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君咨询集团年会如同和君的“春晚”,而每年“春晚”都有一个固定时段,那就是王丰博士主讲的“大势观澜与商机管窥”。今年的三个主题词分别是失重、分化和微力。在这三个词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和中国人的自性时代。

文 / 王丰

 

  对于无数中国人而言,是满怀期待与忐忑不安的心情踏入2010年。2010年初一部梦幻般的电影《阿凡达》创造了影史的票房新纪录,在人们对科技力量赞美的同时对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发出了沉重的疑问。同样,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风暴、2009年4万亿刺激下中国经济快速复苏之后,人们对2010年的发展在充满期待的同时,又怀揣着一种不安的情绪。事实也是如此,2010年中国GDP接近40万亿,同比增长10.3%,依然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然而,以房价为代表的涨势依然不减,蒜、豆、姜等农产品接力上涨,价格如坐过山车般上蹿下跳,并纷纷贵过猪肉价格。物价上涨已牵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神经。

  如何看待中国2010年的经济发展?在和君去年年会上我提出的规律、速度和新潮三个关键词仍然代表了未来发展的趋势,价格波动和产业周期的规律仍在发挥巨大作用,速度代表了企业的能力和行动的准绳,新潮代表了新生事物必将蓬勃发展。但是2010的发展也显示出一些新的特点,现在择选出一些事件,从这些事件中或许我们可以看出一些未来发展的端倪,并形成对未来发展的一些关键认识。

 

感受之一:失重

  事件1:2010年上证综指和深成指分别下跌了14.31%和9.06%,仅好于处于欧债危机泥沼的希腊和西班牙,两个国家的主要股指分别下跌34.97%和16.40%,是最“不给力”的新兴市场。2010年全球资本市场中涨的最好的是阿根廷市场,全球涨势最好的股市前十中有八个是新兴市场,我们中国一向是新兴市场的老大,但是资本市场表现如此不堪,而我们国家GDP增长在主要经济体中排名第一。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么快资本市场表现却如此糟糕,资本市场失去了与其相称的重量。

  事件2:金融类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已经下降接近9倍,排名全球倒数第一。国外的银行仍处在金融危,中国经济体中最重要最核心的血脉的估值是这么低。PE市场的估值能够达到12倍、15倍,中国的银行股已经到10倍以下了。作为整个经济体血脉的金融业失去了其应有的份量。

  事件3:2010年民企500强实现税后净利润2179。5亿元,中国移动净利1458亿元,中国石油净利1033亿元,两者相加已经超过这500家民企的净利总和。2010年央企的净利润突破1万亿,民企前500强税后利润仅为2179。5亿元,做为中国经济活跃成份的民营经济失去了其应有的份量。

  首先,中国经济处于失重状态,短期内自旋空转,长期需要将全球资源纳入中国容器。中国的问题需要全球解决,相应中国的发展将反哺全球。看完这几个数字挺悲哀的,中国GDP保持如此高速增长,无论是资本市场表现还是银行股估值,这和其应有的地位是不对称的。然而,想想也正常,整个经济体的增长方式很简单,就是固定资产投资加房地产,所以银行不停印钞票,银行再把钱给房地产商,房地产商拿着钱继续盖房子,盖出更多的房子后资信增加了,然后可以从银行贷出更多的钱再继续盖房子。整个经济体的套路就是自旋和空转,他没有重量,没有更有重量的东西在里边,重复简单的模式,不断的靠货币信用的扩张跟房地产和投资之间的拉动在进行对转。他没有更多的内容,所以自然失去应有的重量。换一个角度,从长期看,这种局面必将改变。中国经济需要全球资源纳入到其轨道中。中国人盖房子,全世界超过100米以上的高楼除中国外不超过1000座,中国已经有的超过100米以上的高楼就有1300多座,十二五规划中在建的高楼超过1500座。全世界做高楼的机械80%在中国。中国的问题是全球的问题,需要全球资源解决。反之中国的问题不解决,全球的问题都解决不了。现在是处于一种失重的状态。目前全球全年大豆贸易量8000万吨,中国5000万吨。假设全中国人都要过上顿顿有肉吃的生活,全球贸易的大豆都不能满足中国的需求。中国的问题需要全球有智慧的人一起解决,把中国的问题解决了,才能解决全球发展问题。实际上就是这么多人如何过富裕生活的问题。遗憾的是,目前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

  其次,社会心态普遍没有安全感。可以用这段话来形容,“动作快的、狠的、不顾吃相的、不怕噎着的,一定会吃得多一点,从而会长得快一点,强壮一点。那些斯文优雅的,很贵族式的,但最后可能会发现自己因为吃不到肉而骨瘦如柴;而那些把肉吃到嘴强壮了身体的人,反过来可以从头开始斯文优雅,变成新贵族。”野蛮生长成了硬道理。就在失重状态下,结果就是普遍没有安全感。就算是最富的人也没有安全感。因为整个社会没有重心,他也不知道自己拿的东西是不是值钱的,是不是贵重的,不代表未来。所以整个社会心态就是挣钱之后要挣更多的钱,买更多的满足感和安全感。所以,就好像电影《让子弹飞》,恶霸黄四郎挣的钱多成那样了还要挣更多的钱。同样的,他说了一句话,他要去做县长,果然去做县长了。

  再次,贵重不等于尊重,在人心上的称重是终极标准,凡是不能从贵重走向尊重的企业,都将被历史淘汰;凡是不能从尊重拥有贵重的企业,都将成为历史的铺路石。如何找回失去的重量,就是贵重和尊重。中国的银行这么能挣钱,但是有几个老百姓是尊重银行的,银行的员工拿着高薪但是服务态度那么差。拿到银行原始股的马上要解禁的,各个心里很激动,有钱了要去买别墅了。但是你想想他的工作量和他所承受的压力,和他得到的收入,是不对称的,他不会受到整个社会的尊重。在中国社会,可能有很多企业挣到很多钱,在未来如果不实现从贵重走向尊重的话,这些钱都会没有,因为钞票是在不停的印的,新的钞票的分配可能跟过去完全不同。

启示1:就是神马都是浮云,善用世俗人心是关键!所有的企业就是如何利用世俗的人心,就好像张麻子怎么打黄四郎,人心怎么用的。

 

感受之二:分化

  事件1:中国精神卫生中心2010年数据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型精神病患超过1600万。社会转型,生活节奏,价值观解体造成了心理分化。为什么这么突出呢?武广高铁的例子对我冲击很大。据武广高级工程师说,中国的工程师确实很伟大,花了一年的时间就把这么伟大的事做成了,而同样的事在德国需要十年。中国人用了1年时间做了其他国家10年能完成的事。代价就是有些工程师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最终产生了精神疾病。这也可以理解,高铁采用了大量的新技术,所有的东西都是加班加点搞出来的。中国的监理是终身责任制,对安全事故是承担终身责任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未经检验的。确实感受到,在这么高速发展的社会,精神出问题的人多了。

  事件2:2010年广东人均GDP超过7000美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在广州见个物流企业,在中信广场快递员一个月收入有2万元,一个骑自行车的送快递的有2万元。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人送快递,现在是7个人,每个人的收入水平都能达到月薪2万。这个楼开始承包了,每个月给公司交多少钱。开始拍卖,拍卖出价值来。慢慢的就出现分化,严重的分化。

  事件3:2010年中国人离婚率的增速首次超过GDP的增速,达到10。3%,一大批婚恋相亲节目登陆各大的卫视。中国人的离婚率连续三十年保持增长,2010年起增速超过GDP增速。这反应了人心思变,人的生活际遇发生了变化,大家都处于不同的状态。2010年最火的电视节目就是相亲节目,什么人都有,这也是整个社会发生巨大分化的反映。

  首先,这三个事件都是在整个社会高速发展的同时带来的,是由速度引发的分化。整个社会处于“被分化”状态,就像我们生活在不同朝代,年龄阶层和社会阶层等标签日益鲜明。唐朝人和宋朝人的差别都不如我们70后和80后人的差别。60后的价值观与90后沟通的时候,彼此都觉得很奇怪,真的就像生活在不同的朝代。

  其次,位置成为了一种竞争力,企业的区域布局和客户布局成为了企业战略的关键。产生分化后,各个地区开始分化,公司总部放在广东、西安、东北产生的效果完全不一样,一个迁址可能就改变整个公司的命运。如果A公司总部在深圳的话,股价早就飞上天了,地理位置决定了投资者不同。富安娜和罗莱家纺,一个在江浙、一个在广东地区,两个地区的投资者风格不同,所以两支股票的走势完全不一样。区域的布局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区域开始分化。富裕起来的人开始找精神需求,广东人找的精神需求和西部人的需求完全不同,导致其消费习惯和行为特征完全不同。另外一个就是客户,就像天天上微博人的需求和连微博还没有的人的需求就不一样。所以在分层和分化,对区域和客户布局的考虑成了整个战略考虑的关键,位置成为一种竞争力,在这个位置就赢了,不在就输了。尤其是做投资的,对各个地区位置的思对、对所服务的群体未来走势的思考是关键。

  再次,对于想做大做强的企业,其核心在于平台搭建,整合各种力量实现共生共荣。想做大的企业、他用一种模式、一个理念、一套路子、或一招鲜征服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是不可能的,必须平台化,优质企业最后的唯一选择就是做平台。通过平台的搭建,完成对各种力量、各种势力的融合,最后实现生态圈内的共生共荣,这是分化带来的。在中国社会里的多元性比西方社会机器文明复杂的多。

启示2:大公司必须主动分化,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套用客户的一句话。如果不主动的走这一步,迟早出问题。因为人心思变,不缺资本、不缺资源、不缺人才,好的思想、理念、方法,很快就组建一套班子搭建企业做起来。对于过往的既得利益者、已经成功的企业而言,不考虑分化对他的影响,就很快被后来者所替代。所以,大公司一定要去思考,如何主动分化,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

 

感受之三:微力

  事件1:一条2010年9月27日发出的微博,开头的第一句话是:“互联网能再创奇迹吗?” 。2008年,一男子在深圳抱走了湖北人彭高峰3岁半的儿子彭文乐,在全国网友的接力寻人中静静诞生了,找到了魂牵梦萦的儿子。这个事情发生后,为此公安部开始关注微博上所有提供信息的人,微博打拐衍生出一套制度,公安部对微博进行监控,至少对打拐信息作出反应。这种一个很草根的力量,最终形成制度上的反映。

  事件2:2010年12月15日,筹办3年多,仍然没有获得教育部“招生许可证”的南方科技大学做出了决定,在全国范围内自主考试,招收50名首期教改实验班的学生。如果学生最终不能获颁教育部认可的文凭与学位,南科大就自发文凭与学位。那天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终于有人对中国的教育部说不了,中国教育部后来认可了,同意南科大自主经营招生。

  事件3:春节前民营快递公司爆仓,网购年货运不过来,停止收货!网上的互买互卖,运价上涨,有钱不赚了,草根之间的商业力量有多大。马云宣布投资1万亿投资物流产业,每个人都成为商人的时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这种微力有多大。

  首先,微力等于威力,微小的东西一旦给力,将更具生命力和活力;在偏远和基层的地方萌生的新事物一旦被接受,将产生巨大价值。千万不能不注重微小的事物,和君客户沃森生物,两年前还是一个小企业,当他产生力量的时候力量有多大,很可怕。在中国大量的微力存在,一旦嫁接上资本的翅膀力量无穷。

  其次,自下而上的变革力量越来越强,积微成大,一些细枝末节的持久变化将可能改变整个局面。就好像星座程序一样,把每天看到的话加到程序一样,随机一下,持续做2年3年,结果就有100万的粉丝,这就是微力带来的效果。

  再次,套用默多克的话,“从Ipad和微博中,我似乎看到了一点未来……”。至于未来具体是什么,不知道,似乎有那么一点感觉这个会改变所有的生活方式和所有东西。我的感触就是这个东西很可怕,生活在不同朝代,有一点未来。大家一定要用ipad和微博,要不然不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很快就被淘汰掉。

启示3:要么接地气、要么被地气所吞噬。千万不能小看微力,正是中国大地上千千万万的微力,构成了波澜壮阔的中国经济前景。

 

  对于2011年的发展,我觉得规律、速度、新潮这三个趋势肯定在起主要作用,再加上三个词:失重、分化、微力,可以更好的表达当下中国经济所展现的态势。最后这些趋势力量交织在一起,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我觉得这个词是“自性”。自我的本性张扬,这就是中国人的风流时代,最重要的是自我的本性是什么。怎么样在规律、速度、新潮起作用的同时,自我个性的东西完全可以被整个社会接收,微力的东西加上信息社会的翅膀能变成全社会的东西,自性变成了全社会的。大家说寻找恒安,寻找恒安不如寻找许连捷,找到这种自性的人,这些人构成了中国的风流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