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真正的气度,不在于接待了多少大国显贵,而在于收纳了多少飘零智者。一座城市的真正高贵,不在于集中了多少生死对手,而在于让这些对手不再成为对手,甚至成了朋友。这样的城市古今中外都屈指可数,在我看来,唐代的长安应该名列第一。怀想长安,梦回大唐。 

文/余秋雨

 

  一 

  在雷电交加的黄昏,看到天边的一道闪电,孩子们就捂住了耳朵。果然,过了不大的一会儿,雷声传来了。

  由此知道,光的速度比声音的速度快。

  光是有速度的,这已经成为现代科学的常识。由此出发,人们产生了一个大胆设想:人类有可能重新看到过去历史上发生过的任何图像。

  这是因为,无论是哪一次沙场烟尘,还是千里旱涝,尽管早已过去,却仍然以光波的形式在绵绵不绝地向远处散发。我们如果能有一种器械,超越光速拦截在半道上,那么,一切远逝的图像都有可能被逮个正着。

  也就是说,“远逝’’并不是消失。我们只要走得比它更远,就能“逝者如斯,历历在目”。

  科学家的这个设想曾让我兴奋不已。那时我还年轻,在农场劳动,每天靠着最不着边际的幻想来摆脱身陷的困苦。有一次在夜雨的泥泞中我大声告诉伙伴,总有一天,不必通过考古,我们就能看到黄帝和炎帝之间是怎么开战的,老子出关究竟到了什么地方,还有,焚烧阿房宫的那把火到底烧了多久。我当时还不知道,有没有那把火很值得怀疑,因为阿房宫很可能根本就没有建起来。

  身边一位泥水淋漓的同学说,他还想看一看赤壁之战的那场火。

  我由于受到我的老师《中国说书史》的作者陈汝衡先生的影响,认为《三国演义》只是几个说书人口中的故事,无关历史轻重,便说那场火不重要,不值得去看。那位同学不太服气,嘟哝了一声:“苏东坡还说强虏灰飞烟灭呢。”

  我说:“为了苏东坡,那就让你去看一眼吧!”

  我们的口气,就像转眼就可以看到。

  这事说起来也已经几十年了,现在大家已经知道,科学的发展没有那么快。至少我们这一代,不可能追过光速来回视历史图像了。但是,就在这“绝对不可能”中,想象还在延续。如果现在要问我最想看什么历史图像,我的答案已经与年轻时很不一样。管它哪场仗、哪把火呢,我最想看的是唐代。

  理由很简单——

  战火每代都有,景象大同小异,而且都惨不忍睹。但唐代,却空前绝后,是古今之间的唯一。在昏暗的历史天幕上,它是一大片闪电,不仅在当时照亮了千里万里,而且在过后还让人长久地怀念。

  但是,唐代地域不小,历时不短,怎么看得过来?我们还是不要太贪心,稍稍看一眼长安城的片断吧。

 

  二

  仅仅是长安城就已经很大。比之于古代世界最骄傲的城市,那个曾经辉耀着雄伟的石柱和角斗场的古罗马城,还大了差不多六倍。

  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我把目光移向西边,想亲自作一番比较,但是长安时代的罗马城,已暗淡无光。“北方蛮族”占领西罗马帝国的时间和情景,与鲜卑族占领中国北方的时间和情景,就非常相似,但结果却截然相反:罗马文明被蛮力毁损,中华文明被蛮力滋养。

  长安时代的罗马城已经蒙受了二百多年的贫困和污浊,从恺撒到安东尼的一切精彩故事早就消失在废墟之间。当长安城人口多达百万的时候,罗马的人口已不足五万。再看罗马周围的欧洲大地,当时也都弥漫着中世纪神学的阴郁。偶尔见到一簇簇光亮,那是宗教裁判所焚烧“异教徒”的火焰。

  再往东边看,曾经气魄雄伟的波斯帝国已在七世纪中叶被阿拉伯势力占领,印度也在差不多时间因戒日王的去世而陷于混乱。当时世界上比较像样的城市,除了长安之外还有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前者是联结东西方的枢纽,后者是阿拉伯帝国的中心,但与长安一比,也都小得多了。两个城市加在一起,还不到长安的一半。

  后代中国文人一想到长安,立即就陷入了那几个不知讲了多少遍的宫廷故事。直到今天还是这样,有大批重复的电视剧、舞台剧、小说为证。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如何歆羡龙御美人,而只是因为懒。历来通行的史书上说来说去就是这几个话题,大家也就跟着走了。

  以宫廷故事挤走市井实况,甚至挤走九州民生,这是中国“官本位”思维的最典型例证。其实,唐代之为唐代,长安之为长安,固然有很多粗线条的外部标志,而最细致、最内在的信号,在寻常巷陌的笑语中,在街道男女的衣褶里。遗憾的是,这些都缺少记载。

  缺少记载,不是没有记载。有一些不经意留下的片言只语,可以让我们突然想见唐代长安的一片风光,就像从一扇永远紧闭的木门中找到一丝缝隙,贴上脸去细看,也能窥得一角恍惚的园景。

  你看这儿就有一丝缝隙了。一位日本僧人,叫圆仁的,来长安研习佛法,在他写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有记,会昌三年,也就是公元八四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夜间,长安发生了火灾:

  夜三更,东市失火。烧东市曹门以西二十四行,四千四百余家。官私财物、金银绢药,总烧尽。

  这寥寥三十五个汉字,包含着不少信息。首先是地点很具体,即东市曹门以西,当然不是东市的全部。其次是商铺数量很具体,即仅仅是发生在东市曹门以西的这场火灾,就烧了二十四行的四千四百余家商铺。那么,东市一共有多少行呢?据说有二百二十行,如此推算,东市的商铺总数会有多少呢?实在惊人。

  既然是说到了东市,就会想到西市。与东市相比,西市更是集中了大量外国客商,比东市繁荣得多。那么,东市和西市在整个长安城中占据多大比例呢?不大。长安城占地一共八十多平方公里,东市、西市各占一平方公里而已,加在一起也只有整个长安城的四十分之一。但是,不管东市还是西市,一平方公里也实在不小了。各有一个井字形的街道格局,划分成九个商业区,万商云集,百业兴盛,肯定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的商业贸易中心。

  由此可知,日本僧人圆仁所记述的那场大火,虽然没有见诸唐代史籍,却照见了长安城的生态一角,让人有可能推想到人类九世纪最发达的文明实况。其意义,当然是远远超过了三国时期赤壁之战那场大火。赤壁之战那场大火能照见什么呢?与文明的进退、历史的步履、苍生的祸福、世界的坐标有什么关系?

  看来,我当初在农场对那位同学的劝阻还是对的。

  东市的大火是半夜三更烧起来的。中国的房舍以砖木结构为主,比罗马的大石结构更不经烧,到第二天,大概也就烧完了。按照当时长安的公私财力和管理能力,修复应该不慢。修复期间,各地客商全都集中到西市来了。

  西市一派异域情调,却又是长安的主调。饭店、酒肆很多,最吸引人的是“胡姬酒肆”,里边的服务员是美艳的中亚和西亚的姑娘。罗马的艺术,拜占庭风格的建筑,希腊的缠枝卷叶忍冬花纹饰,印度的杂技魔术,在街市间林林总总。

  波斯帝国的萨桑王朝被大食(即阿拉伯)灭亡后,很多波斯贵族和平民流落长安,而长安又聚集了大量的大食人。我不知道他们相见时是什么眼神,但长安不是战场,我在史料中也没有发现他们互相寻衅打斗的记载。

  相比之下,波斯人似乎更会做生意。他们在战场上是输家,在场上却是赢家。宝石、玛瑙、香料、药品,都是他们在经营。更让他们扬眉吐气的,是紧身的波斯服装风靡长安。汉人的传统服装比较宽大,此刻在长安的姑娘们身上,则已经是低胸、贴身的波斯款式。同时,她们还乐于穿男装上街。这些时髦服饰,还年年翻新。

  长安街头,多的是外国人。三万多名留学生,仅日本留学生就先后来过一万多名。外国留学生也能参加科举考试,例如仅仅在唐代晚期,得中科举的新罗(朝鲜)士子就有五十多名。科举制度实际上是文官选拔制度,因此这些外国士子也就获得了在中国担任官职的资格。他们确实也有不少留在中国做官。

  有一位波斯人被唐王朝派遣到东罗马帝国做大使,名叫“阿罗喊”。当代日本学者羽田亨认,“阿罗喊”就是Abraham,现在通译阿伯拉罕,犹太人里一个常见的名字。因此,极有可能是移居波斯的犹太人。

  为了这位阿罗喊,我曾亲自历险到伊朗西部一座不大的城市哈马丹(Hamadan),考察犹太人最早移居波斯的遗迹。我想,人家早就远离家乡做了唐朝的大使衔命远行了,我们还不该把他们祖先的远行史迹稍稍了解一点?

  总之,在长安,见到做官的各种“阿罗喊”,见到卖酒的各种胡姬,见到来自世界任何地方从事任何职业的人,都不奇怪。他们居留日久,都成了半个唐人,而唐人,则成了有中国血缘的世界人。

  长安向世界敞开自己,世界也就把长安当作了舞台。这两者之间,最关键的因素是主人的心态。

  唐代的长安绝不会盛气凌人地把异域民众的到来看成是一种归顺和慑服。恰恰相反,它是各方文明的虔诚崇拜者。它很明白,不是自己“宽容”了别的文明,而是自己离不开别的文明。离开了,就会索然无味、僵硬萎缩。因此,它由衷地学会了欣赏和追随。主人的这种态度,一切外来文明很快就敏感到了,因此更愿意以长安为家,落地生根。

  长安有一份充足的自信,不担心外来文明会把自己淹没。说得更准确一点,它对这个问题连想也没有想过。就像一个美丽的山谷,绝不会防范每天有成群的鸟雀、蝴蝶从山外飞来,也不会警惕陌生的野花、异草在随风摇曳。

  如果警惕了,防范了,它就不再美丽。

  因此,盛唐之盛,首先盛在精神;大唐之大,首先大在心态。

  平心而论,唐代的军队并不太强,在边界战争中打过很多败仗。

  唐代的疆域也不算太大,既比不过它以前的汉代,也比不过以后的元、明、清。因此,如果纯粹从军事、政治的角度来看,唐代有很多可指摘之处。但是,一代代中国人都深深地喜欢上了唐代,远比那些由于穷兵黩武、排外保守而显得强硬的时代更喜欢。这一事实证明,广大民众固然不愿意国家衰落,却也不欣赏那种失去美好精神心态的国力和军力。民众的“喜欢”,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幸福指数”,除了需要有安全上和经济上的基本保证外,又必须超越这些基本保证,谋求身心自由、个性权利、诗化生存。从这条思路,我们才能更深入地读解唐代。

  有的学者罗列唐代的一些弱点,证明人们喜欢它只是出于一种幻想。我觉得这种想法过于简单了。就像我们看人,一个处处强大、无懈可击的人,与一个快乐天真、却也常常闪失的人相比,哪个更可爱?

  在强大和可爱之间,文化更关注后者。

  例如,唐太宗陵墓“昭陵”的六骏浮雕,用六匹战马概括一个王朝诞生的历史,是一种令人敬仰的强大。但是,这些战马的脚步是有具体任务的。当这种任务已经明确,它们自己就进入了浮雕。于是,有另外一些马匹载着另外一些主人出现了。李白写道:

五陵年少金市东,
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
笑入胡姬酒肆中。

  对于这番景象,我想,唐太宗和他的战马都不会生气。

  几声苍老而欢乐的嘶鸣从远处的唐昭陵传来,五陵年少胯下的银鞍白马竖起了耳朵。一听,跑得更快了。

 

  三

  唐代没有“国家哲学”,这也是它的可爱之处。

  好的学者也有一些,例如编撰《五经正义》的孔颖达、对我产生过很深影响的《史通》作者刘知己。孔颖达这个河北衡水人是儒学发展史上无法省略的人物,他不仅把儒学的各种礼法规范结合在一起了,而且借鉴了道家和佛学的一些学理方式,很成格局,受到唐代帝王的支持。本来这很容易构成一种思想统制,但唐代毕竟是唐代,再大的学问、再高的支持,也不能剥夺他人的精神自由。你看,除了孔颖达这样的一代大儒,还有刘知己这样的“自由派”人物。刘知己提出了以“疑古”、“惑经”为主轴的变易论,体现了唐代那种处处追求万象更新、反对盲从古代经典的思想风尚。

  儒耶?道耶?佛耶?在唐代尽可自己选择。除了少数帝王一度比较激烈外,在多数情况下,他们对于社会的信仰都很有气量,往往实行“儒、道、佛并举”的方针。
我特别注意到,唐代的帝王在这个问题上大多愿意悉心倾听,甚至还谦虚请教。例如,唐太宗李世民起初并不怎么相信佛教,后来因为多次向玄奘请教,信仰发生很大的变化,多次拽着玄奘的衣襟说:“朕共师相逢晚,不得广兴佛事。”这种学生般的态度,出之于一代雄主,并不容易。

  唐太宗亲自为玄奘翻译的《瑜伽师地论》写了序言,这就是大家知道的《大唐三藏圣教序》。书法家褚遂良曾书写过这篇序言,而我最喜欢的则是弘福寺的怀仁和尚集晋代王羲之行书所组合镌刻的那个碑帖,应该称之为《王圣教序》吧,我小的时候学书法,就练过它的拓本。

  除了儒、道、佛,长安也给新传人的西域宗教腾出了空间。

  例如,基督教的聂斯脱利派教会(Nestorian Church),传人中国后被称作景教,在长安的义宁坊就建造了一个教堂。

  其实,早在公元四三一年,这个教会的领袖聂斯脱利已在欧洲被教廷判为“异教徒”而革职流放,他的追随者就逃到了波斯。公元六三五年,这个教派的一位主教阿罗本(Olopen)来到长安传教。对于这个在欧洲早被摧毁了二百年的教派,长安深表欢迎。唐太宗派出丞相房玄龄率领仪仗队到长安西部迎接,自己还亲自听了阿罗本的讲道。唐代把罗马帝国称之为“大秦国”,因此长安的教堂又叫大秦寺,也叫波斯寺。

  唐太宗对于这个流亡教派所下发的诏书,反映了唐朝上下的一种集体心理,与当时欧洲的宗教迫害相比,表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文化气度。他说:

  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群生。大秦国大德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详其教旨,玄妙无为;观其元宗,生成立要。词无繁说,理有忘筌,济物利人,宜行天下。所司即于京义宁坊造大秦寺一所,度僧二十一人。

  “道无常名,圣无常体”的宗旨,像常识一般自然说出,证明了心目中对于“主流意识形态”和“传统精神偶像”的漠视。正是这种漠视,带来了对于多元精神财富的重视。

  古代波斯的祆教,即琐罗亚斯德教(Zoroastrianism),又称拜火教、祆火教,在波斯本土也已在公元七世纪因阿拉伯军队的占领而绝迹,但在长安却很兴盛。共有四座教堂:一在靖恭坊,二在布政坊,三在醴泉坊,四在普宁坊。琐罗亚斯德教在古代波斯一度成为国教,曾经迫害过摩尼教,摩尼本人也被杀害。摩尼教徒向西流浪,后又从中亚传人唐朝。武则天曾经挽留摩尼教徒在宫中讲经。唐代宗于公元七六八年发布赦令,允许摩尼教在长安设置寺院,并赐额“大云光明”。可惜,到了公元九世纪中叶,因战争原因,摩尼教就一蹶不振了。

  伊斯兰教创立于公元七世纪初,在几十年后就传人了中国。后来阿拉伯人在长安占据很大的数量,他们一般都保持着自己民族的信仰,因此伊斯兰教在长安的地位也很高。

  这里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波斯,祆教本是驱逐摩尼教的,伊斯兰教本是驱逐祆教的,但在长安,它们全都太太平平地安顿在一起了。而且,除了伊斯兰教之外,祆教和摩尼教早已是失去本土的流亡宗教,长安都待之若上宾。

  一座城市真正的气度,不在于接待了多少大国显贵,而在于收纳了多少飘零智者。一座城市的真正高贵,不在于集中了多少生死对手,而在于让这些对手不再成为对手,甚至成了朋友。

  一座伟大的城市,应该拥有很多“精神孤岛”。不管它们来自何处,也不管它们在别的地方有什么遭遇。 

  这样的城市古今中外都屈指可数,在我看来,唐代的长安应该名列第一。在现代,巴黎和纽约还差强人意。只是,纽约太缺少诗意,这个问题以后有机会再细谈。



  四 

  每次去西安,我总是先到城北的大明宫遗址徘徊良久,然后到城东南,在大雁塔下的曲江池边静静地坐一会儿。 

  我想,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喜欢说“梦回大唐”、“梦回长安”了,这是好事。但是,如果真的回去了,哪怕在梦中,可能都消受不。 

  一个伟大的时代总有一种浓重的气氛,而这种气氛会让陌生人一时晕眩。很多人一定会说,唐代是我们的,长安也是我们的,岂有让我们晕眩之理?其实,唐代已经过去太久,我们对它,早成了陌生人。 

  即便是按照李白的诗句选一批今天的“五陵年少”回去,情况也一定尴尬。 

  今天的“五陵年少”,很容易点燃起一种民族主义滥情,开口闭口都是“拒绝过外国的节日”、“中国人必须穿汉服和唐装”等等。这样一群人一旦进入唐代长安的街道,势必惊恐万状、目瞪口呆。长安城里的中外居民,见到他们对每一种外来文化都严加防范的神经质表情,也会十分错愕。上前细加询问,他们的申述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语言障碍,却谁也听不明白。 

  过不了多久,他们中的一半人也许能够清醒过来,开始向长安城里的中外居民虚心求教。而余下的一半,则大多会走向另一个极端,成了“胡姬酒肆”里最放荡的痞子,毁了。即便是清醒过来的那一半人,要想跨上“银鞍白马”像长安人那样轻松消遣,也不大可能了。因为人世间什么都可以仿效,却很难仿效由衷的欢乐。 

  我很同情今天的这些“五陵年少”。他们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灌输了一种“乱世哲学”,处处划界,天天警惕,时时敏感。他们把权谋当作了智慧,把自闭当作了文化,把本土当作了天下。而且,以为这样才能实现“尊严”。这种怯懦而又狂躁的自卑心理,转眼就装扮成了龇牙咧嘴的英雄主义和悲情主义,有时也能感染一些人,形成一个起哄式的“互慰结构”。结果,心理天地越来越小,排外情绪越来越重,只能由自闭而走向自萎。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使他们明白:曾经让中华民族取得最高尊严的唐代,全然不是这样。是这样的,全是衰世,并无多少尊严可言。 

  如果他们仍然不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我至少可以现身说法,谈谈自己的人生感受。我们这一代,年轻时吞咽的全是“乱世哲学”,这篇文章开头所说的夜雨泥泞,几乎陷没了我们的全部青春。我们被告知,古代社会和外部世界一片恐怖,我们正在享受着一尘不染的幸福。偶尔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古代,却还不敢幻想国外。正是这个刻骨铭心的经历,使我们在大醒之后很难再陷入封闭的泥淖。 

  前些年我一直困惑,为什么我的每一届学生几乎都不如我开放。后来我知道了,那是因为他们不拥有那种从灾难中带来的财富。 

  于是我越来越有信心了,年长者确实未必比年幼者落伍,就像唐代不会比明清落伍。 

  那就让我带着年轻人,而不是追着年轻人,去逛一逛幻想中的唐代吧。由我引路,由我讲解,讲完这门永恒的课程。 

 

  ||余秋雨,1946年生,浙江慈溪市桥头镇人,艺术理论家,中国文化史学者,散文作家。代表作品《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寻觅中华》、《摩挲大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