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夏忠群

1966年,证严上人在东台湾的花莲一隅创立慈济功德会,最初由三十位家庭主妇每天省下五角钱,投入竹筒里,六位同修弟子,每人每天增产一双婴儿鞋,以克己、克勤、克俭、克难的精神济助贫困,拔苦予乐。慈济的志业,由慈善而医疗、教育、人文;从偏远的花莲开展至全球五大洲,已有四十七个国家设有分支会或联络处,迄今援助超过七十一个国家地区,拥有200万志工。有人问证严上人,这么大的组织怎么管理?她几乎总是轻描淡写地给出类似这样的回答:“我没有任何管理,只是常常告诉大家要自我管理。”

 
不久前,和君集团合伙人与所服务的企业总裁班学员共同赴台湾考察,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活动是考察台湾的慈济基金会,努力通过证严法师的实践探索组织成功的秘诀。引发考察的基本事实是,作为一介贫尼,证严法师并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也不会行医治病,也不会从事建筑设计,也不会运营电视媒体,也不会……但她和她在原本有些偏僻的家乡创建和管理的慈济功德会,却能在宗教和慈善等众多领域开疆拓土;她甚至足不出户、亦不远行,却能启迪万众、奉献大爱进而完成影响全球的救世济民的宏基伟业。
 
正所谓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在我看来,在促成证严法师成功的诸多秘诀中,没有一个是不曾被组织管理学家所发现并且被反复倡导过的;而识别、相信并且真心重视草根的力量,有效避免专制式的自上而下的控制、干预和束缚,则是其中最为重要、最为根本、也是最为基础性的,这也正是主流科班的管理学家们最为强调和极力倡导的。
 
证严法师1937年出生于台中,因父亲早逝、母亲多病,悟人生之无常而出家;1966年,她在花莲山上清修,偶然在地上看到一摊血,得知一个难产的山地妇人因交不起保证金而被医院拒于门外,遂发下宏愿,要通过建造医院等救苦救难;显而易见,促成法师伟大事业的最初力量,正是这种发乎于和草根“同病相怜、同忧相救”的恻隐之心。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所体现的是至纯的真、无私的善和朴素的美,是一种“回归本源大道”式的、可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的普世而强大的精神力量,其渊源固然在于少数精英,但更在于无处不在、数以万计的草根。在不同时代或不同领域,与草根这个词汇在本质上相同的还有草民、庶民、人民、群众、百姓、个人、蚁族、弱势群体等。孤立地看,每一个草根个体的力量几乎都是微不足道的,恰似时下所谓的“微力”;但如果组织的领导人能够真心重视这种微力并且运用类似生而平等、人无贵贱等先进理念和相关机制将这种微力有效而持续地组合起来,就能比自恃强大的精英成就一番更加伟大而辉煌的事业。
 
证严法师及其信徒最初的作法,是由四名弟子和两位老人家,每人每天加工增产一双四元的婴儿鞋,一天增加二十四元,一个月平均多七百二十元,而三十位信徒,则是在不影响生活的情形下,每天节省五毛菜钱作为急难的救助金;最苦的时候,她们只能靠打毛线赚钱;没有菜只有吃野菜,下雨天无法拔野菜只能吃咸豆腐。慈善不是富人的专利,穷人也有资格做、也有能力做;证严法师坚信,只要同心协力,“集合五百人就是一尊千手千眼观世音!”这就是她们坚定的理念。
 
在考察过程中,我们发现,在证严法师的长期而广泛的宗教和慈善等领域的领导实践中,贯穿始终的就是这种虽然朴素但却非常普世的理念。体现在管理之中,就是随着组织的扩大,慈济总部发展遍布全球各地的各类机构时依然理性地高度重视草根的力量,避免所有不必要的审批、检查、控制、干预和束缚等。每当有人向证严法师探求组织成功的秘诀时,她几乎总是轻描淡写地给出类似这样的、其实也不可能是别样的回答:“我没有任何管理,只是常常告诉大家要自我管理。”
 
事实上,在去台湾考察之前,通过公开渠道,我们已经普遍知道,由于已经实质性地推进现代意义上的民主,也就是说名至实归地导入了类似证严法师重视草根的理念和机制,台湾不仅在政治文明方面取得了重大进步,由此解放的草根力量也直接促成了科技、经济、文化等领域的长足发展。在为期九天的环岛实地考察和体验过程中,在与各界人士沟通和交流的过程中,我更加切实地感同身受。事实上,证严法师的事业也正是得益于此。
 
真诚地重视草根是组织成功的秘诀,其内在的前提假设和理性逻辑包括多重维度:人无贵贱、机会均等、尊重契约、自我雇佣以及充分授权、组织扁平、基层自治、民主决策、生物性自控、理性而有效地控制管理幅度,等等。在实践层面,这种所谓的秘诀已经得到了人类社会实践的反复证明,在发达国家的商业领域,因此成功的企业已经不计其数,即使在中国,也已经涌现了阿里巴巴、新东方、海底捞、胖东来、顺丰等可以初现端倪地在不同程度上证明这种管理秘诀的优秀企业。面对知识经济、创意经济的滚滚红尘,在当前金融危机的巨大困局之下,理性认知重视草根这一管理秘诀并且努力身体力行,对于任何企业来说,其意义都既现实又深远并且非常重大的。
 
夏忠群,和君集团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