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些心怀远大产业抱负的“一亿中流”企业来说,在自身努力的过程中,如何踏踏实实地走向资本市场,始终是也是唯一的核心战略命题。 

文 / 王丰

 

  《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曾提出“一亿中流”的概念。经过改革开放30 多年的中国,销售额过1亿级的创业群体,约10 万家左右,他们是中国社会稳定的中流砥柱,也是观察中国商业和中国进步的一个最佳样本。和君咨询的客户中,也有非常多这类的企业,他们的咨询需求也是最迫切的。对于一个销售额超过一个亿的企业来说,基本上算刚刚度过企业生存的危机期,面临下一步如何在行业里站住脚、如何发展壮大的问题。

  然而,大多数情况下,这类企业都会遇到如下问题:

  1、创业团队的思想开始分化,对公司向何处去存在不同意见,看似公司有战略但实际上从没有过统一的战略思想;

  2、组织体系开始膨胀,管理部门越来越多,但管理效率越来越低;

  3、市场拓展速度开始降低,组织内部矛盾开始显现,做市场的抱怨产品缺乏竞争力,做产品的抱怨营销不力;

  4、公司到处都缺人,但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人。其结果往往是:公司老板越来越放不下,事必躬亲指导一切;管理人员越来越没主意,一切行动等老板说了再做;员工越来越没激情,得过且过工作愉快要紧。

  当遇到这类企业的时候,企业家总有一肚子的苦水、说不完的问题,面对未来踌躇满志但又迷茫困惑。

  其实,这都是企业成长必须经历的阶段,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作为咨询师,我每每遇到这样的企业,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经常被客户问到这样的问题:“你从来没做过我们行业的咨询,对我们行业不了解凭什么给我做战略?”这是一个很合理的问题,但解决问题的答案也很自然合理,“你所做的行业都是你们这一代企业家一手打拼创造出来,再好的咨询师都不可能比你了解这个行业。而你面临的问题是企业成长过程中的普遍现象,你需要的是了解在中国当前商业环境下,企业成长的基本选择,其他行业的同类企业的成长经历对你更有借鉴意义,而这正是咨询公司可以提供的。”这并不是咨询师对客户问题投机取巧的回答,而确实在当前环境下,此类企业有一个共同的成长战略选择:走向资本市场。

 

一、走向资本市场的可能性

  企业家经常提出这样的问题:听说上市不容易,有很多要求,我们的路挺遥远的。确实,从历史上看,至今中国的上市公司数量才两千多家,相对于庞大的中国企业群体来说,能上市的企业算是凤毛麟角。 

  但是,从未来发展潜力来看,我们可以简单地和美国、日本、印度等国做一个对比(参见图1),中国的GDP 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但是上市公司数量远远落后于这些国家,这与其GDP 发展水平是极为不匹配的。在未来10 年,伴随中国GDP 的继续增长,中国资本市场拥有1 万家上市公司是比较合理的。这就意味着未来10 年至少有几千家公司要上市。继续发展壮大的“1 亿中流”企业必定是上市的主力军。

  此外,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速度来看(见图2),A 股的IPO 数量在逐年提速,即使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未来10 年中国新增5000 家上市公司是完全现实的。把这些公司落实到各个行业,各个行业的领先企业完全都具备上市的可行性。

  因此,从中国资本市场未来发展空间和发展速度来看,一亿中流企业走向资本市场完全具备现实的可行性,而且未来10 年,是中国企业上市的黄金十年。

 

二、走向资本市场的必要性

  企业家进一步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具备上市的基本条件,但听说上市要付出很大的规范成本,不上市我想怎么样就这么样,上市了很多约束,上市先不急等企业再大点的时候再说。确实,企业上市是有条件的,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都需要做出很大的改变,这可能会打破企业原有的发展节奏。但是我遇到所有的上市公司企业家,至今没有一个人说后悔的。从上市的实践来看,相比上市能给企业带来的收益而言,这些付出的成本都是微不足道的。

  越早上市对企业越有利。一国的证券化水平要与经济增长水平相对应,我们通常用“证券化率”指标来衡量(见图3)。通常情况下,发达国家的证券化率在100% 左右。在股市高峰时期,美国的证券化率高达179%,日本高达260%-290%。目前,中国股市总市值约为21 万亿人民币,证券化率仅为63.6%。按照8% 的增长率计算,未来10 年之后我国GDP 总量将达到71 万亿人民币。按照100% 证券化率计算,中国股市总市值至少有3 倍的成长空间。

  如果按照美国和日本股市巅峰时期证券化率水平计算,我国股市总市值可能达到140-200 万亿人民币,尚有7-10 倍的成长空间。这意味着,越早上市的企业越能够享受中国股市长期增长带来的空间,获取巨大的资本增长空间。同时,按上市要求越规范操作做越有利。公司上市必须按照证监会颁布的各项操作细则操作,对企业方方面面的活动做出了规定,有很多要求是有严格界限的,很可能是与企业过往的做法想抵触的。但是,这必须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一个国家制定的上市规范要求实际上是对特定历史阶段企业经营和管理的规范总结,是符合企业未来发展要求的。企业要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必须服从社会的规范。只有这样企业才能与社会有接口,各种各样的社会资源才能流动到企业内部来,尤其是社会上的优秀职业经理人才能到企业里来工作,大多数职业经理人都是在社会规范体系进行工作的。

  此外,还有一点企业家必须认识到:大多数投资者买卖一个公司股票的时候,并不可能去被投资的公司去考察,他们只可能基于某一种规范来认识企业。所以,按照上市规范来重新梳理企业经营与管理,并不是对企业未来发展的束缚,而是为企业装上了新的发动机。

 

三、走向资本市场的三项建设

  正如党的建设提到的:一是思想建设,二是组织建设,三是队伍建设。在这些年为“一亿中流”企业服务过程中,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这一逻辑同样是企业可以普遍采用的做法。正如走向资本市场是“一亿中流”企业战略必然选择一样,企业走向资本市场的这一路径也是一种必然选择。

  首先,确立走向资本市场的战略思想不动摇。

  走向资本市场这一战略命题对大多数企业的管理团队都是陌生的,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很可能完全不同于企业在产业经营中的游戏规则,这个时候惯性思维往往会是最大的障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企业通常遇到的问题。企业家此时必须带领管理团队完成一次系统地思想升级,基于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对产业经营的思路进行系统再造。上市对企业成长的经营意味?如何利用资本市场完成企业下一轮增长?做一个十亿、百亿、千亿市值的企业可能的路径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都必须要做出清晰地回答。在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肯定会面临诸多选择,而且还会有很多现实的约束条件,这都会使企业家犹豫不决。然而,做出选择比不做选择更重要,通过系统的战略咨询完全能够帮助企业完成系统思考,协助企业家完成战略选择。企业家必须坚定地确立走向资本市场这一战略目标,为此不达目的不罢休,这是企业成长战略的唯一要义和核心。

  其次,基于资本市场要求的战略目标完成组织建设。

  上市规范就是一部公司治理规范。很多企业家都会困惑于组织内部如何管理,处于这样或那样的情景而不得这么做或那么做,在这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面临很多自相矛盾的选择。如何评判到底该怎么做,上市公司的管理规范其实就是确立了一种评判标准,只要符合上市公司规范的理应成为公司内部组织建设的规范标准。同时,上市公司的数量越来越多,诸多上市公司也提供了诸多管理的最佳实践案例,这本身就是管理实践研究的宝库。咨询公司能够提供此类大量可参照的案例,从外部协助企业建立系统的公司规范。组织跟随战略,只有强有力的组织保障,公司战略才能得以实施,企业组织成长必须以上市公司规范为方向和指引。

  最后,基于资本市场需要展开队伍建设。

  人是一切活动的核心,再好的设计都需要靠人去实施和完成。对于一亿中流的企业来说,最大的瓶颈不是钱、也不是资源,而是人才。此时企业不仅仅需要促使企业内部人才成长,更重要地是要整合外部人才资源。如何评估现有管理人员发展潜力?如何引进外部人才资源?如何实现内外人才的融合?如何形成公司统一的价值观和文化等等这一系列问题必然出现。此时企业家首先需要的是耐心,相信只要自己的梦想不动摇,与梦想相匹配的人才一定能到来,剩下的只是时间过程,要耐得住性子,其实这是一个自我修炼的过程。企业家要寻求开放的心态,寻求外部力量的帮助,通过外部顾问、参加培训、合建商学院等等措施来整合外部人才资源。只有队伍发展壮大了,企业的成长空间才是没有天花板的,没有天花板的公司才是资本追逐的对象,才是资本市场最明日之星。

  对于那些心怀远大产业抱负的“一亿中流”企业来说,在自身努力的过程中,如何踏踏实实地走向资本市场,始终是也是唯一的核心战略命题。只有围绕于此展开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队伍建设才能促使企业走向基业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