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据王明夫董事长在2011中国资本市场论坛演讲整理

怎样看待当前的资本市场形势?

 

第一,从股市周期看:3—5年内必创新高

  自上交所和深交所诞生到现在20年,总共有4轮牛熊市的转换周期。在这个20年里面,最短的牛市周期是一年半,最长的熊市周期四年。这一轮熊市周期已经三年多了,即使还能持续,持续到六到九年,突破历史上最长回调周期四年,也只剩下三年了。 

牛市

熊市

1990-1993

1994-1995

1996-1997

1998-1999

1999-2001

2001-2005

2006-2007

2007-?

 

  所以,从股市周期来看,我的感觉是三年内,最长不会超过五年一定会创新高。

  2009年,我在华尔街就中美两国股市谁更有投资价值做过一场辩论。美国派的观点是美国股市更有投资价值。美国股市的市盈率、上市公司的质量、资本市场的诚信和规范化——从这三个角度看中国A股市场没有美国股票值得投资。

  但是我力主A股比美国股市更有价值。我把整个华尔街公司当作一只股票,这个股票的基本面就是美国经济,你也不妨把中国的A股当做一只股票,基本面是中国经济。你说哪只股票更有前途?美国经济增长2%叫高增长,中国经济增长8%才叫高增长。如果说香港和美股20倍估值是合理的,我可以告诉你,中国的估值应该是80倍!中国股市比美国股市更有投资价值。当然,我是在做一场辩论,那天我作为正方肯定是赢了。另外一个事实是,十几年来,我有很多朋友或者同事,相当水平的人员,一帮人去香港、美国,一帮人留在中国做A股,很显然留在国内的人永远比在国外的人赚钱多。

 

第二,从宏观经济周期看:新一轮经济周期可以保持高速增长

           

  “十二五”规划马上开始了,我非常关注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对未来经济增长周期的预测和观点。据我所看的,新一轮经济周期,政府目标增长率是7-8%,而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能够维持10%-12%的增长率。假定这个观点成立,那么未来三年到五年中国A股应该是非常乐观的。高铁、三网、水利等大规模基础建设使得中国经济后劲很足。我特别提醒,高铁对中国经济带来的革命性影响是不可思议的。高铁很快会覆盖中国各个角落,那就意味着全中国的所有经济资源都可以高速流动。整个社会都在因为高速而被加速,中国经济也会被加速。同时,支撑中国经济增长趋势的两大因素也不会改变,一个是工业化,一个是城市化。只要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不停止,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基本态势就不会改变。

 

第三,从中观和微观看:到处都雄心勃勃、动力澎湃、机会多多

  中观来看,我看到的形势都不错。东南沿海的经济实力,消费的繁荣,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管中窥豹,深圳中信广场一个快递员的月平均收入都能超过2万元。中国各个省的GDP如果拿到全球排名,广东可以到前14,山东、浙江、江苏都进入了前30。特别提醒大家要关注云南和广西,这是中国通向印度洋的通道,相关的经济地带会不得了。 

  微观上,我接触的客户企业基本上一个个雄心勃勃、动力强劲、机会多多、订单满满、资金富裕。中国企业目前整个都是动力澎湃的感觉。和君客户深圳曼妮芬,三年内计划实现从8亿到30亿的成长;福田汽车,2010年实现收入500亿元,成为全球产销量最大的商用车企业。公司战略目标是在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4000亿元,进入世界汽车企业十强。中航工业集团,2010年营收2000亿元,集团战略目标是2020年实现收入10000亿元。由此可预见,中国企业的跃进步伐动力澎湃,未来可期。

 

第四,从全球格局看:东升西落乃历史大势,国际资本和资源逐步向中国靠拢

  按照周其仁老师“两个海平面”理论,西方世界是高海平面,而东方世界是低海平面,未来的半个世纪,一定是西方世界社会衰落,东方世界上升,中国一定是领头羊。国际大势下,全球资源和资本涌向中国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中国经济是势不可挡的。

  周其仁老师“两个海平面世界”理论:

  当代全球化的一个简单框架就是“两个海平面世界”:一个是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组成的“高海平面”,一个是中国和印度这些发展中国家组成的“低海平面”。这两个海平面原来是不连通的。发达国家的高海平面内部打通,互相贸易,互相投资,形成了一个很高的分工和收入水平。这两个海平面的差距很大以工人收入计算,1980年中国工人收入等于发达国家工人的1%。如果两个海平面不打通,即使有这么大的差距也没有问题。问题是中国1978年前后开始搞改革开放,1990年前后前苏联放开,两个海平面开始打通开放……导致这两个海平面开始相通,开始流量很小,且产品、资本、信息的流动远大于工人与人口的流动,但随着低海平面的制度成本下降和学习曲线提高,对流流量加大。

  所以,世界是“通而不平”的,天下大势应该是高海平面向下,低海平面向上。让这两个海平面继续对流,释放全球新的比较优势的巨量势能,引发全球产业布局重组,经济结构变动,以及利益关系调整。

  从国际格局看,最大的特点是全球资源和资本都在向中国靠拢。未来20年,目前名单上世界500强企业,未来有一半要么破产,要么解体。谁去收拾?肯定是中国公司。比如说中国吉利收购沃尔沃的事情,以前怎么可能想到?论技术品牌,论产品性能,我们都不行。如果我们把沃尔沃当汽车,中国吉利连拖拉机都不如,但是他们就并购了沃尔沃。现在我有一个客户,以蛇吞象的方式吞并掉了世界500强。这几年我不断地在做这些事情,而且开始做成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国的大势真的来了。国际资本资源都不断向中国靠拢的趋势,我的感受非常真切。

  我想上海开国际板也是大势所趋,这个一定要开,这是国家战略。开了之后,我们一定会在30年之内听到一句话——上海是世界经济的心脏,而华尔街是世界经济心脏的时代将被写进历史。我跟吴晓求老师都对中国资本市场非常乐观。如果你看微观,中国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很多,但是势能最重要,中国资本市场会成为世界经济的心脏,把全球资本泵向全球各个部门。

 

第五,经济史角度:资产增值乃大势所趋

  很多国家的发展历史显示,一个经济体在发展过程中往往要经历一个GDP奇迹般增长的经济腾飞阶段。与这个阶段相伴随的是,资本市场会一步步走向繁荣和沸腾,全社会范围内投资性资产的普遍升值。

  日本的启示:从1955年到1990年,日本房地产的价值增长了75倍。1990年,日本地产的总价值预计为20万亿美元,相当于世界总财富的20%多,是全球股市总市值的2倍。从1955年到1990年,日本股票的价格增长了100倍。到1989年底高峰时,日本股市的总市值高达4万亿美元,是美国股市的1。5倍,相当于全球股市总市值的45%。日本的股票市盈率都在60倍以上,相当于5倍的账面价值和200倍的红利。

  日本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泡沫破灭。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也一定有大泡沫,泡沫之后一定会痛苦。历史证明,只要经济要走向现代社会,就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能够管到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没有泡沫。但是日本泡沫之前和泡沫之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实力和国力都是不一样的,人民的富裕程度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中国过往3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中,资产增值效应已经充分体现在了城镇土地、股票、景观、场地、邮票、文物古玩、艺术作品、传统产品和品牌(比如全聚德烤鸭、同仁堂中药、漳州片仔癀、徽州宣纸工艺、历史遗存的白酒窖池等)等各个资产领域。

  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已经蓄积了巨大的增长能量,因此,未来的30年将会是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的阶段,将会是一个全球资本和经济资源涌流到中国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经济资源和投资性资产将全面升值。

  最后回到怎样看待中国资本市场形势的主题上来,我的结论是:短则三年,长则五年,中国股市必创新高,一旦创新高,上证综指奔向一万点。中间有几个非常关键的点位,一个是4000点,只要突破并站稳4000点,就往5500看,如果5500站得稳,6000点不用看了,直接看8000点,过了8000点,就直接看10000点。

 

在这种趋势下,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第一,转变盈利模式:从产品利润到企业价值

  股东价值有三种表现形式:资产值、利润、市值。茅台净资产200多亿元,净利润仅50亿元,而市值近2000亿元,相当于1。5个宝钢的市值;腾讯的净资产100多亿元,净利润不到100亿元,但是市值却高达3600亿元。更离奇的是Amazon,上市10年都亏损,但股价活跃,目前市值800亿美元。为什么?因为它代表的是零售行业的新模式和未来——电子商务,所以二级市场认定他的价值。仅做豆浆机的九阳市值一度超越海尔,并把长虹、苏泊尔等电器制造企业甩在身后。在资本市场未来大发展的趋势下,企业必须要认识到做产品利润和做企业价值所带来的不同影响,积极转变盈利模式,利用资本市场放大企业价值。

 

第二,启动系统的资本运作五年计划:全面壮大企业资本实力、彻底拉开跟竞争对手的落差、屯粮蓄后劲、实现跨越式成长

  企业要意识到并迅速启动系统的资本运作五年计划:全面壮大企业资本实力,彻底拉开跟竞争对手的落差,屯粮蓄后劲,利用上市地位、资本实力和市值优势,聚人才、投研发、上设备、搞技改、建网络、做并购,实现跨越式成长。

  资本市场不仅仅是身价和财富,更是一种的企业成长机制:微软、苹果、CISCO、Oracle、Intel、Amazon、Google……这些高科技企业从地下车库小作坊创业到崛起成为世界级产业巨头,仅仅用来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几乎全部是依靠资本市场而迅速崛起的。当年爱迪生开创的GE,其达到一千亿美元的市值花了整整100年,微软达到一千亿美元的市值用了20年,而Google只用了七年。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力量。

 

第三,懂得市值管理,做大市值和利用市值

  市值是一种股东盈利模式,把未来可能挣到的利润反映到今天的股权价格里,可以促成股东财富的加速实现和即时实现。同时,市值代表着股票作为支付手段时候的支付能力,是一种企业生存方式和成长机制,估值溢价水平是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企业完全可以通过股票或其他证券支付对价,开展并购和重组,吞并竞争对手、整合市场份额和能力、占领资源、进入和拓展新的成长领域。 

  中国资本市场2000多家上市公司中,至少有1/3的公司可以通过卓有成效的市值管理行动来实现市值增加50%以上。超过1/2的公司,对市值的意义缺乏深刻认识,对如何做市值缺乏系统思考、组织能力和人才团队。于是他们面对资本市场的波动和诡谲,多数时候都是处在被动接受的地位和误解的状态。 

  可以想象的是,如果不懂市值,股东的财富会受到直接的影响。如果不懂市值,企业的整个经营思维会落后,会停留在供研产销的产品经营层面上,而不能适应现代产业变迁和企业竞争的新形势,最终在企业赛跑中落伍、掉队、出局。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董秘小组的创值可能超过数千员工队伍的创值。

 

第四,买股票、做长线、收公司:视若没有二级市场与有效利用二级市场

  买股票、做长线:买股票,越跌越买。一定要长线思维。拉长时间周期来看,确定性是非常大的。现在2800、2600、2500买的股票有什么不一样?所以,如果你2011年要买股票,可以长线思维,不必短线炒作,象巴菲特那样投资,视若没有二级市场。 

  收公司:“反周期操作”是企业扩张和投资的高超境界。每一轮经济衰退或危机,总是有一大批的企业陷入困境或倒闭,相应的,大量的企业股权和投资性资产出现“无承接”的贬值;与此同时,总有一些商家在经济周期进入谷底的时候,出手收购便宜的股权和资产,在下一轮景气周期到来的时候脱胎换骨、异军突起。 

  当前阶段的资本市场,我们就面临着这样的一次“低价展开收购、在下一个周期里崛起壮大”的大好机会。 不少值得投资的上市公司的股价正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就在目前的价位区,我们开始从二级市场上慢慢地收集股票,在收集的过程中,股价变动可能出现两种趋势:一是股价持续上涨,以至于股价涨过了预定的收购成本区间,那么就放弃收购,逢高卖出股票,赚取差价。若如此,是一次挣钱的买卖,就当是进行了一次财务性或曰理财性投资操作。另外一种趋势是股价继续下跌,若如此,就越跌越买,一路摊低收购成本,直至成为控制性股东,入主公司经营,通过改变目标公司的经营局面来达成收购的战略意图和产业目标,逆转股价跌势。

  实例:2008年,宏观经济严重受挫,深陷“三鹿奶粉”行业危机、紧急休克的伊利股份,被和君咨询的投资分析报告《漂亮20:值得投资的20家上市公司》列为最值得投资的公司之一,此后一年多伊利股价上涨了6倍以上。

 

第五,做PE、投股权

  目前资本市场形势下,做PE、投股权也是不错的选择。举几个发生在和君身边的投资实例。 

  1、和君客户潮宏基珠宝:涌金投资2934万元,获得600股,上市首日市值22686万元,增值8倍左右。

  2、和君客户沃森生物:长安创投投资1200万元,获得375万股,上市首日市值51131万元,增值40多倍。

  3、和君资本于2009年10月投资聚光科技5450万元,获得3.26%的股权;2010年12月,聚光科技IPO过会。预计发行市盈率70倍以上,和君资本的投资增值6倍以上。

  4、宁波君润对汉威电子进行Pre-IPO投资1950万元,获得300万股,上市首日市值14613万元,增值7。5倍。现在,宁波君润董事长正式加盟和君,成为和君资本合伙人,发起募集和君君润(宁波)股权投资基金。 

  作为一种投资方式,认购像和君资本这样的私募投资机构的基金,成为我们的LP,也是把握当前资本市场机会的不错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