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和君专注医药医疗方向的投资总监  刘鹏程


摘 要 
继新三板主题后,和君小冰于7月1日正式推出科技创新(简称科创)系列分享,组织和君内外资源,重点在虚拟现实、机器人、精准医学等领域展开话题。科创系列第一弹,我们邀请到了和君专注医药医疗方向投资总监刘鹏程为大家带来了一场“如何把握医药医疗创新资本盛宴”的分享。我们将通过三篇文章及音频连载的方式,再次展现医药医疗产业的发展逻辑、现状、趋势及投资要点。我们也诚挚欢迎大家与我们交流互动,联系和君小冰(微信号 hejunxiaobing2)。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下一个10年20倍的产业,如何把握医疗创新的资本盛宴”。这应该是畅想未来的事情。但是在我们畅想未来之前还是先把医药医疗产业的发展逻辑、产业现状以及趋势搞清楚。

和君资本合伙人李文明的研究模型中认为,市场、政策、资本和创新是医药医疗产业发展的四大重要影响因素。这个产业的发展,是由创新支撑、政策规范、资本推动、市场牵引的。因此我们要时刻关注以上四个重要因素的变化,从而调整产业和资本的战略方向。

接下来我们看看这四个因素目前存在哪些新的变化或者趋势:

关于市场
医疗需求增加但面临转型升级

从人口结构上看,2016到2025年间,中国社会将进入“超速老化”的阶段;2020年之后,将进入“人类历史上人口老龄化最大的浪潮”。到2050年,每3个中国人当中就将有1位老年人。老龄化的进程最直接的影响是带来巨大的医疗需求市场。基层医疗服务需求和供给的冲突会首先体现,政府医疗卫生支出负担级数型增加,对“未病”的预防、健康管理、肿瘤早期诊断的需求激增,政府更倾向于降低药品支出,并结合能够符合多样化需求的商业保险产品控制整体医疗保健社会成本。

从消费意愿和支付能力上看,2015年全国国内生产总值是67.67万亿元,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人均GDP为5.2万元,约合8016美元,与美国、日本、德国、英国等发达国家3.7万美元以上水平还有很大差距。但就是这个8000美元的突破,其实孕育着很多新的机会。因为从欧美发达国家经验看,人均GDP达到 5000到6000美元的时候医疗卫生成为新的增长点,7000美元时保健品支出会增加,而到8000美元以上时中产阶级将崛起,医疗服务会出现消费升级。这个时候,口腔、美容整形、家庭医生式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会先后启动。

随着人口结构和人们的生活方式的转变,疾病谱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年前,导致中国健康损失的主要疾病是COPD、下呼吸道感染、卒中、先天性畸形和新生儿脑病。20年后,情志障碍、肿瘤发病率显著提升,以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脑血管病等为代表的代谢性疾病影响各年龄段人群(注意是各年龄段人群,不再是老年人专属)。居民疾病谱的变化带来了诊疗行为、用药结构和药品消费行为习惯的变化。这就需要市场不断适应这种变化以满足需求。

关于资本
新三板提供新机遇,并购整合成为趋势

不得不提的是新三板,我们需要给这个新兴资本市场一点耐心。这里我们不做太多讨论,但有几点还是需要明确的:

1、920家创新层企业尘埃落定,后续配套政策的出台是重点;
2、新三板虽然还存在一些弊病和问题,但确实给了很多医药医疗企业尤其是早期产品研发阶段的企业一个实现资产证券化的通道,为企业融资、品牌提升、战略人才储备等方面提供了一个相对富有想象力的平台和空间;
3、A股市场IPO趋严,这是目前看到的趋势。新三板和A股市场是两个市场,转板制度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共同基础,而并购可能成为A股市场和新三板市场的重要通道;

借助资本市场,行业整合的速度将加快,马太效应凸显。坚持研发创新、质量为本并具有渠道优势的医药医疗企业强者恒强。上市公司并购情况上看,2015年医药医疗行业已披露并购案例超过50笔,其中以互联网医疗为主题的医疗器械并购持续升温。医疗信息化、智能硬件的初创公司和成长型公司受到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不断追捧。

这些资本层面的新机遇和趋势为未来long-term money以及smart-money进入创新型医药医疗早期企业打下了基础,客观上有利于整个产业的结构性调整。

关于政策
监管趋严,医药增速降低,供给侧改革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新版GMP认证、医保控费等监管政策趋严,长期看利于医药行业健康发展,但短期造成行业内药企收入增长乏力,且成本压力剧增。

增长方面:根据《中国健康产业蓝皮书2016版》统计,2015年中国医药市场规模约为13354亿元,同比增幅仅为7.6%。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预测,未来国内医药市场整体增长率将保持略高于GDP增速。

成本方面:以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为例,2015年7月27日药监局发布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开展药物临床实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报告》,披露了撤销受理后的数量是951个,还没顾上撤销的受理号是457个,而且13个免临床项目也主动撤回了。2015年8月18日,国务院印发《改革药品医疗器械评审制度的意见》,提出将提高仿制药质量,加快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作为改革药品审批制度的五大目标之一。中国目前17万个药品批文号中,95%以上是仿制药。这个一致性评价会直接导致药品批号锐减至现有数量的10%-20%。如果真的按照该要求执行,首当其冲的是在2016-2017年期间,大量申报品种的医药企业,其每个药品等于重新申请一个文号;系统完成一个品种的一致性评价,需耗资500万人民币。

当然,在新药方面,虽然CFDA在2016年3月4日发布的《化学药品注册分类改革工作方案》正式稿中对于新药的定义更加严格,但是《总局关于解决药品注册申请积压实行优先审评审批的意见》以及《实施优先审评如何确定申请人的原则》都明确要加快具有临床价值的新药和临床急需仿制药的研发上市。

结合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再回顾刚才我们讲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CFDA一松一紧的态度正释放出中国医药行业目前正经历着一波供给侧改革和鼓励创新企业发展。过去20年扩大医保覆盖范围的政策红利已经失去,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状态一去不复返。中国的医药行业必须要走上创新之路。

关于创新
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带来新的增长机会

理解创新应该从两个方面讲,一是技术创新,二是模式创新。两者都会为医药医疗行业带来新的增长点。然而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无论是哪种创新,在没有成熟到边际成本迅速下降,或者模式应用在所有利益相关者的需求均得到有效满足且充分验证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认为这种创新并没有达到产业化的要求。钱德勒在《塑造工业时代---现代化学工业和制药工业的非凡历程》一书中也总结到,工业、信息和生物技术三次革命的第一个共同特征是“以新的科技为基础的新产品被私有盈利性企业产业化,也就是条件成熟使得产品得到公众普遍使用。”这个理解非常重要,因为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投资逻辑和投资策略。

基于以上对于医药医疗产业一些变化和趋势的基本认知,我们建议对于这个领域的投资思路做一些调整:

1、沿着疾病谱变化趋势提前做布局:重点关注肿瘤、心脑血管疾病、抑郁焦虑等疾病的诊断、治疗和康复;尤其是肿瘤的早期筛查和治疗;
2、紧跟政策变化趋势调整投资重点:重点关注刚性用药、合理用药而非辅助用药、高价药;
3、适应人群结构变化趋势把握风向:关注老龄化趋势,中产阶级、高净值人群医疗需求的变化;重视慢病管理、口腔、医美等领域的专科医院;
4、创新永远是医药投资不变的主体:关注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如创新药、精准医疗投资的新机遇。

总体来看,上述转变实际上是从“药”的投资到“服务”的投资的转变,未来在医疗服务领域重点布局。这里所谓的服务应该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仅包括医疗服务机构,同时也包括能够提升诊断和治疗效率的相关产品,比如液体活检、单克隆抗体、基因编辑以及免疫细胞治疗等。

医疗服务机构未来的投资价值在增量市场、正确的垂直切入细分领域和模式创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不能总是跟在趋势后面。如果条件足够充分,尽量要在趋势确立之前提前布局。如果说下一个10年存在估值翻20倍的产业,那么一定是医药医疗行业中够具备模式创新或者技术创新的企业。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明日的文章连载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