,或奇或险,或陡或缓,高低不一,大小各异。又其远远望去,云蒸霞蔚,烟笼雾罩,若隐若现,如梦如幻。故而借用诗人李贺之名句“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谓之“齐烟九点坊”。

而至于九点山名所指,古今又各有不同。比较确信的一种说法是指千佛山周遭由东向西的卧牛山,华不注山,凤凰山,标山,鹊山,匡山,北马鞍山,药山,栗山等九座孤立的山峦。

卧牛山又叫九里山,一种流传很广的说法是卧牛山的名字缘其形似卧牛。不过,这似乎与史典的记载有些出入。根据当年在山下发现的一块墓志可知,牛山极有可能是当地方言流山的讹传。是也好,非也罢,总之历史需要出入,我们也喜爱讹传。作为一座蜚声遐迩的名山大川,卧牛山不仅自然景致风光旖旎,且人文历史源远流长。山的向阳一面蜿蜒环绕着澄江似练的小清河,河岸边顾盼生姿的是起舞翩翩的依依杨柳,柳荫下盈然生机的为漫山遍野的浓浓秋色。又因其地势险要,山川秀美,昔日这里是宗教理想的建筑选址。现存山涧的仍留有大量的庙观遗迹。残垣断壁,是很容易引人生发幽古之思的。临别之际,再回头多看上一眼吧。出于整修山体的缘故,一部分山峦需停开修补,而另一部分则要不可避免的彻底铲平,卧牛山即在后者之列。因此,每一眼,都可能是最后一眼。

华不住山的山名,源于《诗经•小雅•常棣》的诗句“常(棠)棣之华,鄂不”,意指峰峦突兀的华不注山如花跗那样,注入水中。其有案可究的确凿记录可追溯至春秋时齐晋之间的“鞍之战”。正如历史上的所有战争,这场不义之战同样没有胜负之别。“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不管当时的战争发动者有着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今看去,其都不过是历史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噱头。华不住山又名华山,或作花山,其形似一朵将开还闭的水中莲花,故而引来多方名士吟诗作赋予以盛赞。元人王晖说:齐州山水天下无,乐源之峻华峰孤;明人陆丛桂曰:邀峰积翠点明湖,片片芙蓉入画图。当然,对其描述最是详尽的当属魏人郦道元。其于《水经注》一书中写道:单椒秀泽,不连丘陵以自高;虎牙桀立,孤峰特拔以刺天。青崖翠发,望同点黛。

鹊山与华山中隔黄河,遥遥相望,如同分列左右的两颗明珠。鹊山不同于华山的尖峭陡峻,其山无主峰,远如翠屏,松柏滴翠,怪石嶙峋。两山一尖一圆的灵巧设计,也让自然造物的鬼斧神工发挥的淋漓尽致。古时,鹊山之下是一片汪洋的广袤湖泊。每至夏秋之交,乌鹊便翔集山巅,鸟鸣清晨之音,不绝如缕。又其山坳中古有砖砌矮墙,内藏传说中扁鹊炼丹炉灶,岚烟隐没,绿茵摇动,清风徐徐,荷叶田田,奇景盛情,美不胜收。山下原有钟鼓二岩,以石击之,浑厚低沉的袅袅钟罄便会响穷崇山峻岭,不觉间让人肃然起敬。这声音,已经响了多少年,还要再响多少年?无涯的时间与之相比,究竟谁更略胜一筹?其实,洪荒在问题之前,已经给出了答案。时间仍在流逝,而钟鼓二石却早已不知去向。可想而知,于之后的亿万斯年里,失去了对手的时间,该会有多么的寂寞。

标山山名的来由很有意思。据元人张养浩在其《标山记》一文中记载:盖土人以旁无他山,惟此若标可望,故以名之。这是说,当地人看山的左右再没有什么可以参照的旁物,而恰巧此山又孤立湖泊,像是测量水深的标尺,所以就干脆为它起了一个这样简洁明了而又得体大方的名字。相对其它山体来说,,标山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资本。山坡平整似路,山体层叠如铺,山巅开阔舒坦平缓易攀。大约也正是因为它的平缓易攀适合居住,才引得元时的大散文家张养浩在山下建了座“云庄”,安逸舒适的于此隐居了下来。后来,山上又陆续地建起了道观庙宇。如今,这些在当时坚若磐石的建筑都一起走进了历史的记忆。唯有那两座建于清初的钟鼓石楼,还在述说着昔日的幽静。

与标山相邻坐落的凤凰山,古时也叫标山,张养浩在《标山记》中就明确的写道:绰然亭西三里有双山,曰‘标,清人亦有同样的记录。与标山比称,凤凰山更没有什么可供玩味的遗闻迭事。唯一可向人称道的便是元泰定元年(约1324年3月)的时候,张养浩偕同自己的友人来到山上的洞中,浅吟低酌,吟风弄月了一番。看来堂堂一座矗立天地的山峦,是非要有了雅客的惠顾,才能换得今人的亲睐。凤凰山虽山名听来朗朗上口,,但在古时其上植株稀少,山势盘陀,几近蛮荒之地,实在与一般的山体无甚区别。如今山体业已全面绿化,山上又新建亭台楼阁,石碣碑刻。然而,观瞻着眼前的斑驳胜境,我们不时也会心生疑惑:繁华是否就意味着古雅?或者说,古雅是否就必须繁华?

匡山之名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高深莫测。初次耳闻,任谁都不免要问上一句:匡山该是座怎样的山?其实,也没有什么古奥晦涩的。“匡”字不过是“筐”字的谐音。因其山体形若箕筐,又筐字不太雅观,故才取其谐音,是为匡山。由此可见,故弄玄虚之辈未必就是经天纬地之才。抛开山名的舞文弄墨不说,匡山本身是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人文景致的。重峦叠嶂的地理走向为寺院道观的大量建设,创造了可能。加之回环的山势,盘旋的幽径,空灵的云烟,因而很久以来,这里都是宗教建筑首选的山址。能够吸引宗教的山体,没有理由吸引不来爱山如命的文人雅士。果然,就在寺院的后面,有座诗仙李白读书堂。既然来了,我们就不会像历史学家那样,非要考证其的真伪性的。因为李白的牌位赫然地供在堂内,姑且算是李白就在里面吧。

马鞍山位于城北,因其山形宛若马鞍而得名。又城南亦有一马鞍山,故作北马鞍山,加以区别。然而,这种区别而今看来,实在有些多此一举。因为无论是从人文历史的厚浅对照,还是由自然景观的优劣作比,这一座马鞍山都完全有理由独享山名的专利。此山的山巅与别处的最大不同在于其上不是直插霄汉的尖顶,或平滑起伏的缓坡,而是一反常例的出现了两座连在一起的圆形山头。其一大一小连绵起伏,既显得俊秀灵巧,又透着一股豪迈奔放的秉然大气,故而古人谓之日月轮山,着实叫出了意境,叫出了魂灵。自然,一座山真正能名垂青史还要看后天的造化。关于这一方面,马鞍山总是显得卓尔不群。它的山上不建楼阁,不修庙观,只淡淡地刻着一行小篆:古鞍之战战场遗址。而这,就足以鹤立鸡群。

药山北依黄河,南对马鞍山,是传说中神医扁鹊采集圣药阳气石之地。依山傍水的天然地势,既造就了药山超逸绝伦的湖光山色,也使得这里盛产各式各样的名贵药材药山地势险峻,山石嶙峋,顶部九峰并列,盘根错节,争奇斗艳,状若碧莲,故名曰:九顶莲花山。山上庙宇森立,祠堂杂陈,时至今日依然是人们参禅拜佛的净土圣地。有关药山的起源,还有这一段扑朔迷离的神话传说。相传当年二郎神条儿山追赶太阳至此歇息。不曾想放下的二山在此生根发芽且日渐增长。(就连二郎神鞋中倒出的土屑,也化作了栗山马鞍二山,这也是为什么八点之中独此二山为土质之由)太上老君恐其穿破天庭,故撒仙药以止其增势,因而才有了现在的药山。

相比以上七山,栗山只能说是普通的可以。事实上,它不仅普通的可以,且小得可怜。任何一座像样的建筑立在上面,都会显得岌岌可危。所以,那山上现存的唯一一座真武庙观,就显得格外珍贵。庙观建的倒还可以,建筑者并没有因为选址的瑕疵而有丝毫的懈怠。相反的是,其规划的相当认真。坐北朝南的大殿,庄严古朴的偏殿,高大壮观的院墙,连庙观内必须要栽植的松柏花草以及要临摹的石碣碑刻,都做得如此像模像样。可以想见,这必是位虔诚的宗教信徒。他全然不顾世俗的眼光,一心只想着坚守内在的信仰。他守着最小的栗山,却参破着世间至极的真理。“远观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只有深山才能藏下古寺,只有碧溪才能锁住少林。我想,这就是渺如沧海一粒的栗山,所要告知我们的哲言吧。

由于气候,环境,建筑等诸多要素的时过境迁,现今于坊内北望,可以直接看到的山峰只有三座,分别是鹊山,药山以及华不注山。“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的雄奇佳境,已和流光一起步入历史,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千古绝唱。“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而今再度登坊回首北望,面对着无限的时空与短暂的生命,我们不禁发问:连这看似亘古如一的磐石,都终有一天会消匿的无影无踪,那人世间究竟还有什么才能称之以永恒?
 
本文作者不详,文章地址http://www。rongshuxia。com/book/short/bookid-5186788-page-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