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君有云:产业为本。对客户所在产业/行业问题的观察与解析是一个优秀咨询师和投行家必须具备的核心能力,它直接决定着我们的视野、思路、服务水平以及为客户创造的价值。本文即为您展示了一位在医药领域深耕细作多年的咨询师对该行业的深刻理解。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文/吴清功 

一、一连串的矛盾现象

  国家花大力气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顽疾至今没有缓解的迹象;国家重拳出击打压药品价格,但高价药品依然大行其道;国家政策持续鼓励创新,但医药行业创新依然乏善可陈;国家一直鼓励加快产业集中,彻底解决医药行业“多小散弱”局面,然而4000多家制药企业都顽强地坚守着,没有多少家中小企业愿意与其他企业结盟;企业一方面高喊不好干、没法干,另一方面却是行业以20%以上的速度增长,医药行业整体利润率维持在10%以上;一个被各方口诛笔伐的行业,PE资本却疯狂地追逐,二级市场上发行市盈率和超募资金数量也在不断创造奇迹……

  一个看上去矛盾重重的行业,为什么能够快速发展?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怎样才能解决?推动产业加速集中的要素究竟是什么?

 二、支撑我国医药行业快速发展的因素是什么?

  经济发展、收入提高以及由此带来的人们对健康需求的增加,是推动医药行业快速发展的核心动力,现阶段“以药养医”政策是推动处方药快速发展的关键因素。因为“以药养医”的存在,医院愿意用高价药,因为按照15%的加价政策,药品价格越高,医院获得的加价金额越大;对医生而言,“药品回扣”是与药价直接挂钩的,通常是药品零售价格的10%-20%,药品价格越高,医生回扣金额越高。“大处方”、“过度用药”、“爱用高价药不爱用低价药”是“以药养医”政策的必然结果。

  基于我国现阶段独有的“以药养医”环境,医药企业发现了很多“有效措施”:寻找独家产品,想方设法定高价格、再高价中标,以满足医院和医生对金钱的需求。

  我国医药行业的超速发展,建立在国家对医疗投入不到位的基础上(由此导致“以药养医”制度的诞生),建立在医疗行业整体不规范的基础上(由此带来大处方、过度用药、过度治疗),建立在国家给外资医药企业超国民待遇的基础上(外资企业一些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药品,往往能够以原研药的身份获得单独定价,在我国药品单独定价就是单独享受高价格,高价格是医院和医生欢迎的,药品价格越高越好卖)。

三、为什么放眼全球人们普遍无法承受“看病之贵”?

  人类在疾病面前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不管权贵还是平民、富人还是穷人,病毒、细菌都会找他的麻烦。科学不断进步,病毒、细菌的“进步”速度似乎一点也不比人类慢,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断诞生的怪病、不断爆发的新疫情,都逼迫人类花更多的代价。

  医疗行业是典型的信息不对称行业,不管一个患者的知识多么渊博,具体治疗方案一定是由医生确定,即使一个患者久病成医,也抵挡不住“望闻问切、辨证施治”的祖训的威力。过去患者相信医生如同相信上帝,一旦自己患病就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托付给医生,今天人们发现了医疗机构的种种问题,不再把医生当成上帝,但是一旦患病,如果不看医生依然没有别的选择。

  一个人的收入是有限的,而人们对健康的需求是无限的,一个人不生病则以,一旦生病就希望彻底治愈,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一个人的寿命是有限的,而人们大都渴望永生,为了延长寿命,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这样的追求极大地增加了人们的看病代价。

   我国的医保制度起步很晚,过去主要靠养儿防老,一个人一旦生病,他和他的家庭就要承担起与疾病做斗争的所有资金负担,毕竟一个家庭的财力是有限的,难以承受如此之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就是无法承受治病负担的真实写照。现在实行了全民医保,人们在对抗疾病的斗争中可以互助共济了,但目前的保障水平较低,个人自己的承担的比重还很大,短期依然难以走出“看病贵”的困局。

   从全球来看,“看病贵”还有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的外力推动。医疗技术不断进步、药学技术不断进步,医疗设备技术不断进步,最终都要由患者埋单,大大推高了看病与治疗价格。以美国为例,美国的医疗卫生总支出占美国GDP的比例接近15%,美国是一个保障水平很高的国家,患者的医药费有美国政府承担很大的一块,美国政府已经难以承受如此重负,奥巴马政府强行推进美国医改。

  中国的“看病贵”是老百姓看病的负担太重,美国的“看病贵”是美国政府的负担太重,两者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四、中国医药企业产业集中的步伐为什么如此缓慢?

   放眼望去,全球主流制药企业数量屈指可数,美国的制药企业由顶峰时期的3000家演变成今天的几百家,国际大型制药企业如辉瑞、罗氏等,并购重组一直伴随着制药企业的发展。辉瑞通过对华纳兰伯特、西尔斯、惠氏的并购,分别获得重磅炸弹产品立普妥、西乐葆、沛儿等,扩展了治疗领域,丰富了产品线,壮大了企业规模,巩固了市场地位;罗氏通过并购基因泰克,一举登上全球生物制药顶峰,成为全球生物制药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先者。

   我国制药企业4600多家,从企业数量看全球第一,2010年医药工业总产值大约在12000亿元的左右,平均到每家企业只有2亿元左右,80%的企业年销售收入在5000万元以下,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高度分散,竞争十分惨烈。为什么这么多企业各自为战,不愿意并购或被并购?

   医药行业的特点是“产品为王”和“客户关系为王”,只要有一个独家产品、只要能够为医生使用这个产品创造出“合理”的理由,就能获得医生的青睐。遍布全国的医药代理人,拥有良好的医生关系,只要把这个产品交由他们代理,产品很快就能进入医院药房,通过医生处方让患者埋单。只要做到这一点,企业的日子就过得去,没有生存压力的小型制药企业,不愿意被并购。

  从医院和医生的角度分析,制药企业数量越多,对他们越有利。因为制药企业数量多,竞争就激烈,医院和医生的主动权就越大。在当前“以药养医”的制度背景下,制药企业越多,与医院和医生打交道的人就越分散,医生收受药品回扣的风险就越小。即使一个产品的回扣被查明,金额往往很小,处罚一般会很轻,无关痛痒。

   2010年10月,国家发布了《关于加快医药行业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以结构调整为主线,加强自主创新,促进新品种、新技术研发,推动兼并重组,培育大企业集团,加快技术改造,增强企业素质和国际竞争力,通过五年的调整,使行业结构趋于合理,发展方式明显转变,综合实力显著提高,逐步实现我国医药行业由大到强的转变。”

   从我国医药行业的现状看,医药企业由创新能力带来的改变竞争格局的力量尚不强大,“以药养医”的格局短期难以改变、其内在需求依然是医药行业分散,医药企业自身的并购整合能力还不够强,这三个方面是制约医药产业集中的因素。医药行业兼并重组的政策环境已经具备,资本市场已经能够支撑有兼并能力的企业大举行动,这两个方面是加速推动医药行业兼并重组的因素。

   从我国当前医药行业兼并重组的实践看,医药商业兼并重组的势头最猛,原因就在于药品分销和零售市场更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则,加之资本市场的力量助推,医药商业的整合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中国医药集团是当前医药行业整合的骨干力量,2010年重组中生集团和上海医工院,其旗下的国药控股在全国大举并购医药商业公司。 

五、未来五年医药行业将如何变迁?

  (1)“以药养医”的格局是否会彻底改变?

   国家对“以药养医”带来的问题认识越来越清楚,下决心解决这个顽疾。新医改的关键内容就是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和加强基本药物制度建设。通过公立医院改革,使医疗机构的补偿机制从“以药养医”中解脱出来,彻底切断医院与药品的利益链。但这样的愿望是好的,解决起来十分困难,预计未来五年将不会彻底改变。

  如果国家愿意在财政支出上加大向公立医疗机构的倾斜力度,一大批公立医院转型成非公立医院不再需要国家财政投入,公立医院的“以药养医”问题才有可能彻底解决。国家推进基本药物建设、加大对政府办基层医疗机构的补偿,政府办基层医疗机构有望彻底告别“以药养医”。

  (2)产业集中度是否会大幅提高?

   产业集中有两股力量推动,一股是政府的力量,一股是市场的力量。由政府(含国有力量)推动的兼并重组已经登峰造极,未来会逐步让位于市场力量主导的兼并重组。

   未来五年,基本药物生产企业会加速集中,因为基本药物市场由政府主导,以省为单位集中采购,随着带量采购政策的快速推开,基本药物会向有能力大量供应的药品生产企业集中。

   未来五年,高端医院市场的集中度不会有太高,因为高端医院的“以药养医”格局不会迅速解决,由“以药养医”要求的医药产业分散格局还将发挥作用。

  (3)中国医药企业的国际化将如何展开?

   市场国际化:更多制药企业会加入国际认证大军,药品制剂出口会更多,但国际市场不会成为中国制药企业的主战场。

  资本国际化:更多制药企业引进海外资本,在海外上市;与此同时,更多制药企业会开展海外收购,通过海外投资,参与海外市场的争夺。

   技术国际化:代理海外产品的国内销售,可以补充制药企业产品线,提升竞争地位,部分制药企业将主动寻找海外代理产品;通过海外并购,获得更多独家产品,参与国内竞争;购买国外技术成果,强化自身技术水平,是部分企业技术国际化的选择。

   ‖吴清功,和君咨询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