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君咨询合伙人 陈志捷 

7月23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为“中海油”)宣布将以151亿美元的对价全资收购加拿大能源企业尼克森(Nexen)公司,同时承担尼克森公司43亿美元的债务。此次收购一旦成功,将成为有史以来中国能源行业最大的一笔海外并购,也是亚洲公司在加拿大最重大的并购行为。更具象征意义的是,这将是中国能源企业“走出去”战略的重大突破,标志着中海油将融入国际石油贸易体系,踏上国际能源产业的主流舞台。 

联想到中海油七年前以185亿美元收购美国优尼科(UNOCAL)石油公司因美国国会的强烈反对而折戟,本次中海油重启对北美大型能源公司的重大并购事件重新燃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关注和担忧。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三大关注点: 

1。中海油这次大型海外并购能不能破局?

2.中海油支付60%以上的高溢价值不值?

3.中海油是否有能力顺利完成并购后整合,实现预期的协同效应和价值创造,并借此成为一家真正全球化的公司? 

首要的关注焦点自然是这次并购能否成功,能否实现中资公司收购西方大型能源企业控股权的重大突破,从而融入全球石油贸易体系。这关键要取决于这次收购能否通过多国政府监管部门的审批。尼克森是一家位于加拿大的独立的全球性能源公司,在多伦多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其能源资产主要包括加拿大西部的油砂和页岩气,以及主要位于英国北海、西非海上以及美国墨西哥湾深水海域的常规油气勘探与开发。因此,这次收购需要通过加拿大、美国甚至欧盟有关政府部门的审查和批准,政治风险仍然不可小视。其中美国政府部门的审批仍是最大的风险所在。 

但是,综合来看,本次收购可谓占了天时、地利、人和,胜算要远大于七年前对优尼科的收购。目前欧美经济持续疲软,国际油价也处于低位,而尼克森公司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深受产量、盈利和股价下滑的困扰,去年盈利比前年下滑37%,跌至6。97亿美元,急需筹措资金。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政府在今年年初拒绝修建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到美墨西哥湾沿线的石油管道后,迫使加政府决定改建一条通往太平洋沿岸的石油管道,以便将从阿尔伯塔省油砂中生产的原油出口到中国,从而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严重依赖。亚太新兴市场目前已经是加拿大石油的第二大买家,而作为世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的中国自然成为加拿大石油出口的新的(除美国之外)重要选择。因此,中海油此时收购尼克森同时符合中加两国的能源发展战略,美国无意中又帮了中国一个忙,可谓正逢其时。 

从地利来讲,加拿大地广人稀,资源非常丰富,和中国仅太平洋之隔。虽然加拿大对外国公司收购其石油等战略性资产同样存有戒心,但相比美国而言,加政府对外商投资本国能源产业持较为开放的态度,且尼克森的能源资产只有一部分在加拿大本土。从对加拿大是否有“净收益”的审批标准看,加拿大政府批准此项目收购的可能性很大。最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倒是来自美国。但尼克森只有10%的资产在美国本土,美国政府若再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不予通过,似乎理由不再充足。但可以预计的是,过美国这一关一定不会痛快。 

值得注意的是,中海油吸取了七年前兵败优尼科的教训,这次是有备而来,在并购战略规划和公关策略方面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改进。例如,除了愿意支付60%以上的高溢价,中海油在收购声明中主动承诺要在交易完成后,将把加拿大卡尔加里作为其北美和中美洲的总部,负责管理和发展尼克森在北美洲、南美洲、欧洲和西非的资产及中海油位于加拿大、美国和中美洲的资产;将留用尼克森现有的管理团队及员工;将通过向尼克森位于加拿大和其它地区的国际资产投入大量资金来落实和加强尼克森当前的资本支出计划;计划在多伦多交易所挂牌交易其普通股;在加拿大和其他的作业地区,信守企业公民和社会责任的承诺,继续推进尼克森现有的倍受好评的社区和慈善项目,尤其是关于原住民及当地社区的项目;将继续支持阿尔伯塔大学的油砂研究,并参与加拿大油砂革新联盟(“COSIA”)。这些承诺在很大程度上为中海油赢得了人心,有助于缓解和消除加拿大各界对中国国有能源公司大规模收购加拿大战略性资产的种种担忧。同时,中海油强调其长期以来一直是加拿大一个重要的投资者,自2005年迄今已累计投资28亿加元。实际上,中海油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就开始酝酿这笔交易。通过随后的多次有建设性的合作,双方对彼此的业务和管理风格已比较熟悉。此为人和。因此,尼克森董事会全体一致批准此案,股东的初步反应也相当热烈。收购协议宣布当日,尼克森公司股价即大涨52%,从每股9.06加元涨至每股26.35加元。 

另一个关注点是这次收购值不值的问题。从短期财务角度看,中海油的收购价格比尼克森在纽交所交易股票2012年7月20日收盘价溢价61%,比7月20日止20个交易日期间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溢价66%,超出行业平均50%溢价的水平,业界有人认为出价明显过高,且短期内无法为中海油带来正面效益。但是从长期的战略角度看,本次收购将为中海油带来明显的长期战略协同,意义重大。能源安全一直是中国经济能否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性课题。在中国“三桶油”中,中海油是石油储备最低的,在全球主要同业中也处于最低之列。按当前生产状况,中海油的储备仅够九年之用。本次收购将为中海油带来20%的产量增长和30%的证实储量增长,而其中90%的储量来自政策比较透明和稳定的经合组织国家,将使中海油海外储量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比例从68%下降至36%。如果交易成功,中海油将获得一个以北美为中心的领先的国际化发展平台,中海油的国际化进程将取得历史性的突破。这对整个中国都具有战略性的意义。 

如果收购成功,最值得关注的是中海油是否有能力克服此次大规模并购北美主流能源公司所带来的文化、管理和技术方面的整合挑战,顺利完成并购后整合,实现预期的协同效应和价值创造,并借此一举成为一家真正具有全球化经营和管理能力的国际能源产业主流公司。考虑到尼克森长期以来受困于产量和盈利能力下降的问题,中海油此番入主能否帮助其扭转局面,让我们拭目以待!

 

摘自《资本交易》2012。07-08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