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 谢勇

 

2018年11月13日,国内 “互联网+旅游”ABS产品数据最新发布,其中号称国内首单的 “华泰—携程金融拿去花第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1号”(以下简称“拿去花”)加权平均名义利率为9.88%,不良率仅为0.05%。在整个消费信贷ABS中算非常低的,说明资产质地相当优良。拿去花预计整个发行期数为10期,总额度30亿元,采用储架式发行模式,是携程金融的首单ABS,也是国内首单“互联网+旅游”行业资产证券化产品。

 

旅游资产证券化通常是指从旅游资产所有者或经营者的角度,以旅游资产未来收入的收益权作为基础支持资产,交由特定金融机构发行证券,以基础资产所产生的未来现金流支付证券的收益,从而把流动性低的收益权资产转化为证券资产的结构性融资活动。据国内上市相关法律的规定,以门票为主营收入的风景名胜区难以通过IPO方式获取资金。景区类旅游企业极少能达标国内上市的相关要求。资产证券化的出现,不仅可以盘活景区存量资产,为旅游业提供新的融资工具,增加融资渠道;实现了从主体信用到资产信用,弱化发行人的主体信用,更多的关注基础资产的资产信用。另外,在获取资金的时间上被大大缩短,旅游类ABS从受理到最终获得审批,平均在40天左右。

 

国内ABS从2005年启动试点,2008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出现停滞,到2012年再试点并扩大ABS,在2014年市场迎来了资产证券化的新发展,并保持至今。旅游企业也是从2012年迎来资产证券化的曙光。

 

当前,我国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有三大类,

 

一是原银监会主导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信贷ABS);

二是证监会主导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企业ABS);

三是交易商协会主导的资产支持票据(ABN)。

 

其中,旅游景区应用最广泛的是证监会主导、基于券商专项管理计划的企业ABS。

 

与传统通过IPO等形式直接融资和银行借贷等形式的间接融资模式不同,资产证券化的实质,是将企业的基础资产的未来现金流出售从而进行的融资。目前国内旅游企业开展资产证券化有3种模式:

 

  • 未来收入模式,基础资产为权利凭证,实质以旅游景区或设施运营主体在特定期间内因销售票证或提供旅游服务产生的收入现金流作为基础资产还款来源的资产证券化项目;

  • 应收账款模式,基础资产为应收账款债权或保理合同债权,以消费者在旅游服务平台使用旅游类产品进行旅游赊购或消费分期时所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或保理合同债权作为基础资产;

  • 类REITs(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模式,基础资产可为私募基金份额、信托受益权或“股权+债权”,实质是以旅游景区或设施未来持续产生的净现金流以及其期末处置价值作为基础资产还款来源的资产证券化项目,是基于旅游项目整体权益的类REITs产品。

 

当前,旅游资产证券化主要存在着4个主要问题:

 

一是合法合规性问题,风景名胜区或自然景区门票资产证券化由于收支两条线的原因(根据《风景名胜管理条例》,风是名胜区的门票收入和风景名胜资源有偿使用费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专门/优先保障用于风票名胜资源的保护和管理以及风景名胜区内财产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损失的补偿。但是作为abs基础资产的入园凭证应不含纳入国家财政收入的部分。当地发改委会针对景区门票的票价和收入构成有相关批复,划分景区哪些收入依法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哪些不纳入收支两条线管理范围,该批复可用来划分原始权益人经营收入来源,保证基础资产的独立性)存在一定操作难度;

 

二是基础资产及相关资产权属,基础资产涉及的收费权、应收账款等通常存在质押等权利负担,在资产证券化操作中需要解除基础资产这些负担;

 

三是主体持续经营风险,未来收入资产证券化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风险;

 

四是现金流预测风险,旅游资产证券化的现金流预测会受到淡旺季、客流量、收缴率等因素的影响,存在一定的偏差或不确定性。

 

从准入条件来看,对于一个企业的景区资源,由于在企业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之中所出售的并不是企业的某项资产,而是未来的现金流量,更确切的说,是企业拥有的收取某项费用的债权,评级机构主要会从行业和经济环境、未来可预见的门票收入产生的现金流情况、企业内部管理能力、担保人的担保能力这四个方面进行分析。对于很多现金流良好的景区,能够满足多数条件。

 

从融资成本来看,资产证券化融资过程中只涉及原始权益人、特殊目的公司、投资者、证券承销商等主体,中间费用较少,融资成本由信用评级高低、资金使用年限等因素决定,从此前已经发行的华侨城和长隆乐园的资管产品来看,权益类资产证券化融资的成本在5%-7.1%左右,远低于信托、基金等融资成本。

 

因此,对于国内部分文旅项目,资产证券化是融资的优先选择。目前,我国旅游行业资产证券化已经有多个成功案例,已发行的旅游资产证券化产品中,除携程专项计划基础资产偿付来源为旅游消费分期应收账款外,其余基础资产偿付来源均为特定期间的原始权益人未来经营性收入现金流,包括入园凭证、车船乘坐凭证、索道、演出收入等。通过这种新模式盘活旅游企业的‘沉淀’资产,真正让资金“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