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期杂志即将付梓之际,日本发生了9。0级强震。和君合伙人河澄当时就在东京,地震时他正前往一个要访问企业的途中。王明夫董事长去信要求河澄赶快停下工作、注意安全。河澄却答复说——没事,日本的地震都习惯了。工作是不能放下的。地震后河澄步行了五六公里还是赶到了会谈的地方,和一个中小投行公司的社长面谈。电梯停运了,对方从11楼走下来与河澄在咖啡厅见面。跌倒了也不能白爬起来!这次的会谈是一个很好的项目

文/ 河澄

 

  3月11日,略带寒意的东京天空晴朗,人们像往常一样忙碌着自己的工作。下午时分,我按照约定的时间,乘电车前往市中心客户所在的办公大楼。当列车行驶到了一个车站,乘客正在上下车时,突然觉得车体摇晃,接着是一阵强烈的震荡和咣咣的声响,这一现象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但是车厢里的人并没有惊慌地乱跑,列车长也广播说车厢里是安全的,请大家不要慌乱,在车里等待。我也在座位上继续上网,只是把网页转到了日本的新闻媒体,想知道是哪里发生了地震。过了几分钟后又发生了摇晃,感觉列车变得有点像在风浪中行驶的轮船了。后来列车长让人们下车,说停运了。于是人们走向了站台,走出了车站。这就是后来才知道的、发生在当地时间14点46分的“东日本大地震”。

  出了车站后,满街都是人了,出租车自然是等不到了。我给客户发了一个邮件,告诉他我会晚一些。于是拎着书包步行了大约5公里,赶到了目的地。但是客户的办公室在一座40层大楼的11楼,电梯停运了,只能让客户的社长下到1楼的咖啡厅来和我会谈。事情有时往往很奇妙,我们会谈的项目是一个高科技的上市公司。地震中诞生的婴儿是幸运的,地震中获得的项目也应该有不错的前景。写到这里时正好收到了林玉周的邮件,内容是“河澄吉祥如意!”

  星期三到东京后住在了新宿的王子酒店。这几天每天都不停的有余震,晚上睡觉时都会被摇醒。更有意思的是,电视直播的仙台不时有大的余震发生,看着画面中的摄像机大幅震动,就知道一会儿就会波及到东京,果然一分钟之后大楼就开始摇晃起来了。

  日本的地震是家常便饭,震多了就习惯了。所以,当天东京没有惊慌失措的现象,倒是人们井然有序地在等出租车和巴士,在公用电话亭排队打电话(无线通信网络部分受损,或网络爆满)。我路过市中心的帝国饭店,看到很多人在排队;到了银座,有名的三越百货照常营业,没有地方去的人就在楼梯处铺一张报纸坐下,等待电车重开。

  地震发生的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客观上减轻了东京上班族依靠轨道交通上班可能出现的混乱局面。这两天我在房间里看电视上网,也想了很多。首先让我意识到的一个词就是“主权风险(Country risk)”。我们做投资的往往多侧重于对目标企业的经营风险、行业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考虑,随着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今后应该加强对所在国“主权风险”的分析和研究。利比亚的一场政治动乱可能会把中国企业在那里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利润化为泡影,而这次的“东日本大地震”如果不是在工业企业相对较少的仙台一带,而是在东京湾或是汽车工业的名古屋一带的话,那将使日本经济再经历一个“失去的十年”,那才是“灭顶之灾”。日本媒体把这次地震大肆地称为“破滅的被害(灭顶之灾)”,其实它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是有限的、局部的。

  尽管如此,受此影响日本股市将大幅下跌,加上3月底为止的会计年度,一些业绩不佳的企业为了年度报表需要抛售股票兑现,这种叠加效应会使日经指数短期内跳水10-13%,再次回到9000点。但是,硬币还有另一面,就看我们能不能抓住转瞬即失的机会。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通过这次地震,我觉得日本首相菅直人的这一年最适合用这句话来概括了。去年夏天的民主党党首选举中,由于竞争对手小泽一郎的政治资金丑闻,他大获全胜,内阁支持率一度达到了65%的高点。但是还没过1个月,由于处理钓鱼岛中国渔船问题的失误,内外交困,支持率一路下跌。最近内阁主要成员的前原外相因接受了外国人的政治捐款而辞职,这几天自己也被指出有外国人的钱支持他选举。眼看着支持率已经跌到了“危险水域线”的20%,政府预算案很难在3月底获得国会通过,党内又有小泽派的内讧,其处境正所谓“四面楚歌,朝不保夕”。然而,M9。0的大地震却救了菅直人一命,处理好的话他甚至会逃脱政治危机。面对突来的天灾,在野党也不得不与政府合作,暂时放弃“政治对决”,共度时艰。在野党知道,他们可以“草菅直人”,但是不能草菅民意。

  这次本来我是没有来日计划的,但是一个民航集团的高层对我们推荐的金融项目非常感兴趣,非要让我带日本基金经理到宾馆和他见面。和君,是以满足客户需求为服务理念的,所以不得不去。9日下午确定了机票,晚上就到了东京。但他们地震前乘坐商务专机飞回了北京。对于这样的客户,我想一定要抓住,不能白跑一趟。

  地震当天,朱玮玮等来邮件说很多同仁在关心我、惦记我。小河非常感谢大家,所以平时根本不写作,也不会写的人写了一篇个人的经历和感受,当作向大家的汇报与分享。很多同仁来信问候,在这里再次表示谢意!

2011年3月13日 

In Tok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