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和君咨询集团合伙人 朱文奇

“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为国家战略的高度,绿色发展、低碳经济成为工业园区转型的重要方向。通过典型案例简析我们发现,由于资源禀赋、区位环境、功能发展定位等方面的差异,各大低碳产业园低碳发展关键要素和路径各具特色。
 
一、低碳产业园的概念
 
低碳产业园区是由政府集中统一规划的产业区域;以人为本,统筹兼顾碳排放与可持续发展;积极采用清洁生产技术;大力提高原材料和能源消耗使用效率;尽可能把对环境污染物的排放消除在生产过程之中;合理地规划、设计和管理区域内的景观和生态系统;以形成低碳产业集群为最终发展目标。
 
由于资源稀缺性、可持续发展要求,我国产业园区的发展从传统的简单粗放式工业园区模式,逐步向低碳产业园区过渡,产业集群的效应带来了产业新城的时代。
 
 图1 低碳产业园发展历程
 
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二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的通知》和《工业领域应对气候变化行动方案(2012-2020年)》,推进工业低碳转型,2014年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联合印发了国家低碳工业园区试点名单(第一批),首批55家园区进入试点,试点期限为2014-2016年。2015年9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对55家试点单位上报的实施方案做出批复,原则同意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等39家国家低碳工业园区试点实施方案,试点期为3年。
 
低碳产业园在产业结构调整、低碳产业集聚、可再生能源利用、公众意识提升等低碳发展路径方面各具特色,目前的主流模式包括有:以低碳规划和低碳生态指标引领园区发展的模式,如中新天津生态城、苏州工业园等;传统综合型产业园区低碳化改造模式,如: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等;以能源梯级综合利用为核心的高碳产业低碳化发展模式,如: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天津南港工业区;新能源产业聚集式发展模式,如:保定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德州“中国太阳谷”等;以低碳建筑为核心的低碳办公生活模式,如:天津滨海于家堡金融区、上海虹桥商务区。不同类型的园区在资源禀赋、区位环境、功能发展定位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这些差异决定了不同园区在低碳发展过程中的发展模式不能盲目复制,而是必须因地制宜地探索出符合园区自身实际的可行模式。
 
 
图2 低碳园区发展模式
 
二、典型低碳产业园案例简析
 
1.苏州工业园区——低碳规划引领模式的代表
 
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重要合作项目,于199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规划建成以高科技为先导,现代工业为主体,第三产业和社会公益事业相配套的国际化、现代化工业园区。园区连续多年名列“中国城市最具竞争力开发区”排序榜首。20年来,园区主要经济指标年均增幅达30%左右,综合发展指数位居国家级开发区第二位。
苏州工业园区以“建设低碳城市,倡导产业共生”作为核心,以低碳规划和低碳生态指标体系引导园区的低碳化发展,探索园区在区域一体化建设和产城融合新阶段下的低碳发展模式。园区能耗方面,万元GDP能耗已降至0.272吨标准煤,万元GDP二氧化碳排放强度约0.627吨标准煤,生态环保指标连续三年名列全国开发区首位。能源管理方面,推动用能大户能源审计和清洁生产审核,开展了ISO14064国际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全部19家“全国万家企业”开展了能源管理体系建设。节能设施方面,大力推进绿色建筑,大力推行绿色交通方,建成“污水处理厂—污泥干化长—热点厂—集中供热制冷中心”四位一体的循环性基础设施。
 
为探索低碳产业园区发展道路,中国节能投资公司和苏州工业园区股份有限公司(中方财团)联手打造了首个低碳示范园区—中节能(苏州)环保科技产业园。
 
图3中节能(苏州)环保科技产业园
 
苏州工业园区的低碳发展特色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坚持生态产业发展。
 
规划层面,《苏州工业园区生态文明建设规划》指出大力发展高技术、高效益、低消耗、低排放的绿色经济、低碳经济、循环经济,构建可持续发展模式;绿色招商方面,强化绿色招商和环保前置审批,对能源、资源消耗高、环境风险大的项目实施一票否决;产业结构方面,大力推进“3+5”产业建设,着力发展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重点研究编制“优二进三”、“退低进高”规划。
 
二、特色绿色节能建筑。
 
园区借鉴引用美国LEED绿色建筑评分系统标准、新加坡绿色建筑标准和我国的绿色建筑标准,从设计、审图、施工管理、竣工验收各环节的规划管理,大力推动园区绿色建筑的发展,目前多个项目获国际、部、省等相关奖项,已有19个项目获得20个绿色建筑标识;制定《中新生态科技城绿色建筑管理办法(试行)》;进行模式创新,将建筑节能指标与土地出让挂钩,实施绿色土地出让模式,建立政府投资为主的低碳社区基金。
 
苏州工业园区通过严格招商准入,实现绿色屏障功能;合理转移高能耗产业,鼓励新型产业发展;加大能评推进力度,严格项目准入标准;推进节能目标分解;推广节能增效新技术;推进能源第三方服务;建立能源信息监管平台实行低碳转型的发展路径,形成了苏州工业园低碳进化论。
 
2。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综合产业园低碳化改造模式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 1984 年 12 月 6 日经国务院批准建设的首批国家级开发区之一,在全国54个国家级开发区、工业园区投资环境评价中,该区已连续14年位居第一,成为中国乃至亚太区域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区域。园区经济区发展发展迅速,主要经济指标自1997年至今在全国国家级开发区中蝉联首位。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ISO14000 国家示范园区、全国首批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和低碳工业园区试点,在国内率先引进产业共生模式,点线面相结合,推进废物资源化项目,追求废物零排放,实施了大规模污水再生循环利用等示范工程,形成了低碳产业园的“泰达模式”。园区能耗上,全区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303.88公斤标准煤,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345.90公斤标准煤;节能设施上,绿色照明覆盖面达到80%以上,新建绿色建筑开工面积达到100万平方米,重点企业开展清洁生产审核和重点能耗企业开展能源审计比率100%,创建2个低碳小区;低碳文化上,成立天津开发区环保协会,创办绿色学校、环境教室,举办企业环境社会责任论坛等活动。
 
通过创新科学发展模式、消化吸收模式、政府引导模式、市场主导模式、产业共生模式、资源共享模式和投入产出模式,“泰达模式”形成了一系列的创新实践特色。主要包含三大方面:
 
1)产业发展生态化,天津开发区围绕九大产业, 形成了以企业类型多样化、产品链接关系紧密、资源闭合流动、资源能源得到高效利用为特征的生态工业雏形;
2)基础设施生态化,通过能源供应系统优化、水与固废处理资源化,致力资源能源集约化供给的运行模式通过减量、过程再用、末端资源化等措施促进基础设施生态化建设;
3)生态示范楼,采用 28 项国际领先的低碳环保技术,注重建筑可持续发展设计、可再生能源利用、高效率机电系统及设备、公共交通设施等其他低碳可持续发展措施,将示范楼建成高新低碳技术和产品的“博览馆”。
 
图4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产业发展生态化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实现了经济率先发展、资源节约利用、环境友好与生态文明的共赢,借鉴经验主要有三点:
 
1) 健全生态环保体系,实施绿色发展战略。高水平制定美丽泰达建设纲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创新机制、拓展渠道;
2) 加快产业调整升级,突出绿色发展主线。实施“先进制造业倍增、战略性新兴产业跨越、现代服务业跃升”三大计划;
3) 夯实生态平衡基础,创造绿色发展优势。形成完善的绿色资源体系,积极运作泰达低碳经济促进中心、绿色再生能源网等绿色服务平台,加强国际合作。
 
 
3。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GDP”模式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于1993年国务院被批准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总规划面积达到444平方公里,是国内第一大开发区,同时也是沈西工业走廊的起点、东北“转型升级”示范区。开发区现已聚集了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商在沈阳开发区投资兴业,形成先进装备制造、现代建筑、汽车及零部件、医药化工和现代服务业等五大主导产业,成为沈阳乃至东北地区最具活力的经济增长点。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强化以项目为依托和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理念,把生态工业与循环经济建设整合起来,实现工业生态系统的循环、消费生态系统的循环和城市基础设施系统的循环。具体举措包括有:产业结构上,实现了从单一生产向产服互促的转变,形成了以先进制造和生产性服务业为主要特征的低碳产业新格局;生产体系上,依靠科技创新,推行低碳设计、工业生产过程的低碳化,开发多种低碳产品,形成了低碳生产体系;能源效率提升上,以实现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使用为目标,通过清洁能源替代、余热回收等减碳工程,优化用能系统;管理机制上,制定政府规划及工作报告,成立节能管理和监察机构,坚决实行能耗评估审查制度、责任考核机制,提供专项资金支持。
 
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发区突出能源资源梯级综合利用,通过实施医药、化工、钢铁、建材等重点耗能行业余热再利用和绿色照明项目,走节能减排、循环再利用的“低碳经济”之路,形成了开发区“绿色GDP”的特色发展模式。坚决执行“八优先,一否决”原则,严格执行环保“第一审批权”和“一票否决权”,严控“两高一资”项目上马,严格实施“绿色高压线”政策。
 
三、总结
 
通过对三个不同发展模式的低碳产业园梳理发现,苏州工业园区通过低碳规划和低碳评价指标体系引领园区的低碳化发展,坚持生态产业发展,着力建筑绿色化节能化,形成了苏州工业园低碳进化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从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综合型产业园区实现低碳转型的成功范例,通过产业发展生态化、基础设施生态化、生态示范楼的建设,形成了低碳产业园的“泰达模式”;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过“绿色GDP”的创新模式,突出能源资源梯级综合利用,在产业结构、生产体系、能源管理、管理机制上创新实践,走出了一条东北新型工业化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