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了解了基本功重要之后,所要做的事就是踏实而持续的练习。

昨天本来打算照旧练拳,傍晚突然看到有人转让京剧《贵妃醉酒》门票。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剧目。而且是梅兰芳的弟子张春秋,一个81岁高龄的老人主演。一动心就买了下来。19:00开演,张春秋的弟子们先清唱了几段,这就好像练拳时大家先来个松柔操。接着正戏开演。起初,几个龙套上来铺叙一下剧情。接着,锣鼓响,清板一停,一道声线就从舞台后冲出来。观众热烈鼓掌。我却感到张先生的亮嗓有点底气不足,后来她自己解释说今天嗓子不舒服,于是释然。

剧情展开。张先生的扮相雍容华贵,虽然年事已高,做起轻移,开扇,颦笑的动作还是行云流水一般。我一边看一边担心,老太太要不小心闪了腰可怎办?提心吊胆的看下去,直到她下场才松了口气。

老太太演不动下半场,因为那时会有贵妃叼酒杯扭腰后仰的高难度动作。这时候她的弟子接替她来表演。不愧是得过梅花奖的演员,念唱做的基本功底蕴十足。我完全融入到情节里,直到贵妃下场才回过神。

后来,张老上台来答谢观众,并讲了一些心里话。她说自己学京剧50多年,每天都要练习体会,还是觉得离师傅梅兰芳的境界有距离。所谓艺无止境就是这个道理。这时候不禁就想起了太极拳。

在一些初学者看来,太极拳不过是松柔操,正功和套路的合体。每天的练习单调乏味,总希望自己至少能向电视片里那样尽快打得行云流水一样。于是要求快点把拳路教完,没事的时候自己全部施展下来满足一下快感。殊不知这落入了“魔障”。

拿学打乒乓球做例子。据我所知,少体校里专业练球的小朋友头一年根本没有资格上球台。他每天要做的就是拿着拍子对着镜子练挥拍动作。一天几百几千次挥下来,胳膊酸疼不说,那种无聊郁闷的心情任谁也不好受。挥拍练好了,教练才会让他学发球,学推挡等等基本功。之后,才是对练,专项技能的发展。没有起初的对镜练习,就不会有邓亚萍刘国梁,就只会多了一个现在大学里对着一些菜鸟球手指手画脚的所谓“专门”练过的。

对镜挥拍之于乒乓球,正如吊嗓下腰之于京剧,又如松柔操之于太极拳。对一棵树来说,根子深根子正才能长得牢。脱离了松柔操这个基本前提,立刻去练习套路,几年后,只会多了一个不懂太极而口口声声说自己懂的“老人拳”手。

了解了基本功重要之后,所要做的事就是踏实而持续的练习。要象张春秋老太太那样每天不间断的练个几十年。

还有一点要说明:每天坚持练习了,并不一定能让你超凡脱俗,成为太极宗师。张老太在京剧上造诣了几十年,也仍旧没有超越梅兰芳。功利心比较重的人不禁会问:那我学来做什么?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等同于:既然人都要死,那活着做什么?

答案就是:太极拳不是目的,学习太极拳就是学习一种生活作风,选择了太极拳就是选择一种坚韧不拔、自尊自信、宽和坦然、表里如一的生活态度。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该走的到时必走,想留的一定会留。留下来的便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