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因为梦想而高高飞起

 文/蒋勋

 

  达芬奇一直梦想着飞起来。他研究鸟的飞行,分析鸟在张开翅膀时每一根羽毛的秩序。他尝试复制鸟的翅翼,他也实验过,带着这一对翅膀,尝试从高塔上飞出去。

  达芬奇面对着折断的翅膀,开始思考飞行和空气压力的关系。

  达芬奇被公认为人类飞行科学重要的先行者。他在小笔记本中留下的许多草图和文字记录成为人类以后研究飞行的重要人类终于飞起来了。

  人类因为梦想而高高飞起。

  达芬奇被—般人认为是画家,他存在巴黎卢浮宫的一张《蒙娜丽莎》是举世闻名的杰作。

  但是,达芬奇在各个领域的创造力,五百年来始终产生着惊人的影响。他研究人体,以科学实证的方法解剖尸体,找到静脉与动脉的不同;他研究可以以机械控制的连发枪炮;他研究飞行的同时,也思考了降落的问题,设计了降落伞;在威尼斯短暂居住的时间,他考虑到这个四面环水的城市一旦发生战争的危机,尝试研究了船只在水底潜行的可能,创造了最早的潜水艇的理论……

  达芬奇梦想着什么?他拨动琴弦,思考着声音是一种波,如同水波;他把流体力学的概念运用在声音频率的研究上,同时,他在暗室中划了一根火柴,开始思考“光”是不是一种“波”……达芬奇上千件的草稿中留下许多他梦想的片断,有完成的,有他留下许多梦想的痕迹,使后来者可以追踪这些梦想继续创造。

  现代的美术常常被孤立为一个独立的学科,美术与科技、社会、经济或政治都切断了关系,美术是否将走向越来越贫乏的路上去?

  二十世纪的毕加索、达利都是梦想家,他们在学科分工越来越精密的趋势中,却努力地使美术回到梦想的原点。

  美术,并不只是画画,不只是摹仿真实,更不是以把物件画得很像为满足。

  美术使人类保有着梦想的权力。

  因为梦想,才能够继续创造。一个孩子去学画,并不是为了做画家,更确切地说,一个孩子学画,是为了使他永远保有敏锐的观察力、思考力,使他可以梦想,也使他在任何一个领域,永远保有创造的活力。

  美,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

 

  ||蒋勋,与席慕容、楚戈并称台湾美学三大家。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的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