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君咨询合伙人 朱金鸿

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我国企业面临的国际经济环境也发生了剧烈变化,世界各国、各地区之间的经济相互依存关系和国际分工不断深化,全球经济格局不断发生变化,通讯、信息、物流以及工程施T技术不断创新,全球化进程进一步推进,国际产业转移出现了新趋势。

可以这样说:如果过去20年中国企业是“引进来”的发展,那么未来20年中国企业是“走出去”的发展。

一、“走出去”的战略机遇期

1、全球复苏,需求增长,可以“走出去”

尽管欧洲和美国建筑市场复苏缓慢,但德国、瑞典、英国的基础设施老化严重,近两年来,德国、瑞典、英国等欧洲国家频繁邀请中国承包商参与其大型基建项目;美国私人业主的住宅类投资也日趋活跃,中国企业是他们潜在的合作者。

由于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主要集中于亚非等资源丰富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整体业务规模超过总额的80%以上。发展中国家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刚性需求依然强烈,区域国际交通网络建设的需要,物流建设的需求强烈。

另有权威研究机构预测,全球建筑市场未来五年的年增长率有望达4.7%,而拉美地区将以7.3%的增长成为发展最快的地区,其中,巴西为2014年世界杯足球联赛和2016年奥运会正着手升级机场、道路并修建赛场,会保持一定的发包规模。

周边亚洲国家的基础设施普遍落后,亚洲开发银行正在筹措资金支持印度、印尼等国家的铁路、公路和城轨交通工程。

以沙特、科威特为代表的中东市场;以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为代表的非洲市场都将保持较为强劲的建设需求。我国在上述地区的业务开拓具备一定基础,发展空间广阔。

全球经济缓慢复苏表现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特别显著,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发展机遇大于挑战。

2、大国外交,有所作为,促进“走出去”

中国外交正在与国际接轨。中国外交从“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到“大国风范”,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舞台的总体布局取得卓越成就。

李克强在首届中国海外投资年会做重要批示: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是“十二五”规划提出的重大任务,是开创对外开放新局面的要求。

李克强总理在东南亚为中国经济找油、找路、推销电影、高铁,准备建立人民币清算体系。

李克强总理参观中国华为技术罗马尼亚公司。

中国将向英国基础设施进行数百亿英镑的投资。其中包括包括对英国HS2高铁的500亿英镑投资,并还将引入中资进入英国核能行业。

李克强与中东欧16国领导人在罗马尼亚议会宫共同参观了中国铁路等基础设施及装备制造展。

近年来,国际上,高层互访、双边协议、投资保护等一系列。国内政策鼓励、资金扶持、税收优惠等一系列。

3、国内过剩、国际优势,必然“走出去”

以中国巨大的钢材、水泥、工程机械设备、机电设备、熟练劳动力为背景,对外承包工程业务越来越具备竞争优势。

从提供劳务、到提供方案、到提供标准、到提供资金,中国企业在产业升级中,确立领先地位

企业“走出去”发展,不仅可以提高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帮助企业利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资源和生产要素,缓解国内产能过剩,推动产业升级,而且有利于解决贸易顺差不断增加所带来的国际收支不平衡问题,有利于减少与欧美国家的贸易摩擦。

二、“走出去”国际工程承包业务打头阵

1、对外承包仍是我国目前实施“走出去”战略中的最主要形式

我国发展对外经济合作、实施“走出去”战略的三种主要形势,即:对外承包工程、对外直接投资、对外劳务合作相对比来看,对外承包工程是其中的最主要形式。

从资金数额上看,对外承包工程业务远超过后两者。根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09年底,我国对外承包工程累计完成营业额3407亿美元,累计对外直接投资额为2200亿美元,对外劳务合作累计完成营业额648亿美元,前者分别是后两者的1.5倍和5.3倍。

房屋建筑、基础设施建设、交通运输和电力行业在带动出口和GDP增长方面所占份额最大。这些产业具有的较强“派生需求”和带动效应,对国产机电设备、原材料和技术服务的出口带动作用明显。据商务部资料,2009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带动出口近300亿美元,促进了国内建筑、制造、运输、金融等多个相关行业的发展,拉动了劳务输出和国内就业。在带动GDP增长方面,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每增加1亿美元可拉动当年GDP增长4.91亿美元,即对外承包工程对国民经济增长约有1:5的拉动力。

截至2012年底,中国在境外从事对外投资、对外承包工程、对外劳务合作业务的总人数高达120万人。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50万。

2、国际工程承包业务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

国际工程承包是一种综合性的国际经济合作方式,是国际技术贸易的一种方式,也是国际劳务合作的一种方式;国际工程承包集货物贸易、技术贸易和服务贸易为一体,是一种跨围家、跨区域的综合性国际经济合作方式。

我国对外工程承包企业目前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国际竞争力。近年来,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在保持成本优势的同时,加大了技术研发投入,逐渐向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BOT(建设-经营-转让)、PPP(公共部门与私人企业合作模式)等高端业务模式迈进,大型合作项目比重提高,已经成长为国际承包工程领域的生力军。

按海外营业额看,中国企业奋起直追。根据美国权威工程杂志《工程新闻记录》(ENR)的统计评选,2008年全球最大225家国际承包商平均完成营业额为13。79亿美元,约为中国企业的3倍。五年过后的2012年,全球最大225家国际承包商平均完成海外营业额为20。13亿美元,只比中国企业平均海外营业额约高66。9%。

按全球营业额看,中国企业遥遥领先。根据美国权威工程杂志《工程新闻记录》(ENR)的统计评选,中国企业(中铁建、中铁、中建)近年均包揽前三。显示了我国工程企业已经具备了与其他国际一流工程企业竞争的实力。

按行业看,中国高铁工程、核电工程、水利工程、造船、风电、光电、路桥工程、矿山工程、能源工程、通讯工程、房屋建筑、工业工程。。。等大多领域具有相对领先的综合优势。

3、发展迅速,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全球份额逐步扩大

2009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 777亿美元,同比增长37.3%;

2010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 900亿美元,同比增长16。0%;

2011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1034亿美元,同比增长12。2%;

2012年,我国对外承包工程业务完成营业额1166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面对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不利影响,在对外贸易和利用外资都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对外承包工程逆势大幅上扬,全年完成营业额同比增长37.3%,新签合同额同比增长20.7%,达到1262亿美元,成为我国外经贸领域的亮点,为稳外需、促就业、保增长工作做出积极贡献。

国际工程承包包含了大量的工程专业、专利技术转让,技术人员培训,工程机械设备和原材料的进出口贸易,工程项目后期的服务支持和运营管理等内容,中国逐步建立竞争优势。

4、工程换资源是走出去的新模式

2005年,中色股份创造性地用“工程换资源”的模式投资建设了蒙古国图木尔廷-敖包锌矿,建立起公司在境外的第一个资源基地。

2008年4月,中铁与刚果(金)政府在北京签署了《关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矿业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协议》,中铁牵头为刚果(金)进行包括公路、住宅、市政道路、医院等基础设施建设,刚果(金)政府则为中铁配置境内部分铜钴矿的股权,和刚方股东合作对矿山进行建设和开发。项目换资源的成功实践,实现了中铁和刚果(金)的互利共赢:刚果(金)没进行任何实质性投资,改善了自己的公路、住宅、市政道路和医院等基础设施,提高了人民的生活质量;中铁通过变更资金投向,获得了矿产资源,形成了矿业经营的生产基地。以这种模式,目前,中铁与刚果(金)国家矿业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实际控制资源量铜1180万吨,钴70万吨。

中江公司:安哥拉司法部办公大楼和内图大学图书馆楼在首都罗安达破土动工,两年后将竣工交付。届时,这两幢高标准大厦的建设者中江公司将获得约16万吨的石油。这是我国第一个工程换石油项目。

小结:

中国外交与经济正在与国际接轨,并开始摆脱“衬衫换飞机”的模式,进入“高铁换牛肉”、“高铁换大米”的新时代,国际产业转移出现了新趋势。

实施“走出去”战略意义重大,已经成为我国企业发展、突破天花板、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的新的战略举措。

可以说,沿着国家领导出访国际的路径,寻找企业“走出去”的业务机会,成为中国企业的战略选择的捷径和法门。

帮助企业走出去,成为咨询领域的新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