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君咨询集团合伙人  冷松 

编者按:2014年2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听取了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首次提出将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列为重大国家战略。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的经济协作。值此,“京津冀一体化”再度成为市场近期关注的政策焦点。虽然京津冀一体化作为一个明确的新概念出现不久,但作为一个实际的发展规划,却已经运行多年,但目前收效甚微。本文将探讨京津冀一体化的前世今生,以及从产业园区的维度来对其进行解读。 

 
一、 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历史
 
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首次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但是纵观过往历史,三地间的合作可以追溯到更早时期。
 
在国家层面,我们发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提出可以追溯到2001年,时任两院院士吴良镛提出的“大北京”规划就已经有了京津冀一体化的初步构想。2004年2月,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召开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最后达成加强区域合作的“廊坊共识”;同年6月,环渤海合作机制会议在廊坊举行,会议达成《环渤海区域合作框架协议》;在此背景下,国家发改委于同年11月正式启动《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的编制工作。而根据国家发改委2014年4月9日通报的京津冀区域规划最新动向显示,《规划》名称再次改变,从“十一五”的“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十二五”的“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调整为“首都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相关规划”,并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研究编制,该规划范围包括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并有望于近期正式出台。
 
在地方层面,北京市、天津市与河北省已经开展了一系列历史合作,如下表:
 
表一:京津冀三地历史合作回顾示例

总之,对于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的“京津冀一体化”而言,2014年有望成为其真正破题之年,行政藩篱打破和产业布局优化是核心驱动力。
 
二、 京津冀区域发展现状
 
京津冀地区,主要包括北京、天津和河北省的石家庄、唐山、承德、张家口、保定、廊坊、秦皇岛、沧州、邯郸、邢台、衡水,该区的行政区域面积共计约21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的2.2%左右,人口总计约1亿,超过全国人口的7%。京津冀三地发展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性和互补性的特点。
 
就单个地区发展来看。在人口基数方面,河北省除唐山和石家庄外,其余地级市市辖区人口均未超过200万人,与北京和天津市区人口超过1000万人相比,河北省各市辖区的人口均较少,这为吸纳北京、天津过剩的人口流量提供了基础。在经济发展方面,河北经济发展显著落后于京津地区, 2013年,天津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101692元,排名全国第一,北京市92210元,而河北仅为38596元,差距较大。在产业结构方面,北京服务业发达,2013年第三产业占比高达76.9%,稳居全国第一,金融、通讯、信息技术等行业贡献较大;天津工业发达,在航天航空、石油化工、高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制药和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优势明显;河北省各市的产业结构大多偏向第二产业,如唐山的煤炭、钢铁、化工和电力;石家庄的医药制造和加工、纺织服装;邯郸的钢铁、煤化工;沧州的石化、化工;保定的汽车制造、新能源、电力设备等。
 
表二:京津冀三地合作发展现状

就整体京津冀区域发展来看。京津冀地区从城市发展阶段来看显著落后于长三角经济圈和珠三角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各城市基本都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部分城市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期;珠三角经济圈近四成的城市也已经步入后工业化时期,其余城市所处工业化时段分布也较为均衡;反观京津冀地区,目前仅有北京和天津工业化发展得比较好,河北省城市发展存在严重断档,除石家庄外,河北其余城市全部处在前工业化时期和工业化初期,京津冀城区之间的差异使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之间的产业转移和技术传递产生断层,中心城市难以带动周边城市发展。
 
基于上述理由,发展京津冀一体化对于缓解北京的“大城市”压力,带动周边中小城市的协调发展及优化区域内产业布局都十分有利,这也符合国家刚出台的新型城镇化对城市质量的要求。
 
三、 产业园区发展机遇
 
京津冀地区产业园区的发展有赖于政府支持和政策导向,此次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有其必然发生的背景:
 
一、现实问题倒逼。京津冀地区雾霾天气严重,这与该地区的能源与产业结构有关系,同时北京大城市病严重,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阶段,非核心功能亟待疏解;
 
二、战略转换驱动。中国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二,现在已经到了从规模扩张到提质增效的阶段,更大范围的区域协同及优化资源十分必要,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中长期战略突破口,而不单是一个短期政策;
 
三、国家领导人大力推动。在我国现行政治体制下,国家领导人的推动几乎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国家战略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领导人个人印记。
 
基于此历史背景,京津冀一体化将会为产业园区的发展带来两方面利好消息。首先,产业转移与人口迁徙将会带来产业园区需求的增加。对现有园区来说,如环北京的燕郊、固安、香河等区域,由于相邻北京的地理优势且房价相对较低,长期以来承接了北京房地产的溢出需求,但过往这些区域的产业发展较弱,大都成为睡城,此次产业转移带动的人口迁徙将大幅加速产业园区的发展;对可能新建的园区来说,产业转移势必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如廊坊永清服装城。其次,协同发展将推动产业园区价值的提升。京津冀一体化将带来交通条件的改善和基础设施的完善,这将明显提升处于该区域的产业园区土地价值,随着经济协同发展实施,资源丰富的河北将跟上京津的发展步伐,区域经济的提升,整体经济的发展将为产业园区打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现阶段,各园区运营商也早已经开始布局京津冀地区。据媒体报道,中关村与天津政府共建一座“京津中关村科技新城”,中关村海淀园秦皇岛分园将于5月挂牌对接首都高新产业,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用众筹模式牵手河北中捷高新区;华夏幸福基业在整个环首都经济圈内拥有近700平方公里的委托开发面积,已布局10个园区项目,几乎包含了北京一小时经济圈内的所有区县;曹妃甸区将联合首钢总公司在北京和曹妃甸共同建设北京产业园,积极承接北京产业转移,该产业园将吸引欲将生产部分外迁的北京企业,企业可在首钢的石景山原厂区建设总部,在曹妃甸建设生产基地。
 
 
总之,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的推动,随着环北京区域的产业转移和升级,京津冀地区产业园区的发展迎来了一个黄金时期。