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于2016年7月13日发布《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2016年8月13日起正式施行)。总体来看,较2005年颁布的试行办法,新《办法》为上市公司未来实施股权激励的实际操作已提供了极为明确的“规定动作”。然而,结合我们的实际经验,在《办法》发布后仍需配套系列细则,对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给予更加明晰的指导。
 
一是,外籍员工身份如何界定还有待明确释义。《办法》明确境内工作的外籍员工可成为激励对象。那么,在境内工作的外籍员工究竟该如何界定就需要有明确的实际操作指导。比如,在境内工作的外籍员工,实际工作地、实际居住地与缴税地在境内三个条件,是满足一项即可被认定为符合条件还是同时满足两项或三项才能被认定为符合条件?实际工作地、实际居住地、缴税地在境内是否需要连续或累计满多少个月或几年以上?这些都需要配套明确的细则才能给实际操作予以明确指导。
 
二是,股权激励财务成本测算模型还有待明确、规范。《办法》未对上市公司做股权激励方案的财务成本测算方法予以明确。我国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都采用BS模型对财务成本进行估值计量,但具体的操作过程却很少披露。不对测算模型进行明确、不对取值方法进行规范,将为暗箱操作留下巨大空间。
 
三是,业绩股票、虚拟股票能否参照本《办法》有待明确。《办法》规定,“以法律、行政法规以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实行股权激励的,参照本办法有关规定执行。”这将为实际操作带来困惑,上市公司究竟是否可以采用业绩股票、虚拟股票、管理层收购等激励模式?《办法》中无法对应的参照情况究竟该如何处理?仍有待明确。
 
 ——股权激励研究中心 高级咨询师 刘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