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两个理念:第一、如果这个企业压根没有上市计划,我们只能赚它的成长收益也愿意投,这样的企业才投资。第二、如果和君对所投资的企业能帮助到它,这样的企业才投资。

文/金章育

 

未来十年如果不出现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中国经济将在2026年左右GDP跃居世界首位。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将在未来十年进入世界经济的核心,我们目前所知的大多数行业将以中国企业作为标杆,世界将学习中国特色的企业文化、管理制度、组织体系、营销方式。大势所趋,无可逆转。

这意味着:目前中国各行各业的领先企业,都有很大概率在未来十年内成为世界范围内的领袖企业。无论是汽车、电子、装备还是纸尿裤和八宝粥,这些未上市的中国领先企业,都是目前中国最有价值的战略资源和资产。十年后,必将证明这一点。

这些企业的股权,正在前所未有的进入市场化的竞争领域,对此的控制和争夺,将不仅仅是理财和投资意义上的收益率,乃是在争夺中国经济的未来。

中国企业资产的证券化率,尚不及印度和日本,比起美国更是差得多。这意味着,大量中国企业将在未来十年进入上市快车道,中国经济也需要不断扩容的资本市场来收紧因货币政策隔离于世而带来的大量流动性,减轻通胀压力。这是国策国情使然,同样大势所趋,无可逆转。

同时,十年后我们回望,很可能2011年将成为房地产市场的拐点,过去十年大众财富的累积方式最重要方式就是房地产资产价格的迅速攀升,这样的财富累积方式已经一去不返。未来十年中国富人的财富累积方式,很可能是参与中国经济增长所导致大量企业上市的蛋糕分享。即使不上市,每年30%的企业成长意味着我们的投资也在以每年30%的速度增值,而世界首富巴菲特财富积累的年化收益率还不到30%。这就意味着,参与PE投资将成为中国高净值个人最重要的资产配置方式之一。否则,目前的富人,未来十年在资产收益率上必定落后于人。

汹涌大势之下,作为以咨询为平台基础的的资本业务,应该持何等理念,选哪种路径,投什么企业,做什么准备呢?

目前的股权投资市场上,90%以上的人民币基金只认一个标准:三年内能上市与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Pre-IPO投资。

中国存在上市核准制度,造成一二级市场溢价明显,10余倍PE投进去,两年内40倍发行出来。盈利模式清晰。所以很多民营老板,对股权投资基金的概念就是专业帮你搞上市的机构。大部分人民币基金首先进行的工作就是和证监会沟通,看什么样的项目是近期内的热点,当然监管机构也会给出些明面上的指导性意见,但更多的说法是内部掌握。白酒业、地产业、服务业、教育行业等就要谨慎投,因为证监会很可能通不过。这样的行业很多,原因也五花八门。接下来,就去找符合证监会标准,尤其是创业板标准的公司,一般两千万以上利润,有故事亮点,借助种种方式让企业家跟你合作,然后就从投行角度审视公司,主要是法律层面,不要有明显的上市障碍法律瑕疵。财务上实实在在也就罢了,不好看的话会由会计师事务所做一些调整工作。项目准备好就找券商了,做好材料尽快到证监会里看反馈,一路公关下来就上市了。只要上市,投资机构和公司就都赢了。所以,我们有句开玩笑的话,Pre-IPO什么活都干,就是不干投资,工作重点是投行+公关,用投行的角度审视甚至制造符合监管机构体检标准的项目,然后用各种手段公关企业家投进去,接着一路公关上市。这种模式基本上是个体户生意,也不需要专业技能。这就是当下主流的人民币基金投资方式,所谓的Pre-IPO。投资标准就是证监会定的或明或暗的上市标准,证监会不喜欢的哪怕是再伟大的公司也不能投。

很明显,在公众与企业眼中,PE就是一群巧取豪夺的资本猎人,趁你企业上市有希望,捞一把就跑,是跟他们在抢夺存量,而投资机构对企业的贡献远远要比我们获取的收益少太多太多。如果一个商业模式是这样,那肯定会出现恶性竞争,一时风光也不能指望持久。同时,风险很大,有时可能是馅饼,但更多时候是陷阱。做成了很赚钱,那怕是莫名其妙的公司都能上市,但很多时候就血本无归。目前,Pre-IPO的泡沫日趋严重,很多机构15倍左右PE投资了大量项目,但一级市场发行价也就20倍上下,仔细算下来还是亏的。更重要的问题是,这样的盈利模式没有未来,不符合我们的理念,也没有表现出我们的相对竞争优势。

Pre-IPO是个阶段性的生意,更是寻租的生意,其他国家已经没有这种盈利模式:明摆着要赚钱的事凭什么要给你投资机构赚;其他备案制市场二级市场也就十来倍PE,没什么寻租空间。这意味着中国的Pre-IPO热潮不能持久,所以当热潮退去之时,那家机构能够建筑起真实的专业投资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才能有一席之地,否则现在抢到再多的Pre-IPO,赚到再多的暴利从公司层面都不具备未来意义。

那么,我们该走出一条怎样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我们相信财富必须来自于创造价值,信息不对称都是短期行为,不可持久而且风险很大。未来的股权投资一定要走上“人本主义”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样才值得十年二十年干下去,而不是随着社会上的资本热潮随波逐流。

但是,我们又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首先必须针对中国资本市场制定退出策略,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高度关注监管机构的标准、审核偏好乃至人脉通路,也必须要根据投行审核的角度关注法律、财务等上市体检环节。这是一切投资行为的基础,而且要做的足够细致严谨,除非就没想在国内上市。

接下来,我们管理的PE基金会考虑适当前置:首先选择未来五年内高成长性行业,这是我们的产业研究部门需要专业确认的,至少要选择行业平均成长率超过10%的产业,否则都跑不赢GDP。这个行业最好还是和君咨询熟悉并能够施以帮助的行业,比如建材、培训、医药、消费品等。接下去对企业作系统诊断,识别其未来五年保持高成长还需要什么助力:资本运营?人才供给?管理提升?管理提升是需要加强组织管控还是股权激励?人才供给是要找董秘还是营销总监?和君便能对症下药,帮助企业提升成长效率。这是和君的优势:既有产业视角,还看得到企业运营层面,又能帮助企业成长。同时,我们希望能够在投资进入之后三年内报上市或者探讨并购事宜,既兼顾了投资周期,又确保发挥和君特长,另外价格上比起Pre-IPO有很大优势,充分降低了投资风险。

实际上我们赚的钱,不纯粹是企业上市的一二级市场溢价,而是专业能力:产业研究能力、微观企业诊断能力、运营提升能力。我们赚的是含辛茹苦与企业家共同做企业,分享企业成长的钱,赚的是眼光和汗水带来的收益。上市是个Bonus,而不是目的。所以我们有两个理念:第一、如果这个企业压根没有上市计划,我们只能赚它的成长收益也愿意投,这样的企业才投资。第二、如果和君对所投资的企业能帮助到它,这样的企业才投资。

这样我们的投资风险没那么大,产业判断对也有足够的安全边际,最后下来的资本收益率不一定比Pre-IPO少。更重要的是,能够积累和锻炼一批具备各类专业能力的队伍,这将是和君资本在大潮退去之时的核心竞争力。我相信,这样的投资基金也是很多认真做事的企业家真正需要的一路前行的合作者。

许多案例已经证明:我们是这样理解你的企业,诊断你的企业,提供这样的团队和方案让你走得更快更稳健,在你企业成长的每个环节都有中国最专业的资本专家、管理专家和行业专家提供服务,你将遇到的每个坎我都知道,而这种服务不完全是咨询,而是荣辱与共肝胆相照。因为我们是股东,不可能忽悠你。我们是这样理解你企业家本人,理解你的精神后花园,理解你未来在资本市场的市值,甚至理解你每个高管的喜怒哀乐。你说你要不要和君这样的伙伴?如果我们和其他基金一起竞争,同样的价格,你要和君还是要XX世界顶尖机构?哪怕XX名气再响亮,我们会更适合你企业,用流行的话讲,经济适用。如果和君帮不上忙的企业,比如大型国有企业,我们真是竞争不过。但销售额2个亿到50个亿的民营企业,和君能力很匹配,而这,也是当下股权投资行业最青睐的企业投资类型。在对优秀企业入股的问题上,不少项目反复证明,和君模式是非常受欢迎的。我们的同事每天都在带着和君的投资模式与各地的企业家交流,普遍受到他们的欢迎和认可。我们相信,如果财富来源于创造价值,我们必须本着正道正业的原则,踏踏实实为企业提供价值,为创造价值链条上的各个环节分享收益,一定会取得不错的资本收益率,进而为LP创造收益,形成正相反馈循环。

我认为,在中国PE蜂拥而起的野蛮时代结束之后,行业的洗牌期将到来,一批更有效率、更组织化、更有见地的投资机构将迅速扩容并逐渐崛起,千亿量级的PE机构将在数年内出现。这是行业的洗牌期,更是依靠专业能力踏实做事投资机构的战略机遇期。

再次追溯股权投资的原始逻辑,什么可以为企业创造价值?股权投资是成为人家企业的股东,你凭什么当别人的股东,钱谁都有,除了钱你这个股东能干啥?谁敢于远离喧嚣,蓄深养厚,认真回答好这些问题,谁就很有希望成为未来二十年中国最受尊敬,最有竞争力的资产管理机构。

   

  ||金章育 和君资本合伙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和君咨询的官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