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姜海川

五百年前意大利各城邦由于地中海贸易而日趋富裕,佛罗伦萨有这样一个家族—美第奇家族,祖上本是托斯卡纳的农民,后来靠药材生意发家,再后来转而经营银行业,逐渐积累下可观的财富。如何运用这些财富?美第奇家族的继承人对此有着独到的共识,而这一家族共识,不仅使美第奇家族成为近代欧洲第一豪族,绵延鼎盛达四百年之久,而且竟然把欧洲从落后黑暗的中世纪引领出来,最终完成文艺复兴,走向现代性的康庄大道。那么,这个神奇的共识究竟是什么呢?!


一般富裕的族群大多先从物质享受入手--香车宝马,美酒豪庭,不一而足。美第奇家族的继承人则有着卓尔不群的偏好:普遍对文化有着特殊的热爱!他们不惜巨资,延请名师,创设人文沙龙,为其子弟传讲诗歌、哲学、美学、艺术等人文经典,甚至捐出自己的华贵宅邸,创建“柏拉图学园”,做人文探讨之用。一时间,柏拉图学园群贤毕至,伟大的思想与精神的富足交相辉映。

美第奇们不仅创造条件让自己的后代沉浸在伟大人文思想的熏陶之中,还赞助他人的孩子与自己的孩子一起接受人文启蒙。一次,酷爱人文的洛伦佐.美第奇在散步时,发现路边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正在练习雕塑,其作品惟妙惟肖,洛伦佐.美第奇爱才心切,赞助这个小孩进入柏拉图学园,这个普通家庭的孩童和美第奇的孩子们一起长大,一起接受最好的人文教育,他就是米开朗基罗——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受到美第奇家族赞助的何止米开朗基罗一人,波提切利、布鲁内莱斯基、达芬奇、拉斐尔、伽利略……这些伟大的名字如果罗列下去,真可谓长篇累牍,不胜枚举,正是由于美第奇家族特殊的偏好和慷慨,才在黑暗的中世纪点亮一盏微弱的人文烛火,并手手相传,从萤豆之微渐燃成光华万丈,汇作文艺复兴、思想启蒙的浩荡潮流,并最终启蒙了工业革命。

受美第奇赞助的孩子们日后都成长为光耀千秋的巨匠,那么美第奇自己的孩子又何去何从了呢?他们在人类历史的时空中闪烁着异常绚烂的光芒。凭借着同样深湛的人文素养,美第奇家的男孩们在上层社会的交际中如鱼得水,备受青睐,最终当选罗马教皇,而且不止一位:利奥十世、克莱芒七世、利奥十一世,这些伟大名字的主人不仅把天主教世界庞大的财税经营利益委托给美第奇银行,还把文艺复兴之火从佛罗伦萨燃向罗马。与这些伟大的文艺复兴时期的美第奇教皇相比,美第奇家的女孩们没有丝毫的逊色,甚至更胜一筹。由于美第奇家族在金融、政治上的卓越地位,尤其在文化上的无与伦比的优势,美第奇家的女儿成为欧洲王室热烈追捧和联姻的对象。1533年,法国国王亨利二世迎娶凯萨琳.美第奇,她为当时还处在“粗鄙”状态的法国宫廷撰写了《生活的绝妙论说》一书,并把美第奇家族的优雅生活带入法国:她教会了法国人使用刀叉,调制香水,品尝冰激凌,烹饪美食……。1600年,法国国王亨利四世再次迎娶美第奇家的女孩——玛丽.美第奇,她就是后来把法国文艺复兴推向巅峰的太阳王路易十四的祖母。可以毫不夸张地这样说:美第奇家的男孩走到哪里,女孩嫁到哪里,文艺复兴的火种就燃向哪里!

美第奇家族对文化大业的孜孜以求,有效地把货币资本转化为文化资本,把终归有限的货币硬力量转化为无所不在的文化软力量,不但推动自己家族长盛不衰达四百年之久,更推动了意大利、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文艺复兴和思想启蒙,从根本上改变了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

这一切都始于一个家族对“富裕起来以后向何处去”的伟大共识:文化!还是文化!这一伟大共识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家族,也不仅仅是某一个民族,而是整个世界!事实上,只有让货币基于人类百千年积淀而成的伟大文化的台基之上,货币才具备了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化腐朽为神奇的伟大力量。

随着时日推移,财富本身的推动力和拓殖力呈边际效用递减之势,而文化的创造力和凝聚力则呈边际效用递增之势,财富要想传承,避免耗散,说到底,必须依托文化共识来抵消甚至逆转其迅速衰减的颓势,进而营造出全新的格局,锻造出新锐的人才,依凭其宏阔的人文“大视野”,开创承上启下的“大事业”,因此,资本传承的动力学,与其说是一场财富的接力赛,不如说是一场文化共识的接力赛。

不能想象:没有圣母花大教堂、维纳斯的诞生、大卫雕像的佛罗伦萨;没有圣彼得大教堂、西斯廷天顶画、许愿泉的罗马……这一切都和一个源起于托斯卡纳农民家的文化共识有关,如果没有这一共识,也许世间又多了一个倏忽兴亡的暴发户,而人类将永失达芬奇、伽利略们推动的科学革命以及香水、时装、美食盈动的曼妙巴黎……

姜海川,文化学者,牛津大学特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